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何日辉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精神科

患有精神心理障碍的孩子康复与否及速度,与父母密切相关

随着我们晴日心身医疗在精神医学临床领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前来诊疗的患者家庭越来越多。好大夫工作室精神科何日辉

与此同时,因为晴日心身医疗对于精神心理疾病的治疗理论、技术和诊疗模式与国内外传统精神科和心理咨询机构有很大区别,不少求治者,也不排除有部分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咨询师对我们有质疑,甚至认为我们是忽悠。

对此我深表理解,并特意撰写此文,对一些对我们有所疑问、有所质疑的患者、家属给出一些建议,希望能解除相关疑问。

01、做好充分的准备和调研

在决定到我们机构诊疗前,请患者、家属一定要对我们有充分的了解。

正如我在上文说的,与传统的精神科和心理咨询机构相比,晴日心身医疗对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成瘾疾病等常见精神心理疾病的治疗理论和技术体系有非常大区别,甚至部分具有颠覆性,很多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咨询师未必认可。

如果家属、患者对此没有深刻的理解,很可能极大地影响信任的建立和治疗进度,甚至导致治疗失败。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晴日心身医疗”是目前供大家了解我们的、最重要的平台。如果患者因为病情影响,难以集中注意力,那么至少家长们需要用心地反复阅读我们相关的文章。比如孩子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的,那父母就需要深入阅读我们关于双相情感障碍本质的认识,治疗技术和成功案例等文章。如有疑问可随时留言、发信息。


图片来源于网络

此外,在目前这个阶段,因为主要是由我和Lucy进行治疗,所以家属最好也能对我本人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包括我的受教育经历,从业经历,媒体对我的采访,甚至我的成长经历等等。大家可以在我们公众号右下方的“联系我们”中,找到关于我的介绍。

当然,耐心解释、培养信任也是我们的治疗内容和责任之一,但如果家长、患者也能积极地做好准备功夫,后续的面诊、治疗会更顺利,治疗效果会更显著。

我曾分享过的案例蔓蔓,她的母亲是我见过的准备做得最充分的家长。在决定带女儿来治疗之前,她不但把公众号的所有文章都反复阅读了多遍,还搜索了所有关于晴日心身医疗的公开资料,甚至把我以前攻读复旦大学硕士学位时发表过的论文、文章都搜索出来进行研读。

进行了一番深入调研后,她意识到我是科班出身的专业医生,曾担任体制内三甲医院的心理科学科带头人和国内首家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主任,有跨学科学术背景,具有非常丰富的临床诊疗经验和创新技术,并对我们的理论体系非常认可,决定带孩子过来治疗。

在陪同治疗的过程中,她完全根据我们的建议引导、陪伴孩子,甚至在治疗有所波折的时候,也给予充分的理解和信任。

当时,蔓蔓病情极其严重,曾被别的精神科医生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双相情感障碍,强迫症等,病史长达9年。这样的个案治疗难度太大了,面诊时我初步判断需要至少60个小时的心理干预,甚至要做好90个小时的心理准备。

(回看蔓蔓的案例分享请点击:【真实病例】幻觉、妄想、强迫症、精神分裂、双相......一个超高难度个案的创伤修复)(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1Mjk1OTI1NA==&mid=2247485927&idx=1&sn=c97dc2a706e744239e0ae9b7a3d96ca8&scene=21#wechat_redirect)

结果,因为母亲非常信任、支持,把自己的焦虑情绪控制得很好,在她的积极影响下,蔓蔓也非常配合、信赖。最终,仅用45个小时的深度心理干预就远远超过了她们预期的治疗目标,她们非常惊喜,我们也十分开心。

患者、家属达到了治疗目标,还节省了时间和费用;我们也节省了时间和精力,能用以帮助更多其它的人,这是作为医生特有成就感的事情。

所以,这也是我一直强调“我只为信任我们的人服务”的原因,并不是我恃才傲物,这是我们采取的治疗体系决定的。

传统精神科以生物医学模式主要是药物治疗为主,只要患者愿意服药,就算是配合治疗了。可是我们治疗的核心是以深度催眠下心理干预为主,尤其是深度催眠下的创伤修复技术(TPTIH)和深度催眠下的条件反射重建技术(CRRDH)。

深度催眠必须要求患者有一定悟性,对我们有充分的信任,再加上家属充分的配合,如此才有可能尽快进入深度催眠状态,尽快感受到治疗效果。

在我们临床实践中,尤其是第四次创业时,我们开始对双相情感障碍进行深度心理干预。客观上来说,那时我们的技术、理论上的认识和临床经验还不如现在如此成熟。治疗过程中,部分患者和家属对我们信任度不如现在的高,配合度相对较低,大大增加了治疗难度和时间,且效果不稳定。

