导航图标 网站导航
搜索
何日辉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精神科

抑郁症怎么办?抑郁症能治好吗?

德国之翼航空公司客机坠毁法国阿尔卑斯山区事件发生近一年后,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处(BEA)公布了对该事件的调查结果:副驾驶蓄意制造空难。今天,各大媒体 在对此进行相关报道中,再一次提及,“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处公布的最新报告再次证实副驾驶卢比茨生前患有严重的抑郁症”,由此,我们不禁会问,抑郁症患者真 的会杀人么?好大夫工作室精神科何日辉

早在2015年3月,我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16617 )时,便已强调,副驾驶员卢比茨是一个抑郁症的患者,但真正造成他作出蓄意撞毁客机行为的,则应该源于他是反社会性人格的改变,或是反社会性人格障碍的患者。抑郁症和反社会性人格障碍的区别点与内在关系?事 实上,从专业的角度来讲,一个单纯的抑郁症患者是不会伤害他人的,他只会伤害他自己,这从心理学的机制就能分析清楚,因为从心理学角度说,患者之所以得抑 郁症,是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患者一直不断地自我否定,换句话说,就是他自己不认可自己,所以变得越来越自卑,潜意识层面形成大量条件反射,陷入负性情绪驱动 下的单向思维导致的恶性循环,到最后出现了很多抑郁症的症状,比如感受不到快乐,情绪低落,对什么也不感兴趣,什么也不想做,失眠,想自杀等等,导致逐渐 进入恶性循环,最后作出自杀的行为。对于抑郁症患者选择自杀的行为,很多人也不 理解,会认为他们既然有勇气自杀,为什么没有勇气活着呢?其实这是对抑郁症患者的一种误解,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每天的生活都是煎熬,生存下去是极度痛苦 的事情,当这种痛苦远远超过了他们对死亡的恐惧时,他们就会选择自杀,因为他们觉得世上已没有任何可以眷恋的东西,甚至会觉得自己的离开可以减轻家人的负 担,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对家人的一种爱。

诚 然,在一些个案中,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抑郁症患者会出现伤害别人的行为,一种是伤害自己的亲人,尤其是产后抑郁症的女性,可能会在分娩短时间到两三年左 右,抱着自己的孩子去跳楼,甚至先把自己的孩子摔死,自己再跳楼。这种情况下,人们往往会觉得这样的母亲很残忍,把自己的孩子给杀死了,觉得这样的行为不 可思议。

但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位妈妈得了产后抑郁症想离开这个世界,然而她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在她离开后,面临很多的困难或是挫 折,比如孩子的爸爸会不会给孩子找个后妈,然后孩子就会受到羞辱摧残,这个妈妈就会觉得把孩子留在世上对孩子会是一种伤害,而把孩子一起带离这个世界,才 是对孩子的一种爱。 只 是,这位妈妈忽略了一个事情,孩子来到世上后是有生存权利的,哪怕作为母亲的她,也没有资格去决定孩子的命运,但是在抑郁症的心理状态下,这位妈妈会觉得 带着孩子走是对孩子的一种爱,但这是一种盲目的爱,对孩子是非常不公平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位妈妈杀害孩子行为是一种扩大性自杀,不是真正的他杀,这是 要说明的一点。 

第二种情况则类似上面说的德翼航空撞机事件,还有日常生活中看到的一些公共事件,比如有人得了抑郁症开车去撞死别人,拿刀去捅死别人。在这些事件中,媒体报 道也往往会集中强调这些人是抑郁症患者,但事实上,这些出现了他杀行为的人,极有可能不仅有抑郁症,同时带有反社性的人格改变,或是反社会性人格障碍。

