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何延智 三甲
何延智 副主任医师
绵阳市中医院 风湿免疫专科

以中药为主治愈系统性红斑狼疮1例

临床疗效观察 

绵阳市中医院风湿免疫科 何延智(621000)绵阳市中医院风湿免疫专科何延智

【关键词】  系统性红斑狼疮    中医中药

     患者,女,62岁,从1960年起出现关节疼痛、疲乏、手足心热、腰

酸痛,因症状较轻尚未引起重视并于1963.1964.1966.1968.1970年依次经历

5次妊娠及生产。从1970年始上述症状逐渐加重,1978年8月患者因干农

活时不慎被农具损伤鼻翼皮肤,遂出现鼻溃烂出血,1月后全身皮肤出现盘

状红斑伴有瘙痒、出血、烧灼感、腰痛、关节痛、疲乏、手足心热症状,并

出现口干口苦、眼干、口腔溃疡脱发、低热、体重减轻、面浮肢肿、头昏

头痛、烦躁、光敏感等现象,经当地中医院中药加激素治疗4月后(具体用药

不祥)症状无缓解。1980年患者去成都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就诊,多次查ANA

阳性,LE细胞阳性,RF阳性而诊断为SLE,经皮肤科王渭川老师自拟红

三方进行治疗,拟方:(A)红一方:蜈蚣2g   白花蛇9g    黑故脂12 g  

土鳖9g  生蒲黄9g   银花9g   地骨皮9g  红花9g  桃仁9g  枣皮12g 

党参30g 血藤18g  槟榔6g  紫草60g  连翘9g  北五味12g 生黄芪30g

(B)红二方:鹿角胶15g  阿胶9g  蜈蚣2g  砂仁6g  白叩6g 黑故脂g

 白花蛇9g   紫草60g   地骨皮9g   地鳖虫9g     蒲黄9g   党参30g 

北五味12g  枣皮12g   槟榔6g   鸡血藤18g   生黄芪30g   鸡内金9g   

厚朴6g(C)红三方:王灵 3g  鹿角胶15g  阿胶9g  厚朴9g  砂仁6g 

自叩6g  蜈蚣2g 白花蛇9g  紫草60g  黑故脂12g  地鳖虫9g  蒲黄9g

北五味12g 枣皮12g 党参30g  黄芪30g  槟榔6g 鸡血藤18g 鸡内金9g 

 八味草药:蛇头一颗草60g    蛇舌草60g    半枝连30g   无花果30g   

石大牢30g 隔山撬15g 苦荞头15g  瞿麦15g 。服用方法:红一方12剂;