而且,因为大部分孩子患病多年,父母往往极度焦虑;甚至部分父母也是精神心理障碍患者,经常处于单向思维状态,把问题灾难化。

特别是,有的患者、家属不配合治疗,或者对病情恢复过于乐观、单方面提出提前结束治疗。但后续如果患者出现病情波动(对此我们一般都会充分提醒),家属的灾难化思维会加重。甚至个别家长对我们有所质疑,恶意攻击。

这不仅耽误了宝贵的时间,耽搁了孩子的高效康复,我们也疲于应对,得不偿失。

因此,目前我们整个团队会根据以往的临床经验,与有意向求治的患者家庭进行充分交流,并予综合性评估;如果发现其综合情况与我们机构的理念和心理干预技术契合度较低,为了后续不耽误孩子的病情和治疗时机,我们或会考虑不予收治,但会为其提供相关建议。

02、家长应梳理孩子可能遭遇的创伤

如果家属能深入地了解我们对精神心理疾病的认识和治疗技术,往往会对孩子的问题有更深入的理解。

说的通俗一些,就是家长可以通过我们对疾病和案例的介绍,反观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会出现种种问题。

家长要深刻地回忆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可能遭遇过的慢性应激,也就是创伤性事件,包括来自家庭、学校、社会、互联网等方面的,最好一一罗列出来。这不但有助于后续的创伤修复,家长还能在此过程中学会寻找自身错误,进行反省和改变。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甚至建议父母或其它曾对孩子造成伤害的亲人向孩子真诚地道歉。这虽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更加不可能马上治好孩子的病。可是,这往往会使亲子关系有所缓和,有利于后续的治疗和康复。

如果是家族以外的人员对孩子曾经造成创伤,父母可以先行与对方进行沟通,得到对方的理解和配合。如果对方最终能以孩子接受的方式进行道歉,效果会更好。

但是,如果对方不愿意以孩子能接受的方式进行道歉,或者态度不诚恳,父母切记不要贸然让孩子与对方接触,避免再起冲突,给孩子带来二次伤害。

后续我们进行深度催眠下的创伤修复时,还可能会发现更多的、父母没有意识到的对孩子造成的伤害。如果父母已经有前期的反省,我们再跟他们讲解的时候,他们会更加容易接受,理解更加深刻,提升也会更快,更加容易形成良性循环。

03、看病认准的是医生而不是医院

特意向广大患者、家属澄清,晴日心身医疗是医疗机构,不是心理咨询机构。我们采取的是目前体制内医生创业的主流方式——成立医生集团,性质上属于民营医疗机构。

因为各种主客观因素,目前大众对民营医疗机构会条件反射般地有所怀疑,这是完全可以理解,也是很好的自我保护。有些家长还因此咨询了一些体制内的医生,询问他们对我们机构的看法。

目前,我们晴日心身医疗处于起步阶段,在国内心身障碍康复领域的影响力有限,所以绝大部分体制内的医生,包括精神科医生对我们并不了解。有的医生甚至可能质疑我们的资质和专业性,并建议患者、家长一定要去权威的公立大医院就诊。

对于这些现象我都能够理解,从某个角度上来说,我认为,为了孩子更好的康复,这或许是必经的路线图。

从经济、距离、便捷性等因素上综合考虑,我也建议家属可带孩子先到国内、甚至国外权威的精神科医院就诊。如果能够顺利康复,便说明找到了适合孩子的治疗方法,这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如果去过较多的医疗机构治疗效果都不佳,也对我们的治疗理念和技术有所认同的话,可再到我们机构就诊,尝试更加高效的心理干预技术。

当然,如果家属通过非常深入、全面的调研和了解后,对我们机构高度认可,又急切希望孩子能快速、高效康复的话,也可考虑首选我们机构进行诊疗。实际上,这样的患者家庭在陆续增多,后续我们也会进行分享。

另外,我想提醒父母,从最根本的角度来说,看病找的是医生,而不是医疗机构。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且现在体制内医生通过各种方式创业已经成为趋势,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体制内医生投入这股潮流,为有需求的患者家庭提供更优质的医疗服务。家长需要对医生的治疗方法、理论、经历、机构等做到充分了解,才能做出相对准确的判别。

就现行的精神心理卫生资源而言,公立医院数量多,资源丰富,最经济便捷,这是优点;但缺点是患者数量多,精神科医生问诊时间短,可能无法深入了解,难以触及孩子问题的根源,人性化服务不足。

