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鳃-耳-肾综合征1例报告并文献复习

黄永久 主任医师 泰州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科
2009-06-16 4258人已读
黄永久 主任医师
泰州人民医院

鳃-耳-肾综合征(branchio-oto-renal syndrome,BOR)是一种少见的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性疾病,主要表现为听力下降、耳前瘘管、鳃裂发育异常、肾发育不良等。该病发生率很低,据统计出生儿发病率为1/40000,在重度聋儿中占2%[1]。国外对该病的临床和基因学研究已较深入,但国内仅见1例报道[2]。现将作者收治该病患者1例报告如下,并结合文献复习,讨论其临床表现、基因学、诊断标准和治疗方法,以加强对该病的认识。泰州市人民医院耳鼻咽喉科黄永久

1. 临床资料

患者,男,12岁,因“左颈部瘘管周围红肿、疼痛15d”于2007-01-31入院。患者自幼双耳全聋,双耳前瘘管,双颈部瘘管,6岁时就诊于北京某三甲医院,颞骨CT示双内耳发育畸形,听骨发育不全,诊断为“先天性耳聋”。现就读于本市聋哑学校,生长发育正常。双耳前及颈部瘘管偶有白色干酪样物溢出,15d前挤压左颈部瘘口后出现周围红肿、疼痛,但无明显脓性物。患者为独子,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及亲属均无先天性耳聋、耳前瘘管及鳃裂瘘管等表现。

入院体检:一般情况良好,双耳廓前招呈杯状,外耳道狭窄,鼓膜存在,无穿孔。双耳轮脚前各有一瘘口,周围无红肿;双胸锁乳突肌中下1/3前缘各有一瘘口,左侧瘘口周围略红肿,挤压有白色干酪样分泌物溢出,无脓性物(图1~3)。双肾区无叩击痛。

入院后进一步完善检查。血、尿常规、肝肾功能、电解质均正常。电测听:双耳全聋;脑干诱发电位:双耳130dB各波未引出。肾B超:双肾形态正常,包膜光滑,肾实质回声均匀。颈部瘘管造影:左侧瘘口感染,造影剂注入困难,未见明确显影;右侧顺利注入造影剂,瘘道呈线样显影,上行进入约扁桃体窝位置,提示为第二鳃裂瘘(图4)。建议患者行基因学及再次颞骨薄层CT检查,患者父母因经济原因未做。

确定诊断:鳃-耳-肾综合征,左第二鳃裂瘘合并感染。入院后行抗感染治疗,左颈部瘘口红肿消退,于2007-02-05在全麻下行“双第二鳃裂瘘管、耳前瘘管切除术”,术中双鳃裂瘘管追踪至扁桃体窝,完整切除;双耳前瘘管连同部分耳轮脚软骨一并切除。术后抗炎治疗,7d后拆线出院。随访1年耳前瘘管及鳃裂瘘管无复发。

2. 讨  论

1975年Melnick等[3]报道一个家系4名患者同时合并耳、鳃裂和肾畸形,被普遍认为是对鳃-耳-肾综合征(BOR)的首次报道,此后陆续出现关于本病的报道。随着基因分子生物学的发展,该病的致病基因已被定位并克隆出来[4~6]。但我们查阅文献,国内对该病的报道仅为1例,对于该病的论述也不是很多[7]

2.1 临床表现及诊断标准

BOR临床表现主要为耳部异常、鳃裂畸形和肾畸形。1980年Fraser[1]等总结既往文献133例病例,统计表明听力障碍88%,耳前瘘管73%,鳃裂畸形60%,肾发育不良10%。耳部异常主要表现为:①耳前瘘管;②杯状耳廓或招风耳、小耳;③外耳道狭窄或闭锁;④听小骨畸形,中耳腔缩窄或扩大;⑤耳蜗发育不全、前庭导水管扩大、内听道畸形等。颞骨薄层CT及MRI是显示中内耳病变的常用方法[8,9]Propst[8]报道BOR最常见的CT的表现是:耳蜗顶圈发育不全、面神经偏离耳蜗内侧部、漏斗状内听道和咽鼓管扩张。BOR患者都有不同程度的听力障碍。

