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创伤记忆真的能够被消除并令其康复吗?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广州晴日心身专科门诊部 精神心理科
2019-07-02 196人已读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广州晴日心身专科门诊部

此文的标题可能已经颠覆了大部分读者的认知:记忆真的可以消除吗?广州晴日心身专科门诊部精神心理科何日辉

不少科研已证实,记忆有再巩固机制——已巩固的记忆被重新唤醒、激活后,可进入不稳定的状态,在此时间窗内(约为6小时),通过药物或行为干预的方式可以将原始记忆增强、减弱或改变,重新巩固。

近日,一项发表在《科学进展》上的研究再次证实并探索了这一机制——静脉注射丙泊酚(一种静脉麻醉药)能选择性损害负面情绪记忆。文章称,这一研究唤起了PTSD患者以及精神科工作人员的希望。

我曾有过8年临床麻醉医生的经验,对丙泊酚等静脉麻醉药的应用和机理十分熟悉,再加上我对大脑认知活动有深入了解,在临床精神心理上积累了大量的实践经验,因此我对该实验有不一样的看法——丙泊酚等麻醉药物干扰记忆的前景可能并不那么美好。

虽然科研人员在实验中使用了比简单恐惧条件更真实的记忆场景,但这仍然是模拟的,与现实中负性记忆的形成有很大的区别。

而且,注射丙泊酚后,个体会产生愉悦、甚至欣快感的情绪体验,很可能是这种正性情绪体验中和了原本的负性情绪,从而达到缓解负性情绪、干扰记忆再巩固的作用——这与氯胺酮快速治疗抑郁症有着异曲同工的效果。

实际上,在现实的临床处理中,较重大的创伤记忆的激活存在很大的风险,若处理不当,患者可会情绪崩溃,暴怒,甚至发生自杀、自残或攻击他人的行为。

另外,我们发现,创伤记忆是由多个部分组成的,不仅包括愤怒、自卑、屈辱、痛苦等诸多负性情绪,还有事件发生时的情景、错误而扭曲的认知和思维方式等等。

药物干预仅能对部分情景记忆和负性情绪产生作用,但无法在整体上处理创伤情景,也未能有针对性地矫正患者错误的认知和思维模式。这些都可能成为治疗效果不稳定的隐患。

而且,我们在深度催眠下有更深入的发现:不少创伤记忆属于内隐记忆,无法被常见的方法所激活;这种情况下,无法使用药物或行为干预的方式进行记忆再巩固。

另外,对于真正的、典型的双相情感障碍患者而言,他们不但存在创伤记忆,还存在病理性正性情绪体验(如被过度表扬等)。而异丙酚等静脉麻醉药对于病理性正性情绪体验的治疗很可能是无效的,甚至会产生副作用。因为患者当时的情绪本就是愉悦的,使用丙泊酚等静脉麻醉药物时,反而会强化此类正性情绪,使这一病理性记忆更加牢固。

另外,静脉麻醉药的使用必须有专业麻醉科医生的介入,非麻醉医生使用存在很大风险。迈克尔 · 杰克逊的去世就是他的私人内科医生莫里违规使用异丙酚,最终导致意外发生。

除了实操和效果的问题,记忆的再巩固的处理方式还存在医学伦理问题——个体的完整性和同一性的重要体现就是其有可延续性的、真实的记忆;如果个体的痛苦记忆真的被彻底消除了,其“失忆”了,这是否违背了人性?是否违背了正常的人格和心理成长规律?

如果创伤记忆被完全“消除”了,在再次遇到同样的事件时,个体的记忆中已没有了类似的场景和经验知识,是否存在重蹈覆辙、不断遇挫的风险?

所以,对于个体的病理性记忆,我们在临床上利用深度催眠下的创伤修复技术(TPTIH)来“修复”,而非消除。

治疗后的个体仍存有相关记忆,但对该事件和情景的情绪和认知发生了积极的变化,能从中取教训,得以提升,免于再次伤害。后期心理干预还会为个体树立“越挫越勇”的性格,令其遇到挫折的时候能够理性地、勇敢地应对——这才是更积极、健康的,更符合临床实践和个体心理发展需求的创伤处理。

总而言之,药物治疗虽然带来了修复“创伤记忆”的展望和可能性,但实际上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并非一朝一夕可完成。

——何日辉

(下文来源公众号:医学界精神病学频道)

如果你有一块魔法橡皮,你会用来擦除自己的痛苦记忆吗?

作者| 郭倩茹 崔佳彬

来源 | 医学界精神病学频道

电影《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里有这样一个桥段,男主人公不能接受因女友失忆而导致两人成为陌生人的事实,绝望下要求使用先进技术“消除”自己关于女友的记忆,以走出情感阴霾。

图注:《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剧照

或许每个人也都曾期待,能够借助科技手段清除自己不愉快的记忆,毕竟与快乐的记忆比起来,负面记忆更容易占据我们的脑海,操控我们的情感,甚至影响我们的行为。

尤其是对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而言,创伤性记忆更具侵略性,就像一条狂犬,紧紧追咬患者的精神世界,直至破溃。

而在近日,一项发表在《科学进展》杂志上的研究显示,静脉注射丙泊酚(一种静脉麻醉制剂)能选择性损害负面情绪记忆。这一研究唤起了PTSD患者以及精神科工作人员的希望,我们真的可以通过麻醉药物干扰我们的记忆吗?