民营医疗机构现在虽然数量也不少,但的确鱼龙混杂,甚至有不少机构的确在欺骗患者和家属,比如承诺100%保证治好,尤其是某省份的某系医疗机构,家属分辨时困难重重。

而真正能够提供优质医疗服务的民营医疗机构少之又少,在其品牌还没有达到众所周知的情况下,求治家庭应注重了解该机构的创始人是否曾经是体制内的专家,这是一个捷径。

所以,要做出最适合的决定,离不开尽可能全面的了解和调查,根据孩子的病情和家庭情况等因素,选择最适合孩子和家庭的方式;而不是只盯着公立与民营的资质,或者如小马过河一般,人云亦云,盲目听从所谓的权威意见。我们就遇到过不少患者家属因此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后悔莫及。

04、有偏执型或反社会型人格改变的疗程较长

不管孩子是被诊断为抑郁症,还是双相情感障碍等,父母在等待治疗或陪伴孩子时要心态尽量平和。

尤其是对于敏感、多疑,出现偏执型人格改变,甚至是反社会型人格改变的孩子,给他们相对宽松环境。比如,等待治疗的孩子,父母只要能保证他们不自杀,不伤害到他人,那么即便孩子在生活习惯和行为上有些问题,父母可以选择性忽视。

在孩子接受了治疗,情绪和症状有所缓解之后,父母可以再与孩子商量,逐步提高底线,引导孩子往积极的方向发展,切忌过于心急、焦虑。

关于这一点,我在此前的一篇文章里有详细叙述。(回看请点击:免于恐惧,父母帮助双相孩子康复的7个关键点)(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1Mjk1OTI1NA==&mid=2247485916&idx=1&sn=6c7679b8e06e905fae12346970768fbb&scene=21#wechat_redirect)

而且,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我们在临床中发现,有偏执型或者反社会型人格改变的孩子往往难以与人建立信任,偏执固执,思维很容易“钻牛角尖”,接受催眠治疗难度大,在治疗过程中经常出现抵触情绪,甚至会提出中止治疗。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进行了初步的总结,这样的情况往往常见于遭受过大量叠加性创伤、又非常聪明的孩子。因为大量的心理创伤导致他们难以信任他人,经常从负面角度解读他人的行为;又因为聪明,加上受到互联网大量信息的影响,往往会自以为是,藐视权威。

而我们的深度催眠下心理干预是临床治疗性质的,在催眠过程中,需要绕过患者的批判意识、或者需要患者暂时放弃其批判意识,才能更加容易进行深度催眠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信任的建立就显得更加重要。

所以,对于这样的患者,我们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对他们做认知治疗,包括对我们治疗的理论和技术的讲解等。而在接受创伤修复过程中,如果效果没有快速呈现,孩子往往会对治疗产生怀疑,这个时候,父母对我们的理解和信任就显得极为重要了。

所以,现在,随着就诊的患者和家属越来越多,我们会减少有严重偏执型甚至反社会型人格改变患者的收治,以保证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治疗更多的患者,希望能够得到广大患者和家属的理解。

而如果孩子和家长对问题认识深刻,对我们高度信任,我们的团队经过综合性评估也认为合适,最后决定接受我们机构治疗的话,我真诚希望父母的内心能够尽量淡定、坚定,耐心引导孩子,大家一起合作,争取达到最好的效果。

此外,由于就诊于我们机构的等待治疗时间较长,很多家长非常着急,想先找一个心理咨询师进行心理疏导。

对此我完全理解。

但父母切记,在找心理咨询师或者心理老师时,一定要避免精神分析流派(也称为心理动力学流派)。精神分析不适合青少年精神心理障碍患者,甚至可能恶化亲子关系,加重孩子对父母的仇恨,造成二次伤害。

至于个中原因,我会在下周三推出的文章中详细解释。

总而言之,是否选择我们机构进行治疗并不是最重要的,晴日心身医疗只是提供了我们认为高效的康复手段,并非适合于每个家庭。

更重要的是,我想告诉广大家长,精神心理疾病与其它领域的疾病很不一样,不是单靠打针、吃药或者物理治疗就能彻底康复。

即使是传统的药物治疗,家属和患者对于医生的信任度、主观能动性和配合度,对于治疗结果也有很大的影响。

因此,精神心理疾病的康复是由精神科医生、心理治疗师、患者、父母、陪伴者等来共同完成的,是一个治疗的同盟。孩子的难关也是家长的难关,孩子的康复也是家长、家庭甚至整个家族的成长!家长们千万不要小看了自己对于孩子康复的重要性,一定要积极学习、不断反省和积极提升!

(本文来源公号:晴日心身医疗,未经允许不得转载)</span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何日辉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精神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