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从目前抑郁症诊治的难度看预防和自疗的意义

王景辉 主治医师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精神心理科
2013-09-20 1026人已读
王景辉 主治医师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节选自《抑郁症的预防与自疗》

      抑郁症是人类医学发展进程中对精神障碍疾病细分的一个分类病症,将抑郁症分列出来,会有利于对该病的研究、治疗和预防。反过来看,并不是医学界将这种疾病定名为抑郁症后,才出现抑郁症的,抑郁症在人类起始起就与人类相伴,抑郁症并不是人类的专利,一些有思维和情感的动物也会出现抑郁,甚至患上抑郁症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精神心理科王景辉
      抑郁症是精神科一种常见的疾病,对个人、家庭和社会带来不同程度的危害,这就应当引起包括医学界在内的社会各界以及所有家庭和每个人的重视,并把抑郁症的常识普及、诊疗、配合治疗和预防工作进一步搞好。
       就现实情况而言,抑郁症诊治和预防工作的难点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普遍存在的对抑郁症的不正确认识,另一个是医疗力量不能适应现实需求。下面对抑郁症的一些不正确认识略作简要的归纳:
       1、抑郁症的表现被误认为是思想和情绪问题
       抑郁症的表现形式为情绪、思维和行为等诸方面的改变,其实,诸方面的改变与我们大脑的生理功能有密切关系。这好比糖尿病,糖尿病表现为多饮多食,但并非是“馋嘴病”,而是体内的胰岛素缺乏所致。抑郁症的发生与我们大脑中的一种名为5-羟色胺的神经递质缺乏有关。患抑郁症时患者会情绪低落,对以前喜欢的事情和活动失去兴趣,没有愉快感,精力不足,易疲劳,工作效率下降,睡眠质量下降甚至早醒和彻夜不眠,食欲、性欲和体重下降,有便秘、焦虑、害怕感觉,反应迟钝,甚至产生厌世的意念和行为。这些抑郁症状持续一定时间,达到一定的严重程度,就是抑郁症,并属于单相抑郁。若既有抑郁发作,又有躁狂发作(讲话声音洪亮、语速特别快、滔滔不绝难于打断;思维反应敏捷,常随境转移、出口成章或音联意联;自我感觉良好,夸大自负,盛气凌人,爱管闲事;精力充沛,睡眠需要减少,忙忙碌碌又虎头蛇尾,花钱如流水;脾气大,易激怒;爱打扮,食欲和性欲亢进等),则称为双相情感性障碍。双相情感性障碍可以先有抑郁发作,后有躁狂发作;也可先有躁狂发作,后有抑郁发作。不管两者怎么变化,都属于心境(情感性)障碍的范畴,只不过治疗用药有所不同。

         20世纪90年代初,笔者所在单位来了一位分配下来的大专生,因为他学的是通信线路工作,所以,先安排在线路部门实践和工作。他对此的表现是情绪低落、低头少语,表情古板,头发散乱,衣冠不整,有时会一整天呆在单身宿舍里。当时他提出不想做线路,要做通信机房的机务员,由于要求不合理,单位领导没有同意。领导和员工对这位新进来的同事不熟悉,将他上述的表现误以为是思想不通,在闹情绪,或认为此人脾气古怪,不合群,很少有人想到他患上了抑郁症久而久之,病情由抑郁转变为躁狂,他用玻璃杯击碎领导的写字台玻璃,事隔不久又用铁锤把领导办公室包有铁皮的砸出一个凹坑。领导找他谈话时,他气足语快,情绪激动,思维反应敏捷,自我感觉良好,夸大自负。他自称要到程控机房工又作,可以发明“机房无人值守”,提出前段时间耽误了他的发明,要单位赔他几十万元的个
人损失。单位因为他违反劳动纪律和破坏单位分时,在宣布的当晚,他燃放鞭炮以示“庆贺”。后来直至发生“脚踢主要领导”,才在会议上被认为:“此人可能有精神病。”最后在有关医院配合下,强制住院治疗。
       当时,这位员工本人同样没有意识到自己患有抑郁症、躁狂症,仅仅认为单位对他不公,没有发挥他的才能,致使自己的生活、工作、理想、健康和恋爱变得“一团糟”,并难以摆脱。
       如果社会中每个成年人对抑郁症的常识有一定的了解,那么,患者本人就会主动求医,家人、周围朋友和同事在关心(进行适当的心理疏导)和关注患者的同时,还会设法使患者得到及时的诊治。若能普遍做到这一点,抑郁症给人们带来的损失肯定会减少。

