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何日辉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精神科

峨眉山女子跳崖:抑郁症没那么简单,也没那么可怕

21岁女孩李某在峨眉山景区悬崖边缘,对周边劝阻的游客说了声“谢谢”,纵身跃了下去。好大夫工作室精神科何日辉

我看了网上流传的跳崖视频,女孩张开双臂,背对崖底,轻轻一跳,把自己的生命送了出去。我也看了网传的完整遗书,字字透着痛苦、无助和煎熬。

(图片来源网络)

根据遗书内容,我几乎能确定以下几点:

一、女孩罹患了抑郁症,而且是自杀率非常高的“微笑型抑郁症”。

她曾向身边人求助、倾诉,但常被当成“脆弱,想不开”,于是“在别人面前装得谈笑自若”,甚至把自己的病当笑话。

二、女孩有明显的心理创伤,而且是多个、叠加性的创伤。

女孩生活在单亲家庭,父亲已去世,母亲带着她和一弟弟,还有一个年迈的奶奶。虽然不是绝对,但总体而言,单亲家庭的孩子更有可能出现心理和行为问题。

在遗书结尾,她说:“爸,我找你来了”。女孩跟父亲的感情应该挺不错,父亲的早逝对她来说已构成了较大的心理创伤。

其次,女孩可能有个军旅梦。她参加征兵了,却没有通过,这又成了一记不小的打击。她写道:“没用的,做这些徒劳无功的干什么呢”,“终于,我崩溃了”。这次受挫很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遗书还提及了另一个重大的心理创伤,“刘**,你成功地一步一步把我逼上了绝路”。死者整份遗书大多语气克制而善良,只有谈到此人的时候,带着难以遏制的怒气。

明显,刘**给她带来了非常痛苦的经历。我猜想,这才是女孩的抑郁症的主要原因,是重大的、核心的、反复让她受折磨的心理创伤。

三、女孩很可能从没有寻求过正规治疗。

由于经济能力差(还欠着助学贷款),也出于对疾病悲观,“不要觉得是病就一定治得好,不知道要折腾掉多少钱去等一个渺茫的结果”,女孩很可能根本没有去医疗机构求治过,只是靠自我调节,“运动、旅行、找点事情干”。

抑郁症并非完全没有自愈的可能,但成功的案例太少了。发现了抑郁症的苗头,立刻寻求专业的心理治疗,必要时结合药物治疗或物理治疗,才是最科学,最理智的做法。

可现实总是困难重重。女孩自知经济困难,而且情绪极度压抑,亲友们又不知情、无法劝她去寻求治疗。这种情况下,患者几乎没有求治的动力和理智能力。

我能理解,死亡对女孩来说确实是一种解脱。但我作为旁观者,又是一名精神心理科医生,对此感到很痛心。谈及生命,只要有一丝希望,我认为都应尽力去争取,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亲人。

微笑型<!--HAODF:8:yiyuzheng-->抑郁症<!--HAODF:/8:yiyuzheng-->.jpg

在国内,专业的心理干预和顶尖的精神科大夫确实价格不菲,但普通大医院诊疗费并不高。

如果只进行药物治疗,以国产药物为主,一般人还是能够承受的。如果老天眷顾,个体体质对药物敏感度高的,症状迅速就可以缓解。这种病例在临床上并不少见。

如果药物治疗效果不理想,那么最好寻求专业的心理干预。这里指的并不是普通的心理咨询,而是高效的、有针对性的深度心理干预。

以这个女孩为例,有明显的重大、叠加性创伤,情绪波动大,如果能及时采取深度催眠下的创伤修复治疗(Therapy of Post-Trauma under Indepth Hypnosis,TPTIH技术),效果可能会非常明显。不少患者做完创伤修复之后,情绪都变得非常平静。

有时,如果患者的创伤导致了一些错误的认知,我们还会催眠中、或认知治疗中慢慢纠正过来。我最希望的,是能培养患者越挫越勇的性格,把挫折和抑郁症的经历看作精神财富,懂得利用这些财富壮大心灵,鼓励自己前行。 

站在医生角度,我还想谈一个比较客观的观点:有明显创伤的病例的治疗难度相对较小,那些不明原因的抑郁症(以前被称为“内源性抑郁症”,就是大夫们指的无原因导致的情绪低落)才是最棘手的。

我在临床上碰到过很多这样的案例,一开始让人摸不着头脑。但随着问诊越来越深入,临床催眠的次数和深度增加,我们都能找到导致疾病的主要心理创伤。

有的创伤事件发生得比较早,患者的意识层面早已忘却,但隐藏在内隐记忆里,对患者的潜意识和情绪产生负面影响。有的创伤事件确实不大,但数量多,叠加性地出现,就像“小李飞刀,刀刀见血”,负能量的不断积累也会导致抑郁症

当然,现代医学发现,抑郁症还有跟生理因素有关,比如胃肠道失调,神经递质合成不足,大脑器质性的改变等等。但以我在临床上的经验,这种可能性很低,主要还是由于创伤事件导致的。

DSC_0044.jpg

找到了创伤,再在深度催眠下做创伤修复(TPTIH技术),患者的情绪和症状往往有明显的改善。

年轻的生命已经逝去了,我说得再多,对她个人而言已经没有意义,但她的死亡不应当毫无意义。

她在遗书中写,“希望大家能够多关注抑郁症群体吧”,她还相信世界的美好和善意,她想利用自己的死亡增加大众对抑郁症的关注和理解。

虽然女孩自身对抑郁症的了解就过于悲观,但我想借此事件告诉大家,尤其是自身或身边人罹患抑郁症的读者们:

抑郁症不是一场“心灵感冒”,它远比感冒来势汹涌;但抑郁症更不是“心灵癌症”,它并非令人谈之色变的不治之症。

如果要作比喻,我认为抑郁症像“胃溃疡”,如果及时发现,郑重对待,接受专业治疗,是完全能够康复的。可如果处理不及时,“胃溃疡”可能会恶化至“胃穿孔”甚至“癌变”,危及生命!

何日辉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精神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