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霍艳丹 三甲
霍艳丹 主治医师
四川省第二中医医院 乳腺科

穴位埋线治疗乳腺增生病90例临床疗效观察

穴位埋线治疗乳腺增生病90例临床疗效观察

 

四川省第二中医医院   610031   刘颖  霍艳丹

 

摘要  目的:观察穴位埋线治疗乳腺增生病的临床疗效。方法:随机抽取90例乳腺增生病患者作为治疗组,采用肝俞、足三里、三阴交等穴位埋线方法进行治疗;对照组90例,服用中药煎剂柴胡疏肝汤进行治疗。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100%,对照组总有效率100%,两组比较无显著差异(P﹥0.01)。结论:穴位埋线方法具有疏肝解郁,化痰散结的作用,对乳腺增生病的治疗效果满意。四川省第二中医医院乳腺科霍艳丹

 

关键词  乳腺增生病;穴位埋线;临床观察

 

乳腺增生病是发生于乳房的炎症性疾病,以乳腺腺泡、导管上皮细胞及结缔组织增生为主,临床表现主要为乳房疼痛和结块,并且与月经周期有密切联系,发病人群以25-50岁的育龄妇女多见。自2011年6月-11月,我科对180例乳腺增生病患者分别采用穴位埋线和服用柴胡疏肝汤煎剂进行对比治疗,现报道如下。

 

1、临床资料 

1.1一般资料

    180例乳腺增生病患者均在我科门诊就诊,按就诊顺序随机分为两组,每组90例,

年龄最小21岁,最大60岁,平均41.58岁,病程最短1月,最长10年,均经乳腺X片或彩超确诊,排除乳腺肿瘤

1.2诊断依据与辩证标准

依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布的《中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ZY/T001.2-94

1.2.1诊断依据:

⑴ 多数在乳房外上象限有一扁平肿块,扪之有豆粒大小韧硬结节,可有触痛。

⑵ 肿块边界欠清,与周围组织不粘连。乳房可有胀痛,每随喜怒消长,常在月经前加重,月经后缓解。

⑶ 本病多见于20-40岁妇女。

⑷ 钼靶X线乳房摄片、冷光源强光照射、液晶热图像等检查有助诊断。必要时作组织病理学检查。

1.2.2辩证标准:

(1)肝郁痰凝:多见于轻壮年妇女。乳房肿块随喜怒消长,伴有胸闷胁胀,善郁易怒,失眠多梦,心烦口苦。舌苔薄黄,脉弦滑。

(2)冲任失调:多见于中年妇女。乳房肿块月经前加重,月经后缓解。伴有腰酸乏力,神疲倦怠,月经先后失调,量少色淡,或闭经。舌淡,苔薄,脉沉细。

2、治疗方法

2.1治疗组 

取穴:肝俞(双侧)、足三里、三阴交、阳陵泉、丰隆、膻中。用具:北京任晓燕穴位埋线医学研究中心穴位埋线专利针及配套长1.5cm中药羊肠线。穴位处皮肤常规消毒,用眼科镊将羊肠线穿入针中,左手绷紧穴位周围皮肤,右手持针快速刺入肌肉层并行提插捻转,得气后用针芯将羊肠线推入穴位中,出针后用胶布固定止血。一个月治疗一次,三次为一疗程。

2.2对照组

中药煎剂柴胡疏肝汤(柴胡,香附,陈皮,川芎,枳壳,芍药,甘草),水煎服,每次150ml,每日三次,饭后服用,3月为一疗程。

3、治疗结果

3.1疗效标准

依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布的《中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ZY/T001.2-94

治愈:乳房肿块及疼痛消失。显效:乳房肿块明显缩小,疼痛明显减轻。有效:乳房肿块缩小,疼痛减轻或消失。无效:乳房肿块及疼痛无变化。

3.2治疗结果(见表1)

表1  两组疗效比较

 

       n     痊愈(例)   显效(例)   好转(例)   无效 (例)   总有效率(%)

治疗组  90       34          52           4            0            100%     

对照组  90       30          51           9            0            100%     

两组疗效比较P﹥0.01,治疗组与对照组疗效无明显差异。

3.3不良反应

    治疗组有两例患者在穴位埋线后出现穴位处红肿硬结,其中一例为三阴交红肿一周,分析三阴交较为敏感,走路时活动影响较大,一周后自然消失。另一例为膻中硬结,分析患者形体较瘦,皮下脂肪薄,易起硬结,一月后自然吸收消失。对照组无不良反应。

4、讨论

乳腺增生病属于中医学“乳癖”范畴,中医认为本病的发生多与情志不畅、肝气郁结,气血失调,痰湿阻滞乳络;或肝肾不足,冲任失调,经络失养而形成。此病的治疗方法较多,但内服药物疗程较长,且病情易反复,外用药物疗效不易显现。而穴位埋线疗法属于一种改良针灸,将药线埋入穴位后,对穴位产生持续、柔和的刺激作用,达到疏肝行气、化痰散结的功效。根据本病的病因病机,治疗主穴选为肝俞(双侧)、膻中,可疏肝理气、调理全身气机。配穴选为胃经足三里、丰隆、脾经三阴交、胆经阳陵泉,脾、胃、胆三经共奏化痰散结之功效。

临床中观察到,单纯采用穴位埋线方法治疗乳腺增生病的疗效与服用中药的疗效相当,且此种治疗方法诊次稀疏,药线无须经肝肾代谢,对身体副作用甚小,故可在临床广泛推广应用。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霍艳丹
霍艳丹 主治医师
四川省第二中医医院 乳腺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