       2、怕被扣上“精神病”帽子
       人是吃五谷杂粮的凡人,并非仙人,人难免会生病,所谓生病,当然包括躯体疾病和心理疾病(即心境障碍或称情感性障碍)两个方面。几乎人人都有心情抑郁的经历,当多方面因素具备且相遇时,抑郁症可能会发生。因此,谁也不能保证:“我能拒抑郁症于门外”。这就好比谁也也不能保证不能
保证自己不会生病一样。人来到世界上是幸运的和不易的,一生中对待任何疾病都要有“既来之,则安之”的正确态度。对抑郁症患者来说同样如此,如果自知患上了抑郁症,或被诊断为抑郁症都应泰然以对,抑郁症不是绝症,它即使“附上你身”,只要治疗得当,又会“离你而去”。注意今后的预防倒是非常必要的。如果抑郁症患者不正视病情,不自我调整心态、改善睡眠,甚至在病情较重时还不肯去医院诊治,那倒是有“临崖之险”的,所以千万不要因为怕被人知道,怕被扣上“精神病”帽子而失去治疗的最佳时机,使病情加重,甚至发生轻生。从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来看,加强对抑郁症常识的普及,有利于社会上一部分人改变对此疾病原来的看法,变得理解、宽容和关爱。从根本上缓解患者本已很痛苦,又要像罪人羞于“曝光”的尴尬和窘迫。
      上例讲到,领导考虑送该青年员工住院治疗前,征求患者家长的意见,希望家长配合。家长在口头上并不认为儿子存在精神障碍,一味抱怨是单位的原因造成了他目前不正常的表现,所以,不同意送儿子去住院治疗。可以猜测,这位家长即使心里觉得儿子应该上医院诊治,但也不会同意在毫无保密的情形下,去精神科治疗和住院,因为被扣上“精神病”帽子的话,儿子的前途就毁掉了。在现实社会
中,家长这一点的顾忌是可以理解的,单位领导能采用更稳妥的方式,情况就会更好一些。该员工出院后,重新投入工作,也曾多次向领导提出调整工作的要求,然而抑郁和躁狂的症状已不见踪影。
       目前,许多人存在的一个想法:“抑郁症会变成精神分裂症”,其实是一个误解。根据目前研究结果,可以肯定抑郁症不会变成精神分裂症。因为抑郁症与精神分裂症是同属精神科的两个不同的疾病。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制主要与脑内一种称为多巴胺的神经递质功能不良有关。而抑郁症则与脑内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两种神经递质的功能不良有关。为什么有的患者一会儿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一会儿又被诊断为抑郁症呢?这是因为就医过程也是医生不断认识疾病、不断提高认识的实践过程。发现准确
的症状,取决于病史的采集和患者的合作程度,取决于医生对这些症状的熟悉程度,取决于医生的临床技能交谈技巧。再则,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患者症状的暴露,随着医生的认识提高,诊断的准确性也就日益提高。总而言之,抑郁症与精神分裂症是两个不同的疾病,而且抑郁症不会变为精神分裂症。抑郁症患者不必担心,社会中的人们都应该对此有正确的认识,以减轻抑郁症患者的舆论压力。

      还需看到:在接受心理咨询的人群中,心理完全正常的人和精神疾病中后期的人所占的比例都不大。在心理咨询中,大量遇到的是让人最不喜欢碰到的第三状态人群。所谓的第三状态,是指既非病态又非正常状态。他们需要接受咨询,需要认清自己的心理现实。国外统计发现,《诊断统计手册》第三版中的病前症状在大学生中所占比例高达15%-50%,可见第三状态的队伍是何等庞大。上述情况,既表明目前心理科和心理咨询业在工作量上面临的压力,又说明在现实生活中心理处于亚健康和病态的人为数并不少,因此,不必在面子上有什么顾虑,以免耽误自己的病情。

         抑郁症诊治和预防的第二个难点是相关医疗力量不足。就从笔者所在的浙江省海盐县来说吧,海盐县处在“杭嘉湖三角洲”,经济较为发达,连年被评为“全国百强县”,全县有40万人, 最大的医院是海盐县人民医院,另有一个中医院,虽然各乡镇有卫生院,但一般都到县城就诊。县人民医院没有心理科,使包括抑郁症在内的心理疾病和其他精神疾病在县内无处诊治,有的患者只得挂内科,请医生开些安眠药救救急。有的患者只能到县外就医(上述青年员工就是外请精神科医生来会诊,再强行送到县外的医院住院治疗的)。这样既费钱又费时间 。海盐县心理科的现实医疗条件与实际需求极不相称(假设海盐县40万人之中千分之五的人需要就诊心理科,那就有2000人发生就诊的困难),不利于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的治疗。
        再拿上海这个大城市来说,设有心理门诊的医院屈指可数,不能满足本地和外地患者的就诊。由于心理科太少,需要对前来就诊的人数有所控制,或有意或无意地采用了“挂号高收费”的对策,挂心理专家门 诊有收100元挂号费的,挂普通心理门诊有收30元挂号费的。心理科太少,除了使部分患者不能及时就诊外,还由于就诊人数的饱和会影响诊断和治疗的质量,这对有幸就诊的求诊者来说也是一种缺憾。由此看出:目前,普遍存在心理医生数量短缺的问题。
        鉴于上述两个难点不可能较快消除的实际,这就需要普及抑郁症的常识: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疾病,有较明显的症状就要及时诊治;到医院诊治就应该与医生配合好;去医院诊治有困难,症状又较轻的人,可以从多方面进行自我治疗;大多数人都需要积极预防。因此,抑郁症的预防和自疗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王景辉 主治医师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精神心理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从目前抑郁症诊治的... 的相关咨询
从目前抑郁症诊治的... 的相关疾病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