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胡雄
胡雄 主任医师
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 精神科

慢性病患者的抑郁情结

转载自大河健康报2012.8.3第一版 健康话题

慢性病患者的抑郁情结

——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胡雄教授访谈(5)

大河健康报记者 喜月霞 

 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精神科胡雄

胡雄教授曾为一个脑卒中患者做过心理治疗。

患者在3年前得了脑卒中,病治好了,却落下半身不遂的后遗症。儿女们很尽心,遍寻名医为他做康复治疗,庆幸的是,功夫没白费,他逐渐能下地走路了,说话也利落了一些。对这个结果,儿女很满意。

可他不满意。谁都不愿搭理,整天一个人哭哭啼啼。有人上前问几句,他就大发雷霆。

儿女们委屈:已经为他花了那么多钱,尽了孝心,就连医生都说他恢复得不错,他怎么还不满意。有人推荐看心理医生,一查,得了抑郁症

胡雄教授说,这不是个例。任何一种慢性病都有可能诱发抑郁症,其危险性和患者病情的严重程度及病情对生活的影响程度呈正比。慢性病患者已经成为抑郁症的高发人群。

其实,无论任何人,只要得了躯体疾病,或多或少都会出现抑郁情绪,但不一定达到抑郁症的程度。因为病一好,抑郁情绪自然就消失了。怕就怕病长时间都好不了,肯定会影响既往的生活方式和社会功能。

比如,原来每天按时上班,现在不能正常上班了;原来可以毫无顾忌地吃喝玩乐,现在为了治病,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吃,受到百般限制;原来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变成被人照顾了。这些改变,会让患者的心理出现巨大落差,容易产生一种被抛弃的感觉:“成个废人了。”这种“被抛弃”的感受恰是抑郁症患者的感受之一。

没病时,业余生活丰富多彩,忙起来根本顾不上关注自己的健康。生病后,所有外务活动一律停止,就剩下一件事:关心自己。今儿自查心率,明儿自测血压,稍微有一点儿波动就怀疑是否病情恶化了,越来越焦虑,越来越低落。关注的对象“从外到内”的变化,也恰是抑郁症患者的感受之一。

没病时,海阔天空任你闯荡。生病后,整天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就该想过去的事情了,并且人在心情低落时,还总习惯性地想以往不开心的事情,越想越难过,很容易诱发抑郁症

胡雄教授说,这些都是得病后,身体疾病诱发人的心理状态发生改变的表现。如果没有及时调整,很容易诱发抑郁症。可惜的是,这些慢性病患者,如心脏病、高血压、脑卒中、肝病、癌症等,他们在病中的抑郁情绪并不能及时被医生发现。

比如为这位脑卒中患者做康复的医生,一看他现在能下地活动了,说话清晰了,立马根据临床指标得出结论:他恢复得非常好。但是,从患者角度说,他其实一点儿都不好。因为他在心理上的抑郁情绪没有得到及时疏导,他很难受。抑郁症患者很重要的一个感受就是“无用”,他觉得自己依旧是个废人。哪怕医生反复强调:跟原来相比,他的身体有了很大好转。他还是不能认同。很可能治着治着就不愿继续治了,有人甚至干脆自杀。

胡雄教授说,当下的医疗模式过度关注人们在身体层面的疾病,而忽略了内在的心理感受。尤其是很多慢性病,如高血压,本不能除根,最好的治疗效果就是控制病情不继续发展。但对患者而言,长年累月要吃药,要复查。就算每次复查都是好结果,却依旧要继续吃药,继续控制,终生与疾病共存。这个过程太漫长,如果负面情绪得不到疏导,患者很容易钻牛角尖,得抑郁症

庆幸的是,越来越多的医生已经意识到这种模式的缺陷,开始推崇一种崭新的医学模式:临床治疗要达到“生物-心理-社会”这三个层面的有效统一。

“生物”是指身体好,“心理”是指人的幸福感强,“社会”是指有正常的社会交往。这就要求医生在治病时,在关注身体健康的同时,也要同时兼顾患者的心理和社会存在感。

作为医生,可以在治身体疾病的同时,可以让患者吃抗抑郁药,对患者进行心理治疗。作为家人,要改变看法,不要埋怨你生病的亲人,因为他也很苦恼,他更需要你的理解。不如带他出去走走,帮他建立一个朋友圈。回家后,家人一起说话时,也主动喊他参加。总而言之,不要把他当病人看待。




 

胡雄
胡雄 主任医师
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 精神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