在这里,反社会性人格改变或反社会性人格障碍和抑郁症是怎样一种关系呢?通常来说,是两种可能性,一种叫反社会性人格改变,这往往是抑郁症患者在病情的发展 过程中带来的人格改变,这种人格改变的主要特征就是反社会,换句话讲,反社会性人格改变是抑郁症的并发症,如同糖尿病患者会导致糖尿病足或失明一样。但是 这种反社会性攻击行为一般有明确的针对性,俗称的“冤有头债有主”,他们伤害的往往是伤害过自己的人,不会伤及无辜;另外一种情况,抑郁症跟反社会人格障 碍是共病的关系,就是说这两种病相对独立,又相互作用,这往往是反社会性人格障碍在先,抑郁症在后,患者通常是由于小时候的很多挫折,加上父母教育不当, 导致孩子极度缺乏自我反省的能力,缺乏同理心,在遇到问题时,都会把责任推卸给他人或是社会,从来不会反省,这样的孩子长大后就会变成一个人格障碍的患 者,而当其带有攻击性时,便会变成一个反社会性人格障碍的患者,他们的攻击行为的对象往往没有伤害过自己。 反 社会性人格障碍的患者,往往会跟社会难以融合。在日常工作生活中,人们会遇到很多的打击和挫折,正常人会不断自我反省和提升,再去融入社会,但是反社会性 人格障碍的患者,因为缺乏自我反省的能力,在遇到打击和挫折时会把责任推卸给他人或社会,从而会越来越仇恨周边的人和社会,导致心情越来越压抑,最后会出 现自杀的念头。而由于有反社会性人格障碍,患者会认为其一切的痛苦和遭遇都是社会造成的,所以临死前要找人垫背,要想办法去报复社会。近年来出现的一些校 园凶杀案,公交纵火案中的行凶者,其实都是反社会性人格障碍的患者,而媒体报道甚至一些专家,曾将他们看成是精神病患者,这其实是一种错误的判断。 

回看当时的福建校园凶杀案和厦门公交纵火案中,行凶者在作案时头脑是非常清醒的,意识是清晰的, 并非是精神病发作所致。他们作出的伤害学生和伤害市民的行为是有预谋的,甚至还进行了踩点。比如厦门公交纵火案的行凶者陈水总,作案时还特意挑选了一辆乘 客最多的公交车下手。而福建校园凶杀案的行凶者郑民生,则是一个外科医生,他在杀害学生时是直捅心脏,刀刀致命的,所以说他在行凶时意识是非常清醒的,所 以其行为根本不是精神病所致的,而是其反社会性人格障碍所致,而社会的因素其实只是一个次要的因素。

由此来说,单纯的抑郁症患者只会伤害自己,其中比较特殊的是产后抑郁症患者,可能会作出扩大性自杀的行为,比如说带着幼小的孩子一起自杀。但如果出现伤害除 了自己亲人外的他人,则是一种反社会性人格改变或反社会性人格障碍的行为,人格改变者伤害的往往是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有明确的针对性,而人格障碍者伤害 的往往是无辜者。如果这个患者在进行了伤害社会的行为后自杀,则往往是并发了抑郁症;如果其作出了伤害社会的行为后并不想死,而是逃跑,其往往是一个单纯 的反社会性人格障碍的患者,而不是一个抑郁症的患者。

最典型的例子是挪威“杀人魔”布雷维克,他在发动爆炸枪击案杀害了77人后逃跑,直到后来被抓入狱后他仍然未能自我反省,不但没有任何悔意,反而声称,对自己无法杀死更多人感到遗憾,这便可以看出,此人并没有抑郁症,而是单纯的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

说得更明确一点,便是单纯的抑郁症患者只会伤害自己,不会伤害他人,产后抑郁症患者会作出扩大性自杀行为,但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并非他杀行为;而单纯的反社会 性人格障碍患者则只会伤害他人,不会伤害自己。如果一个人既伤害自己自杀,又伤害他人,则往往是抑郁症伴有反社会性人格的改变或反社会性人格障碍,而到底 是反社会性人格改变还是反社会性人格障碍,则要看具体情况分析,如果患者从小就有一些反社会性的行为,比如经常打架,伤害他人,缺乏自我反省的能力等,就 是说其行为和社会要求的规范有很大出入时,说明患者是先有反社会性人格障碍,而抑郁症则是其反社会性人格障碍继发的并发症,要看其发生的先后关系,但只要 是他杀和自杀的行为同时发生,则可以说明患者身上有抑郁症和反社会性人格改变或反社会性人格障碍共存的情况。 现 在社会上对抑郁症是否会伤害他人,存在很大的误区,今天各大媒体对于德翼航空撞毁客机事故调查结果的报道,再次集中在他是一个抑郁症的患者,而忽视了抑郁 症和反社会性人格改变或反社会性人格障碍的关系,甚至日常生活中,很多的精神科专家或心理专家也对此没有很清晰的判断,这些信息传播出去后,很多不明真相 的老百姓就会对抑郁症患者产生歧视,甚至恐惧,回避,这对抑郁症的患者和家属是更大的伤害,是非常不利抑郁症患者的康复的。    

咨询热线:18613155982

日辉成瘾和心理治疗中心官网>>>点击即可

何日辉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精神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