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弓爱东
弓爱东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生殖中心

他们为什么放弃“丁克”(图)

 

他们为什么放弃“丁克”(图)
好大夫工作室生殖中心弓爱东
记者邹婵娟 黎清 漫画/彭翠琳

  丁克,外来词,源自DINK——DABOULEINCOME,NOKID(双份收入,没有孩子)。

  曾经在国外流行的“丁克”家庭模式,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在武汉出现,一度成为一些都市年轻夫妻的选择。他们自愿选择不育,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工作上或二人世界里。

  然而,有迹象显示,一股反“丁克”的潮流正在涌动——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本地一些医院接受35岁以上高龄产妇的比例明显上升,其中不少是放弃“丁克”生活的女性。
对于曾经坚持的观念,他们为什么选择放弃?

  探访放弃“丁克”主角

  A、车房都有了,唯独少了孩子

  丁克时间:12年

  妥协原因:家庭生活就像一幕二人电影,惟一少的就是观众。

  李惠、王明夫妇,住在武昌福星惠誉花园小区。夫妻俩共同经营一家广告公司,两年前购买了私家车。

  2004年,夫妻俩都已40岁。在坚持了12年“丁克”生活后,他们添了个宝宝。

  李惠说,刚结婚时,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就千把块钱,新房只有16平方米。她从上海的同学那里知道,“丁克”就是不要孩子。

  让李惠真正决定不要孩子,是在她看见最好的朋友因为生孩子身材走样,最后间接导致离婚。李惠跟丈夫王明商量,要加入“丁克一族”,两人恩爱一辈子。王明说,他当时并不反对,因为那时正是事业爬坡期,他担心要小孩会“拖后腿”。

  不过,王明的两个姐姐极力反对。李惠说,为这事,丈夫的姐姐有几年不愿见她,逢过年,只要李惠出现,她们就不回娘家。

  尽管这样,李惠和王明还是没有动摇“丁克”的想法。

  夫妻俩的房子越换越大,2003年家里添了辆高尔夫,逢节假日就驾车出游。

  李惠说,当两人的存款足够买下两套房子时,她就想过生个孩子,因为长时间两人享受甜蜜,就像上演一幕二人的电影,惟一少的就是观众。在后来的出游,他们一般会带上侄子或侄女同行。这样,李惠开始咨询产科医生有关高龄产妇生产的事宜。

  王明说,他改变“丁克”想法源于同学聚会——无论男女,谈得最多的话题是子女,每个人好像都把孩子当成自己的寄托,“要个孩子的念头油然而生”。

  夫妻俩在接受采访时都坦言,现在回想当初毅然“丁克”的举动,的确有些孩子气,“折腾了12年,最终还是走了普通夫妻都要走的路”。目前他们担心的是,他们已经不年轻,孩子虽然健康出世,但在成长中,如何教导孩子开始成为难题。

  夫妻俩笑言,在背叛“丁克”后,他们付出的远比其他人多,感觉有点“划不来”。

  B、“丁克”过后,已不能自然受孕

  丁克时间:8年

  妥协原因:如此奋斗,却少了一个承载体。

  好不容易说服张莉(化名)接受采访后,这位37岁的准妈妈仍小心翼翼。她已经接受了两次试管婴儿手术,现在肚子里的小宝宝已经5个月了,医生说如果安全度过6个月,孩子基本上没什么问题。

  张莉的丈夫现在在英国,偶尔回汉小住。

  目前,张莉已经结束了她经营多年的美容院。她笑言,当初丈夫出国,她都没有下如此大的决心结束自己的事业,直到有了肚子里这个宝宝。

  张莉与丈夫10年前结婚。丈夫家庭环境不错,夫妻俩周末会去看电影,节假日到外地玩。

  “我先提出不要孩子。”张莉说。本来说好婚后两年不要孩子,但在1997年,她开始经营一家美容院,丈夫则负责公公在武汉的公司,两人都很忙,周末才腾出时间聚一聚。“每次相聚,我们都能找到恋爱时的幸福。”张莉说,相对其他有孩子的家庭而言,当时他们的家庭生活更甜蜜。

  1998年,张莉正式跟丈夫提出加入“丁克一族”。2003年,张莉的丈夫因家族事业远赴英国,张莉则留在武汉继续经营美容院。“刚开始,我还没觉得生活枯燥。”张莉说,直到她接触的客户在美容院大谈孩子的时候,她才觉得生活不完整。她突然觉得自己如此奋斗,却少了一个承载体。

  她同远在英国的丈夫商量生个孩子。随后,她到医院检查,结果居然是输卵管阻塞,无法自然怀孕。

  “那时,我反而急着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张莉说,当她把诊断结果告诉丈夫后,丈夫安慰她,施行试管婴儿手术也能怀孕。