红二方12剂;红三方24剂依次服用48剂为一疗程,其中每一剂均配以八

味草药煎熬同服,每3日一剂。服药后患者自述诸症有所好转,共服药22

年,其间有3次因患者擅自停药出现症状反跳并加重,出现全身皮肤溃烂出血、

瘙痒、脱发明显等,遵医嘱将红一方配以八味草药每日一剂,共10剂服用

后坚持原方案治疗其症状均能得到有效控制。2002年12月患者慕名前来我

科求治,症见:持续低热、易疲劳、关节时有疼痛、腰酸痛、无痛性口腔溃

疡、双下肢浮肿。查体:持续低热T38ºC左右、面颈部及双手背有盘状红斑

并伴脱屑结痂、对光敏感、口腔溃疡、心肺听诊无明显异常,肝肋下未扪及、

脾触及久满腹大、叩诊移浊阳性、肾区有叩击痛、双下肢凹陷性水肿。实验

室检查:B超提示大量腹水。血:血沉80mm/h、血小板8万/mm³、SLE细

胞阳性、ANA阳性、抗ds-DNA阳性、BUN12mg%、Cr15mg%、血清蛋白G40g/L、

A21g/L、尿蛋白C(+++)。西医诊断:SLE、SLE低热、SLE膜型狼疮性肾

炎、低蛋白血症、SLE口腔溃疡。中医诊断:斑痹、肾损症、水肿症、口疳。

治法:养阴清热、利水消肿,治疗上予以中药加羟氯喹、帕呋林,用法:中

药拟方:生石膏30g   生地30g    生苡仁30g    生黄芪30g   知母10g 

茯苓12g 猪苓12g  黄芪15g  龟版20g  鳖甲30g  三慈姑30g  牛黄粉等

15味中药,嘱患者每2日一剂,每日三次,每次100ml.羟氯喹100mg  Bid 

Po 帕夫林2片Tid ,服用3月后患者感低热、腰酸痛及关节疼痛等症状明

显好转,但逐渐出现双眼视力下降,考虑为羟氯喹的副作用所致,故停用羟

氯喹,以中药自拟方为主辅以中成药帕夫林及九九灵芝胶囊,治疗6月后,

复查B超腹水完全吸收,无红斑、皮疹、色素斑消退,腰痛不显、无低热、

无浮肿、辅助检查:尿蛋白降至正常,BUN8mg%、Cr为0.9mg%,三次复查:

SLE细阴性、ANA阴性、抗DS-DNA阴性,嘱患者坚持中药治疗至今,整

个病程中未用糖皮质激素及免疫抑制剂。

    【讨论】系统性红斑狼疮属于临床疑难病证之一,它往往涉及到多功能的损害。近10年来随着免疫检测技术的不断进步,临床医师对此病认识的逐渐普及,早期、轻型和不典型病例的诊断水平不断提高。在治疗上多数医院多采取大剂量糖皮质激素,免疫抑制剂及非甾体类消炎镇痛等对症支持治疗,在短期内疗效显著但长期使用将产生严重的副作用,不利于疾病的转归。红斑狼疮属于中医的“痹病”“痹证”“虚证”的范围,对其局部临床表现许多学者认为与水肿、饮证、血证、周痹、热痹、阴阳毒、丹疹、日晒疮、蝴蝶疮等病证有类同之处。祖国医学认为红斑狼疮的基本病机为本虚标实:素体不足、真阴亏损为本;郁热、血瘀、积饮、水湿等为其标实。治疗上多以滋阴清热、活血化瘀、利水消肿、通经活络为主。本病例所用的红三方辨证施治,红一方重在益气活血、疏经通络为主;红二方重在温肾壮阳利湿、滋阴清热;红三方重在活血化瘀止痛;八味草药共奏清热解毒、祛风止痒之效,能明显改善皮肤溃烂和瘙痒症状。至本科治疗时,辨证属阴虚发热,水饮内停。用生石膏、知母、生地、黄芩能退热抑制体温中枢降低体温,同时具有抗变态反应,抑制过敏反应,重用黄芪能益气扶正、气能生血、使驱邪不伤正,它所含的黄芪多糖能明显增强人体免疫功能,主要是细胞免疫,能增强淋巴细胞、巨噬细胞、和T细胞的数量以及吞噬和杀伤功能。茯苓、猪苓、苡仁合用长于利水消肿,有较强的利尿功效,龟版和鳖甲性偏凉是药物中较少的补阴精之品,有滋阴替阳、补肾填精功效,为阴中至阴之品,含动物胶质还含抗血管硬化物质,有增强免疫功能和降低体温的作用。山慈姑与牛黄粉有较强的清热解毒作用,现在药理学研究报道,牛黄粉不仅有抗惊厥和中枢退热功效同时还能增加血小板计数、降低毛细血管通透性,能有效改善SLE的红斑、色素斑及皮疹现象。现代中医研究认为许多中医中药在治疗红斑狼疮上大有潜力,中药有免疫增强药、免疫抑制药、免疫双向调节药3类,合理的配伍能提高细胞免疫,调整亢进的体液免疫,减少免疫复合物沉积,长期服用能使病人逐渐恢复和建立正常的免疫功能。同时某些中药如生石膏、寒水石、滑石等具有较强的抑制体温中枢而降低体温的作用,黄芩、忍冬藤、生地能抗过敏、抗变态反应、抗风湿解除肌肉酸痛,赤芍、丹参、川芎等能抑制血管炎;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及末梢血供,减轻皮肤瘀点紫斑等现象。本病患者坚持中药治疗24年,疗效显著,进一步论证了中医药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可能性,更深层次的了解中医中药在调整免疫方面的作用,有利于更好的治疗红斑狼疮。

 

【文献摘要】

      沈丕安,红斑狼疮中医临床研究,人民卫生出版社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何延智
何延智 副主任医师
绵阳市中医院 风湿免疫专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