要知道,调节与情绪记忆相关的不良思想和行为是治疗精神疾病的核心,许多患者由于遭受过情感上的痛苦体验,负面记忆常伴左右,严重影响正常生活。而麻醉制剂具有使用方便、较为安全、侵入性小的特点,若能借此方法来改变、消除负面记忆,将为PTSD等的治疗提供新路径。

近百年来,科学家们普遍认为,新形成的记忆在初期是不稳定的,但只要经过一次巩固阶段就会稳定下来,对刺激和干扰不再敏感,难以受到破坏或改变。

但随着研究的深入,一些动物研究表明,记忆并非只有一次巩固过程,已巩固的记忆在被重新唤醒、激活后,又会处于不稳定的状态,需要再次巩固才能保持稳定——这就是记忆的再巩固。

也就是说,在漫长的研究中,我们已经知道了记忆并非是不可改变的,如果能介入记忆的巩固过程中——在记忆再巩固时间窗内(约6h),通过药物或心理行为干预破坏记忆再巩固,就可能消除甚至改变记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此理论基础上,近年来开展了许多通过破坏记忆再巩固,减轻恐惧或焦虑性情绪障碍的研究,并取得了一定进展[3]。目前破坏记忆再巩固的方法主要分为两种:

1.药物干预——通过药物抑制记忆再巩固时所需蛋白质的合成(如普萘洛尔)。

2.行为干预——在再巩固时间窗内进行消退的行为训练,改写或擦除原有的情绪记忆,从而阻断恐惧或焦虑等负面情绪的表达。

使用药物抑制蛋白质合成来破坏、改写、甚至擦除创伤性记忆的研究一直是国际前沿研究的聚焦点,然而创伤性体验要比以往动物实验中创建的简单条件反应复杂的多,且以往使用的药物对身体有许多副作用,存在一定危害,应用受限。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日发表的这项新的研究则使用了比简单恐惧条件更真实的记忆场景,利用较为安全的静脉麻醉制剂丙泊酚干扰了记忆再巩固过程,选择性地破坏或减少了负面情绪记忆。——这在记忆消除领域是突破性的进展。

研究在50名参与者身上进行,这些参与者被随机分为A、B组。所有参与者均无神经病史和精神病史,两组在年龄、性别、文化程度、内镜检查即随后的诊断方面并无差异。

研究分几个阶段进行:

1、记忆编码

给参与者观看两个包含负面刺激故事的幻灯片,观看同时有音频播放。这两个故事包含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和第三阶段所含的情感是中性的,第二阶段为故事转折处,所含情感是负面的——“一个孩子正在经历车祸”和“一位女性遭遇了绑架”

2、记忆重新激活

记忆编码一周后进行,上述故事记忆经第一次巩固,处于稳定状态。为了重新激活该记忆,启动记忆不稳定的过程,研究人员给参与者展示了两个故事之一的第一张幻灯片(即两个故事中只有一个被激活)。幻灯片有部分遮挡,参与者需回答三个关于被遮挡部分的问题。回答问题后,被遮挡的部分会重新暴露。记忆重新激活后,所有受试者均接受丙泊酚注射,并行麻醉下内镜检查。

3、识别记忆测试

A组在记忆重新激活24h后进行记忆测试,B组在受试者醒后,也就是麻醉剂作用恢复后(平均60.4min)立即测试。该测试为针对幻灯片故事内容的多项选择测试,每张幻灯片设置了三到五个多项选择题,每道题都有四个答案选项。

4、统计结果显示

A组对被重新激活的故事记忆更加模糊,特别是故事中的情感部分;B组的记忆则无差异。由此可见,记忆在重新激活24h后才发生变化,这一事实表明,这种变化发生在记忆再巩固的过程中,且是在丙泊酚的干扰作用下。

研究人员排除了异丙酚剂量、内镜手术、个体认知功能等无关变量的影响,证实了丙泊酚诱导下的深度镇静能影响人的情感记忆再巩固,选择性损害负面情感记忆。

“先前的动物研究表明,杏仁核是与情绪和恐惧最相关的大脑区域,其与负责巩固记忆的海马的联系对丙泊酚特别敏感,因此这种药物能够很容易地对这些脑结构起作用。”研究人员在文中如此写道。

这一研究让人们对麻醉制剂有了新的期待——帮助治疗PTSD等疾病,然而,需要指出的是该研究模拟的是在试验中学到的厌恶性情景记忆,这些情感记忆与那些在真实生活中经历形成的负面记忆仍然相差遥远。

参与研究的马德里大学临床神经学家安娜·加拉扎·瓦莱霍(Ana Galarza Vallejo)感慨道:“从新的研究到PTSD的治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临床试验需要将这些结果应用于病理性、创伤性记忆患者,Galarza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

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消除和改变记忆将不止是电影中才有的桥段。

参考文献:

1、Ana Galarza Vallejo;Marijn C. W. Kroes;Enrique Rey;Maria Victoria Acedo;Stephan Moratti;Guillén Fernández;Bryan A. Strange.Propofol-induced deep sedation reduces emotional episodic memory reconsolidation in humans[J].Science Advances,2019,Vol.5(3): eaav3801

2、曾祥星,杜娟,王凯欣,郑希付.记忆再巩固的时间动态性及其生物学机制[J].心理科学进展,2015,(4): 582-590

3、李永芬,张文海,李红.人类记忆再巩固研究现状及临床应用[J].心理科学,2017,第40卷(2): 499-504

(本文来源公号:晴日心身医疗,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有帮助
期待更新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广州晴日心身专科门诊部 精神心理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