  张莉坦言,她很后悔当初的“丁克”决定,因为错过了正常的受孕时期。

  C、终止“丁克”生活,想怀孕成难题

  丁克时间:17年

  妥协原因:夫妻间的激情减退,空虚感越来越明显。

  李玲(化名)今年43岁,是一名高校教师。

  26岁时,李玲与丈夫结婚。因之前看到不少朋友生孩子时职位被人顶替,再加上看到不少小夫妻为照料孩子,忙得无暇享受二人世界,便产生了“丁克”的想法。在征得丈夫同意后,两人开始了“丁克”生活。

  在他们“潇洒”到35岁时,她蓦然发现,身边一些朋友的孩子开始学爬、学说话,那时,她心里曾问过自己,是否要坚持“丁克”生活。但看到朋友们为孩子忙得焦头烂额时,她坚定了“丁克”的想法。

  又过了5年,李玲40岁,她明显感觉到夫妻间的激情慢慢减退,空虚感越来越明显。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当她和丈夫看到朋友们都带着孩子参加时,两人同时产生了终止“丁克”生活的想法。

  从那时起,李玲和丈夫就为添个孩子而努力,但一直未能如愿。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这和年龄偏大有关。

  为了生孩子,夫妻俩跑了很多医院,吃了很多偏方,但几年过去了,仍未成功。其间,他们甚至想到了试管婴儿。

  李玲称,因为没有孩子作纽带,现在夫妻感情产生了危机。她非常后悔当初的“丁克”决定。她不知道,是否还有希望成为一位母亲。

  专家谈“丁克”

  本地高龄产妇剧增

  省妇幼生殖中心弓爱东主任介绍,一般认为,超过35岁的产妇就是高龄产妇。据省妇幼保健院生殖中心不完全统计,在众多要求“试管婴儿”的不孕不育妇女中,高龄产妇占5%,其中的35%是由于耽误孕育期而不得不选择“人工设计婴儿”。

  中南医院产科今年1~3月的住院记录显示,超过35岁的高龄产妇平均每月有10例,是去年此年龄段人数的1.5倍。而省人民医院生殖中心数据显示,高龄妇女进行受孕生子主要表现在进行“试管婴儿”手术,基本上占整个手术人群的1/3,其中部分是原“丁克一族”。

  产科医生分析,“丁克一族”放弃“丁克”式生活,是目前高龄产妇增加的原因之一。

  【健康隐患】

  弓主任提醒,年轻的女性不要轻易做出不生孩子或加入“丁克一族”的决定,女人可能会为了这种不生育的权利,而给自己未来的健康埋下隐患。

  省妇幼生殖中心实验室主任张曦伟同时分析,女性随着年龄增长,妊娠与分娩的危险系数升高。同时,随着年龄增大,妇女的卵细胞逐渐老化,胎儿发生畸变的可能性增加,胎儿畸形率和其他遗传病发病率也显著上升。孕妇年龄越大,发生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并发症的机会越多,对胎儿的生长发育不利。所以,即使“丁克族”反悔,也应该将年龄控制在33岁以前。

  省人民医院产科魏敏教授指出,女性在其一生中如果有一次完整的孕育过程,就能增加10年的免疫力,这种免疫力主要是针对妇科肿瘤的。

  【婚姻隐患】

  武大人民医院精神卫生中心李秋英教授说,再没有比养育孩子所带来的“同舟共济”的感受,更有助于婚姻的稳定。他提醒年轻夫妻,为了健康和家庭感情稳定,不要轻易决定“丁克”生活。

  同时,中南医院神经科黄怀钧教授表示,从婚姻长远、稳固而言,孩子是家庭中不可缺少的调味剂。他接诊的不少因为家庭生活不和谐导致精神衰竭的患者,都曾经是“丁克一族”的忠实追随者。

  专家支持放弃“丁克”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周运清教授认为,相对短暂的人生而言,追求“丁克”生活有其合理性。因家庭本身给生活带来的负担多,年轻人为提高生活质量不要孩子,可以理解。对一些追求婚姻质量、为使生活方式更丰富、不愿为孩子而奔波操劳的夫妻而言,选择“丁克”是种精神上的解脱。

  “但是在中国,‘丁克一族’很难坚持到最后。”周教授说,首先,舆论关不易过;另外,根据我国社会依赖家庭的生活方式,人们还难以摆脱家庭家族模式,倘若家庭结构、生活内容不完整,心理上的追求就有缺陷。

  对于放弃“丁克”,专家称属自然现象,也是社会或自然发展的一种必然规律。

  武大法学院从事女权研究的罗萍教授分析,选择“丁克”的人,大多是知识层面相当高的人,婚姻初期,他们会忙于工作,考虑到有孩子后无法分身照顾而选择“丁克”。当他们追求人生价值到一定时候,有部分人会觉得需要有个生命的延续,而此时,经济等各方面条件已经成熟,所以放弃“丁克”。选择“丁克”,对女性而言,更要考虑清楚,毕竟孩子是稳定婚姻的必要纽带,千万不要等错过自然生育年龄再反悔。

弓爱东
弓爱东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生殖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