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黄少明
黄少明 主任医师
南安市医院 皮肤科

规范诊疗,定期复查!揭开梅毒的前世今生

梅毒在微笑:从摇篮到坟墓,我从未放过任何人
2017-06-04郑海雁雁儿在林稍
(一)
梅毒,在我心里,应该是这样一个常打照面的妖孽对手。
因它多出身性乱冶游故自带原罪,风骚神秘妖艳善变,喜欢犹抱琵琶半遮面,却终如毒药,入血即如影随形,鬼魅附体一样潜伏纠缠着,甚至可以数十年地潜伏慢慢噬食毁坏你。
每当交手对峙,刀光剑影中厮杀。
呵呵,不好意思,我们又见面了。
你很讨厌,离开吧。
离开?你们人类的复杂爱欲已经离不开我了,不是么?从摇篮到坟墓,我不会放过任何人。
梅毒每每露出意味深长的盈盈笑意。
一位60多岁的体面老者来诊,一期硬下疳患者。做过一次驱梅治疗,这次复诊继续治疗。
虽说是复诊,但首次遇到我,还是要把宣教及注意事宜详细地告知打印在病历。
老者仔细看过,一副悔恨莫及抬不起头的样子:我死的心都有了,怎么得了这病?还能治好吗?
实在不合适让他老泪纵横,也无需劝言什么洁身自好。
只好说:能治好,把治疗按时间疗程做完,再定期复查,压力不要太大。
老者又问:家里还带着小孙子,不会传染吧?
一般不会。我回答。
看他踌躇不安欲言又止,无奈后面患者接踵而至,我没有时间与他交流,也不想太多了解沟通。
虽说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可这老小孩晚节不保,恐怕连上帝也会皱眉摇头,而梅毒在嘲笑。
某日,接诊了一位15岁女孩。一期硬下疳和二期扁平湿疣都有。
上学吗?哪个学校?
某某技校。
校风好吗?
不好。
不好的里面也包括你这样的吗?
她低头有羞愧。
爸爸妈妈知道你出来上学学成这样子,会是什么心情?替他们想过吗?肯定会气的要打断你的腿吧。
你现在还可以瞒父母,万一染上艾滋或别的,你想瞒也瞒不住,这些病可都在身边。
头脑要清醒点,朋友不能乱交,更要洁身自爱,否则会毁了自己。
我还是多费口舌说教了一番。
阻止不了浪潮把鱼儿往岸上推送,但我还是有责任把接触到的要搁浅的鱼儿,再往海里助把力,或许有用。
我看见梅毒在窃笑,笑我吗?
那天,接诊了一名5岁女孩,由爸爸及邻居陪同来诊,也是一期,懵懂无知的小女孩。
面对诊断,我难以淡定:
你当爸爸的怎么带的孩子?!是你亲生的吗!
看好孩子!这么小,不能随便交给别人带!孩子让人欺负了,得了性病你都不知道!
无奈的痛苦的爸爸,道出了背后破碎的家庭状况:妈妈跑了,一个男人带着两个女孩子生活。
小女孩不懂又好像有点懂,睁大眼睛看着爸爸,伸手使劲拍打爸爸的头。
此时,梅毒冷眼旁观似笑非笑。
有时也会遇到新生儿病房的会诊,胎传梅毒。
小天使无辜地降临来,人生第一件事竟是要披露一下父母大人的既往情缘孽债。
会诊医生也要小心周全地支开七大姑八大姨七嘴八舌,才能追问下病史。
在一大群关爱有加的亲属面前,怀抱自己的人证宝贝,添丁之喜背后是怎样的尴尬慌乱难堪?
梅毒露出了诡异的得逞的偷笑。
梅毒,借着人类本能的情动念起,扭着它轻佻放纵的脚步,从尊卑贵贱到男女老少,辗转流传无一幸免。
我们都是上帝的不完美的孩子们,在这个不完美的人世间,梅毒必将与我们世代共生下去。也许欲念不死梅毒永生。
没救了吗?不啊。
至少你可以让自己免患。
当然,还有我们这群火眼金睛的驱梅战士们。

暂无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黄少明
黄少明 主任医师
南安市医院 皮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