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侯伟 三甲
侯伟 主任医师
西安交大二附院 小儿内科

小门诊,大社会

 从事儿科的人都知道,儿科是“大门诊、小病房”,也就是说儿科门诊患儿多,工作强度大,病房规模小,难于满足患儿的住院需求。可是大家也许不知道,儿科门诊疾病的纷繁复杂程度、人们就医心理的差异和社会形态的影响都直接或间接的反映出来。曾经我的老师对我说,他退休了以后要编写一本《社会儿科学》的专著,说明疾病的复杂程度绝非医学本身能够解决。

        今天又是门诊,与往常一样仍然忙碌的一天,没有片刻地休息,在回家的路上思考着社会形态对疾病的作用到底表现在哪里?是否今天就诊的几个患儿是否符合?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小儿内科侯伟

1、急功近利,频繁更换治疗医院:有人说“病来如山倒、祛病如抽丝”,说明疾病的治疗需要时间,对于自己的病可以给时间治疗,但对于孩子唯独我们做不到,每每希望的是药到病除。患儿3岁,咳嗽发热9天,下午来就诊,病后在当地医院诊断为“支气管炎”输液治疗6天,咳嗽、发热没有好转,于是来西安就诊于私人诊所,也是诊断为“支气管炎”再次输液2天,病情仍没有好转,来我科就诊,听诊双肺满布湿鸣,可以确诊为“肺炎”需要住院治疗。这个患儿的病情复杂吗?其实并不复杂,就是儿科最常见的支气管炎和肺炎,儿科医生最熟悉的疾病,为什么不安心在一家医院彻底治愈吗?

2、给疾病治疗人为划定时间:因为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由于遗传和环境的影响,同样的疾病其治疗差异巨大,同样是肺炎,每个孩子的治疗时间不同。下午遇到的2岁患儿,咳嗽、气喘3月就诊,近3个月反复住院治疗,每次住院治疗输液后咳喘减轻,出院后2~3天咳喘又加重再次输液或住院。我问孩子的家长为什么不完全治愈再出院,家长说医生让我出院的,试想一下,假如您不是每天问许多次为什么治疗了1周怎么还不好?或为什么别人治疗几天就出院了,或输液多了会对孩子有什么影响?可能结果会不一样。

3、烦躁、焦虑缺乏耐心:在社会的转型期,人们的担心和忧虑与日俱增,如果孩子患了病会使这种不良情绪集中爆发,来医院就诊,本应该略加准备,把孩子疾病和治疗的过程回忆一下,让医生在短时间内更加准确的了解,把之前的病历和化验检查规整一下让医生参考。到医院后如果没有到自己的号,可以看一下医院的宣传资料、看一下医生的介绍、询问一下周围家长了解其就诊的体会,从中可以获得有益的经验。这样总比不停地询问怎么还没有到自己,或砸诊室的门、或抱怨为什么那个孩子就诊时间这么长,或医生怎么看病这么慢?疾病的发生与发展有其内在的规律,有些疾病看似复杂但治疗特别容易,相反,有些疾病看似简单却难于治疗。为什么不给更多的时间观察其发展方向。经常想起那个“中队长”的妈妈,虽然哮喘治疗4年,仍然还有发作,妈妈总是宽慰到,孩子比以前好多了,会继续坚持治疗,直到好转为止。疾病的发展有时与人们的愿望背道而驰,急切要治愈的疾病,往往拖延更长的时间,是否心理和情绪影响的疗效不得而知。无论怎样孩子患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没有耐心,甚至失去战胜疾病的勇气。

4、不相信当地的医生:其实孩子患病绝大多数都是常见病和多发病,首先应该在当地诊治,而且要给对当地的医生充分的信任,如果确实病情复杂,应该询问当地的医生应该转诊到那个医院或在那个专科就诊,最好让其提前联系一下,这样再就诊十分直接或方便,不要自行到处就诊,反而耽误病情。下午一名发热5天的患儿,扁桃体炎,血白细胞2万五,当地医院输液2天无好转,于是来西安就诊,由于我们没有病床,只能在门诊输液,仅仅是个扁桃体炎,没有必要辗转到西安就诊,当地医院完全有能力治疗这个疾病。

5、混淆老医生和专科医生:医学是经验学科,工作时间长越长,诊治经验也越丰富。然而医学也是发展最迅速的学科,新观点、新方法和新药物不断涌现,人们很难全面掌握。因此出现了“专科和专病”医生,也就是说这类专科仅仅治疗一类疾病,如果孩子疾病久治不愈,可以选择专科就诊。早上一个陕北来的6岁孩子,咳嗽、气喘1月,当地多家医院的主任给予了治疗,甚至西安的一位主任也看了,曾经输液头孢、阿奇霉素、全身激素、氨茶碱、维生素K1、硫酸镁等治疗,咳喘并没有好转。其实这个患儿是典型的哮喘患儿,今天选择在我们“哮喘专病门诊”就诊,相信很快就会好转。

       总之,社会进步使得疾病更加复杂,在门诊几乎看不到病后首次来就诊的患儿,都是在外院长期治疗或反复就诊的患儿。每每感到压力巨大,只有放慢诊治速度,更加仔细的询问病史,更全面的体格检查,更有针对性地选择化验检查。

       有时候真相回到过去,大家还不熟知,也不是专病医生,有微小的瑕疵和缺点还能够原谅,可是现在不行,因为你代表着医院、代表着儿童哮喘专科水平,已经深深体会到“高处不胜寒”的内涵。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侯伟
侯伟 主任医师
西安交大二附院 小儿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