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黄广宇 三甲
黄广宇 副主任医师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四医院 感染性疾病科

阴滋病的真相

专家说法
说法一:绝非艾滋病可能是恐艾
广州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卫生部艾滋病临床专家组专家蔡卫平曾经从病理上分析,这个人群并非感染艾滋病,“他们所说的症状是持续很久的,而且发病很快,所以这些症状虽然和艾滋病有些相似,但是和艾滋病发病期完全不一致,艾滋病只有发病期、急性期才有一些症状,其他阶段基本上没有症状。”
蔡卫平还称,目前,基本上不存在抗体检测不到的情况,虽然有极少数人某一次检测不到,但那与自身免疫能力有关,并非永远检测不到。
说法二:心理因素是致病的主要原因
浙江省艾滋病专家组成员时代强等谨慎表示,“不否认可能有未知的病毒”。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科研部的一位研究员也指出,心理因素是这个人群致病的主要原因,但也不能完全排除新的病原体感染,通过他所接触的一些个案,“说他们完全是恐出来的,似乎也解释不通”。
说法三:可能是另外一种未知病毒所致
广东省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所所长林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广东省内的七八个样本检测了,很清楚,不可能是艾滋”。但对于是否可能是另外一种未知病毒,他强调结果将由国家统一发布,自己不方便透露。至于所谓病毒的传染性,广东省卫生厅相关部门负责人近日接受采访时称,从样本病症分析,暂时看不出是传染病所致,但精神疾病也有可能会有传染的情况,所以目前不排除是心因性反应引起。
说法四:或是恐艾 或是感染其他病毒
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广州市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唐小平认为,目前医学上并无“阴性艾滋病感染”,如果艾滋病抗体检验不呈阳性,就不可能是艾滋病或者艾滋病变种。但他不排除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些人在高危性行为之后患上艾滋病恐惧症;一种是感染上其他病毒。
患者至今无一例死亡
阴性艾滋病”的说法已在网上出现多年,起因可能为“恐艾症”。大部分调查对象均能正常工作学习,未出现死亡情况。“阴性感染者”的说法其实并不新,在网上已炒了好几年,自称“阴性感染者”的人们建立了多个QQ群,宣泄恐惧情绪,并互相打气。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和广东省疾控中心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每年都会接到多起艾滋病筛查申请,但真正检出阳性的感染者只占很小的比例,100人中都不到1个,绝大多数是有过高危行为后的“恐艾”,其中又有一部分在多次筛查呈阴性后仍然不相信自己没有感染。
据邓海华介绍, 大部分调查对象及密切接触者均能正常工作和学习,一年内仅2人因扁桃体疾病住院,未出现因其他严重疾病而住院或死亡的情况。主持这59例样本在国内临床会诊的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中心主任李兴旺教授认为,受检人群多数无明显器质性病变,少数生化检查异常者,亦与其主诉的临床症状不相符合。从躯体症状和神经症性症状两个角度进行评估,考虑主要为精神因素所致。
北京协和医院李太生教授认为,单纯的精神因素完全可以导致病友的免疫功能下降。北京医科大学六院的黄悦勤教授认为,应激反应可以使躯体体症显著增多,免疫功能低下与精神因素有密切关系。曾光说,艾滋病恐惧症,俗称“恐艾症”,是一种对艾滋病强烈恐惧,并伴随焦虑、抑郁、强迫、疑病等多种心理症状和行为异常的心理障碍。他们对阴性结果持怀疑态度,总认为检测不准确或现有试剂检测不出来自己的病毒。曾光建议病友不要浏览各种不实网络信息,不要听信网络谣言。

黄广宇
黄广宇 副主任医师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四医院 感染性疾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