鳃裂畸形以双侧第二鳃裂瘘管最多见,外瘘口多位于胸锁乳突肌前缘中下1/3处,内瘘口位于腭扁桃体窝。瘘管继发感染可出现周围红肿、疼痛,脓性分泌物溢出。

肾畸形包括先天性单/双侧肾发育不全、发育畸形、或先天性肾萎缩、交叉性肾异位、双肾盂或双歧肾盂、输尿管肾盂变汇处梗阻、多囊肾等。绝大多数肾异常表现轻微或无症状,临床容易被忽视而漏诊。

其他少见的畸形:泪管发育不全或泪管狭窄;腭裂、短腭、缩颌;面部发育不对称;面神经麻痹;髋关节发育不全等。

BOR的诊断标准包括:听力障碍、耳前瘘管、耳廓畸形、鳃裂瘘管、肾异常,五项中符合两项且家族史阳性者或无家族史而符合以上三项者。2004年Chang等[10]基于基因-表现型分析,提出新的诊断标准,将临床表现分为主要和次要两类,主要表现包括:耳聋、耳前凹、鳃裂异常、肾发育不良四项,其它归入次要表现,如外耳道畸形、中耳畸形、内耳畸形、副耳、面部发育不对称、腭发育异常等;诊断BOR必须至少三项主要表现,或两项主要表现加至少两项次要表现,或一项主要表现一级亲属中有先证者。本例患儿临床表现有先天性双耳全聋,双侧耳前瘘管,双侧杯状耳,双侧第二鳃裂瘘管,双外耳道狭窄,符合典型BOR患者,但该患者双肾影像学和生化检查未见明显异常。

2.2 基因学表现

该病系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性疾病。基因外显率接近100%,但表现度变异较大。1992年Smith[4]和Kumar[5]分别用连锁分析的方法将BOR致病基因定位于8q13.3。1997年Abdelhak等[6]在8q13.3克隆出BOR的致病基因——EYA1基因。EYA1基因为果蝇缺眼基因(Drosophila eyes absent gene,EYA)的同源基因。EYA1基因具有基因剂量效应,EYAI编码的蛋白量对鳃弓、耳、肾的正常发育至关重要,但EYA1需达到一定阈值才能发挥其正常功能。近年来研究发现存在第二个BOR致病基因,即SIX1基因[11~13]。SIX1基因也是果蝇眼发育的同源基因,其定位可能在14q21.3-q24.3[11]。本例患者因其父母不同意,未能做基因学检查。

2.3 治疗

耳前瘘管,鳃裂瘘管、窦道、囊肿可以行手术切除。未感染的鳃裂瘘管切除多较简单,但对于反复感染者瘘管与周围组织粘连,手术易残留,必要时可作区域性颈清扫术。本例患者以前未发生感染,瘘管切除顺利。对无症状的肾脏异常患者或症状轻微者一般不用处理,肾畸形严重导致肾功能衰竭时需要透析或肾移植。改善耳聋患者言语交流质量可选配合适的助听器。对于传导性聋混合性聋的患者有人作鼓室探查手术,但总体效果不佳。

参考文献

1.      Fraser FC,Sproule JR,Halal F. Frequency of the branchio-oto-renal (BOR) syndrome in children with profound hearing loss. Am J Med Genet, 1980, 7: 341-349.

2.      张瑾,姚勇. 鳃-耳-肾综合征一例. 中华儿科杂志,2006,44(9):704-705.

3.      Melnick M, Bixler D, Silk K, et al. Autosomal dominant branchuiootorenal dysplasia. Brith Defects Orig Artic Ser, 1975, 11: 121-128.

4.      Smith RJ, Coppage KB, Ankerstjerne JK, et al. Localization of the gene for brachniootorenal syndrome to chromosome 8q. Genomics, 1992, 14: 841-844.

5.      Kumar S, Kimberling WJ, Kenyon JB, et al. Autosomal dominant branchio-oto-renal syndrome—localization of a disease gene to chromosome 8q by linkage in a Dutch family. Hum Molec Genet, 1992, 1: 491-495.

6.      Abdelhak S, Kalatzis V, heilig R, et al. A human homologue of the Drosophila eyes absent gene underlies branchio-oto-renal (BOR) syndrome and identifies a novel gene family. Nat Genet, 1997, 15: 157-164.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黄永久 主任医师

泰州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鳃-耳-肾综合征1... 的相关咨询
鳃-耳-肾综合征1... 的相关疾病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