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胡浩 三甲
胡浩 副主任医师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泌尿外科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泌尿外科成功完成国内首例输尿管覆膜金属支架手术治疗难治性输尿管阴道瘘

    罗女士是一位来自重庆的卵巢癌术后的患者,2年前在当地医院进行了卵巢癌根治手术,术后肿瘤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却出现了严重的阴道漏尿情况,经过检查,诊断为右侧输尿管阴道瘘。每天都有大量的尿液不自主的从阴道排出,严重的影响了罗女士的生活,她每天需要更换大量的卫生巾。为了解决困扰自己的漏尿问题,罗女士冒着巨大的风险在当地医院接受了第二次开刀手术,术中发现腹腔内粘连太重,肠管与输尿管无法分离,无法找到输尿管进行修补,为了避免其它的意外损伤,只能中止手术,开刀手术失败。此后,由于漏尿问题没有解决,罗女士仍然在努力尝试治疗,在当地医院又经过几次输尿管镜内镜下的治疗,瘘口的问题始终无法得到解决,为了减少漏尿,她只能长期在体内留置输尿管支架管,但仍是会出现漏尿的情况,而且经常发生支架管堵塞,需要反复做膀胱镜更换支架。对于罗女士而言,长期漏尿不仅让她无法进行正常的社交活动,而且长期漏尿导致的尿路感染和皮肤刺激也是让她很头疼的问题。其次,留置普通输尿管支架管虽然可以稍微缓解漏尿的情况,但是支架管置入后的不适感以及频繁的更换也给她带来很大的麻烦。就像罗女士的女儿所说:“虽然输尿管阴道瘘本身不像肿瘤那么致命与可怕,但是她所带来的不便与心理压力并不比肿瘤少,我很希望我的母亲能像正常人那样去生活。”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泌尿外科胡浩

    在苦苦寻找解决方法的时候,罗女士的女儿听说了一种新型的输尿管覆膜支架,这种支架可能会解决她母亲的漏尿问题。她在网上搜索了相关的资料后联系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泌尿外科的胡浩副教授,她知道胡医生是目前国内完成输尿管覆膜支架最多的医生。罗女士通过网络与胡浩医生及助手王起医生反复沟通了很长时间,最终千里迢迢奔赴北京接受治疗。手术前,胡浩医生及王起医生从专业角度向罗女士介绍了治疗方案的可行性,并坦诚的告知罗女士:“目前国内还没有输尿管阴道瘘的病人接受过这种治疗,我们会精心准备,努力把手术做好,我们共同期待理想的结果。”

    在经过徐涛主任主持的病例讨论及充分的术前准备后,手术最终于2019年5月21日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中心手术室由胡浩副教授顺利完成。手术时间半小时,没有任何体表的切口,罗女士甚至连疼痛都没有感觉到。据胡浩副教授介绍:“罗女士的手术很顺利,术中发现输尿管瘘口位于输尿管下段,在术中使用X线和输尿管镜确认瘘口的位置后,安放了1根输尿管覆膜金属支架,术中输尿管造影就已经确认支架封堵了瘘口。”

术后当天罗女士就欣喜地发现阴道里完全没有尿液漏出,术后第二天拔除尿管后,罗女士可以正常排尿,完全没有出现漏尿的情况,她顺利出院。这次出院的罗女士一家非常开心,不像以前的每次出院都是带着遗憾和失望,这次她对未来生活有了新的希望。据胡浩副教授介绍:“这种支架能够通过覆膜结构把瘘口封堵上,没有了尿液的通过后,周围的组织会逐渐生长,堵住原先的瘘口,瘘口应该会逐渐闭合,希望以后罗女士在拔除支架后,也不再漏尿。”但罗女士却笑着说:“只要能不在漏尿,我宁可一直带着这个支架。漏尿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罗女士是第一位受益于输尿管覆膜金属支架管的输尿管阴道瘘患者,希望她的疾病早日康复,也希望这种支架管能为更多患者带来福音。

国内知名尿控专家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许克新教授介绍:“输尿管覆膜支架治疗输尿管阴道瘘在欧洲已有部分医生尝试,今年的欧洲泌尿外科年会就有欧洲专家报道,结果比较理想,我们也是在借鉴了国外专家的经验后做的尝试,希望我们能积累更多的经验,有更多更好的远期随访结果。”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徐涛教授介绍:“这种新型输尿管支架已在欧洲有近十年的临床使用经验,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于2018年8月成功完成了国内第一例该支架手术,目前已完成了近百例不同类型复杂输尿管狭窄及相关输尿管疾病的支架手术治疗,随访结果良好,为大量患者解除了频繁更换支架管的痛苦及保护肾脏功能的问题,同时大大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我们正在积累更多的临床经验,不断提高治疗效果,不断探索新的手术适应症,让更多的患者受益。”


pdf_link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胡浩
胡浩 副主任医师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泌尿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