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翟炜 三甲
翟炜 主治医师
仁济医院 泌尿科

肾癌脑转移该如何治疗?

晚期肾癌转移到大脑在临床并不多见,目前针对肾癌脑转移的临床研究相对较少。结合目前国内外的研究进展,我将肾癌脑转移的一些常见问题做一下统一的答复,希望能给广大患者提供帮助。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泌尿科翟炜

1、问:肾癌是怎么转移到大脑的?

答:由于肾癌血管结构和肾脏血管结构相同,所有肾脏血液流入肺循环,因此肾癌循环肿瘤细胞随着血液进入大脑,占75%的转移率。其余25%的脑转移发生是通过无瓣膜的锥静脉系统的巴特森神经丛进入大脑,这种类型可以不出现肺转移。因此,大多数肾癌脑转移是通过血液转移的。

2、问:肾癌脑转移发病率有多高?

答:脑转移约占晚期肾癌器官转移的10%,几项研究报告发病率大致范围在7-13%。

3、问:肾癌脑转移生存期有多长?

答:未接受治疗的肾癌脑转移患者平均总体生存率在3-7个月。一般认为,肾癌脑转移是预后不良的信号。一项28名肾癌脑转移患者临床研究表明:中位生存期是13.3个月,1年存活率为60.2%,2年存活率为16.4%。另一项研究表明,脑转移2年存活率是14.9%,无脑转移2年存活率是28.6%。

4、问:针对局部脑转移灶有哪些治疗方法?

答:脑转移病灶局部治疗的方法包括:外科手术切除、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tereotactic radiotherapy (SRT)、全脑放疗whole brain radiation therapy (WBRT)等治疗。

5、问:全身系统性治疗脑转移灶效果不显著的原因是什么?

答:有两个主要原因:1、大脑有一层血脑屏障,使得传统大分子药物很难通过这层血脑屏障,因此给全身系统性治疗造成巨大挑战。但是TKI类靶向药物是一类小分子药物,可以通过血脑屏障。动物实验已经证实了舒尼替尼和索拉非尼药物可以渗透进入大脑。2、血脑屏障的成分和异质性也影响了药物作用效果。头颅MRI影像学证据表明血脑屏障能影响药物渗透进入大脑。另外,一项外科前研究发现脑转移患者存在药物吸收效果的差异性。

6、问:靶向治疗效果如何?

答:目前针对转移性肾癌靶向药物治疗的多数临床研究的数据均排除了肾癌脑转移这类患者。这是因为出于安全性的考虑,目前认为靶向药物有可能对脑转移这类患者产生脑部相关严重副作用,所以多数临床研究的数据均把肾癌脑转移患者排除在药物治疗的范围之内。一项研究纳入了来自16个中心的58名肾癌脑转移患者,平均年龄57岁。其中舒尼替尼药物治疗有45例,培唑帕尼药物治疗有13例。从初始诊断为肾癌到发现有脑转移的平均时间为9个月。从第一次转移复发到产生脑转移有7个月。平均生存期为13个月。这项研究认为:靶向治疗可以很好的加入包括手术、放疗在内的多样化治疗中。一项回顾性研究表明40名肾癌脑转移患者接受靶向治疗生存期为6.7个月,而41名肾癌脑转移患者没有接受靶向治疗生存期为4.4个月。另一项临床研究表明213名肾癌脑转移患者接受舒尼替尼药物治疗的生存期为9.2个月。然而,也有研究证实16名肾癌脑转移患者接受2个疗程的舒尼替尼药物治疗没有效果。由此得出结论:靶向治疗对脑转移患者效果不是非常显著

7、问:免疫治疗效果如何?

答:免疫药物在大脑中和在其他颅外器官拥有相似的生物学活性。当几种免疫抑制剂联用或免疫联合放化疗时候,这种活性能进一步增强。

由于大分子的免疫抑制剂较难通过血脑屏障,使用类固醇药物缓解脑水肿症状能改变免疫系统活性,以及潜在的假进展和超进展风险,使得免疫治疗肾癌脑转移被排除在临床研究之外。目前,国外已经批准免疫治疗用于肾癌治疗,但是肾癌脑转移的疗效证据较少,因为很多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均排除了肾癌脑转移患者。已经拥有的证据表明免疫治疗用于脑转移不是一个禁忌症,因为免疫治疗没有增加神经系统不良反应风险。目前正在进行的临床研究将会给我们带来这方面的答案

8、问:手术治疗效果如何?

答:一项研究表明:手术组和不手术组的平均生存期分别为25.3个月和8.6个月。手术组选择标准是单一脑转移病灶并且是浅表转移灶。手术对于单个浅表脑转移患者可能获益。另一项研究表明,对只有脑转移患者给予减瘤性肾切除有明显提升存活率,1年存活率为67%,2年存活率为52%,中位生存期33个月;而没有给予减瘤性肾切除的患者1年存活率为26%,2年存活率为14%,中位生存期5个月。对于一些患者行减瘤性肾切除可以延长生存期。

9、问:肾癌脑转移预后因素有哪些?

答:一项研究认为:“初始诊断器官转移到发现脑转移”,“肾透明细胞癌病理类型”,“脑转移病灶数量”和总生存率相关,是预后不良的独立危险因素。另一项68名肾癌脑转移患者研究发现“其他地方出现转移灶”和“无病间歇期”是不良预后因素。一项回顾性研究了128名肾癌脑转移患者,证明“ECOG评分”和生存率具有明显相关性。还有的临床研究认为:“KPS评分”和“脑转移灶数量”和生存率具有明显相关性。另一项研究证实了“非透明细胞癌病理类型”、“MSKCC轻危”、“单个脑转移病灶”和更长的生存期相关,是预后良好的指标。因此,不良因素包括:初始诊断器官转移到发现脑转移、肾透明细胞癌、脑转移病灶数量、其他地方出现转移灶、无病间歇期。预后良好因素包括:非透明细胞癌、MSKCC轻危、单个脑转移病灶

备注:

1、ECOG评分标准,是从患者的体力来了解其一般健康状况和对治疗耐受能力的指标。ECOG评分 0分正常,1分可以轻度劳动,2分生活自理,3分症状严重,4分卧床不起,5分死亡。该评分分值越低越好。大于2分被认为生活无法自理,是预后不良的表现之一。

 

ECOG.jpg


2、KPS评分,是Karnofsky(卡氏,KPS,百分法)功能状态评分标准。得分越高,健康状况越好,越能忍受治疗给身体带来的副作用,因而也就有可能接受彻底的治疗。一般认为80分以上为非依赖级(independent),即生活自理级。50~70分为半依赖级(semi-independent),即生活半自理。50分一下为依赖级(dependent),即生活需要别人帮助。大于80分者术后状态较好,存活期较长。

 

KPS.jpg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翟炜
翟炜 主治医师
仁济医院 泌尿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