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景辉 三甲
王景辉 主治医师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精神心理科

跨越无性婚姻的危机 健康问题关注微信403637890

认识刘女士的人都说,她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妻子。结婚前,外表靓丽的刘女士不乏男士的追求,但最终她选择了自己的一位大学同学—— 举止优雅,沉着稳重的张先生。

有情人终成眷属,亲朋好友纷纷来祝贺。然而,就在夫妻俩准备享受洞房之夜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这种事既不能和父母说,怕他们担心,也不能和好朋友说,怕人家笑话。可这样的日子真的不好受!”看得出来,坐在诊室里的刘女士有些忐忑,她不时地朝窗户外面看,生怕有人听见自己的秘密。她压低声音说道:“我是在结婚的当天晚上发现的。在这方面我挺保守的,总希望最浪漫的时刻留在洞房之夜。其实,我们在大学二年级就开始恋爱了,有时也做过一些很亲密的行为。当时我记得他很……怎么讲呢,很冲动,但到最后都能控制住。我认为他是因为爱我才一直等我到结婚的,心里挺感激他的。”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精神心理科王景辉

由于传统文化的影响,人们长期以来对性都有一种歧视的态度,认为和性有关的一切都不好,相反,在两性关系中表现得很正经的男人会被认为道德好,值得信任。恋爱中的刘女士将男友的举动解读为对方的爱,没想到新婚当天就出了问题。

“新婚之夜,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勃起,最后一再努力才完成,但只有一瞬间。我当时挺失落的,觉得他为准备婚礼太忙太累了,安慰他半天。可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他一直不行,这才去了医院,检查结果为单侧睾丸异常,而且精子活性不足。医生告诉我,我当不上妈妈了……”话到此刻,刘女士眼里满是泪水。“其实,我不太喜欢性生活,我想只要丈夫一直爱我就很满足了。没有孩子,就做丁克家庭好了。”

事实上,没有性的婚姻是很难维系的。性欲是人的一种本能欲求,迟早要爆发出来。刘女士这么年轻,无性婚姻将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否则她就不会来到咨询门诊了。

果然,她话锋一转:“我以为自己在性上永远可以清心寡欲,但我错了。说实在的,在其他方面,丈夫一直很宠着我,他人高马大的,挣钱又多,又是公司的中层干部,是许多人夸赞的好老公。可我却发现自己慢慢变了,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身边熟睡的丈夫,身体里总有一种冲动。我发现,没有性的日子是很痛苦的。当然,丈夫也在悄悄地治病,什么样的医院都看过,但就是没用。一开始我还鼓励他,安慰他,可慢慢的我开始计较起来了。”

我告诉她,“这可以理解。对于丈夫的困境,妻子进行鼓励与安慰是一种责任,但却代替不了生理需要。实质问题不解决,鼓励很容易转变成埋怨。你丈夫对他的这种缺陷有什么看法呢?”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其实,他比我更痛苦。他爱我,却又给不了我性上的满足,这是男人最自卑的事情。在外人眼里我们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背后的痛苦。一次争吵后,丈夫半天没说话,最后他竟然给了我一个建议,他说他不想失去这个家,让我去和别人试一试,但不要让他知道,更不能与别人产生感情。我当时都蒙了,他怎么可能有这样荒唐的想法!”刘女士激动地说。

我解释道,“在他看来,不能进行性生活是他的责任,他无法承担尽丈夫的义务,内心愧疚。除了这个建议,他似乎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我认为这是他不得已的选择,是在剧烈的思想斗争后,战胜对妻子的专有欲和嫉妒心后决定的。他这样做,一是为了恕罪,二是为了保住婚姻。你是怎么看待丈夫的这句话的?”

她面带难色,考虑了很久,说道:“虽然我感觉他有些言不由衷,但他的话就像是魔鬼,一直在诱惑着我,我的内心也许是太渴望有性爱的真实体验了。但是,我又怎么能背叛他?他毕竟是我的丈夫啊!”

我能够理解她的想法。背叛丈夫对所有受传统教育长大的人来说,都可谓是个灵与肉的搏斗过程。通常,人们会用传统的道德话语来压抑欲求,但是欲求往往会最终战胜道德。从刘女士痛苦的表情中,我看到了她的力不从心。

“现在我一见到他就无话可说,两个人在一起只剩下吵架。这段感情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我准备跟他离婚,这是我从没有过的想法,但我的心里很乱,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用。”说完,刘女士看着我,仿佛在等待答案。

看得出来,刘女士和她的丈夫双方是相爱的,但仅仅有爱情是不够的。婚姻需要多重元素。婚姻是情感的维系体,经济的互助体,抚养下一代的同盟体,性生活的固定配对等等。他们现在的婚姻中明显缺少一些东西,这肯定是不行的。

没有性的爱,不是真正的夫妻之爱,婚姻之爱。

我给了她两个方向的建议。如果继续维持婚姻关系,就要在生活中增加其他内容,不仅包括情感上的交流,还有性欲望产生时的排解。性爱的方式可以是丰富多彩的,并不只限于简单的一种,只要双方可以接受,同时又无损于健康,那么任何方式都是可取的。这是本着弥补夫妻关系,两个人共同找到情欲排解方式的角度出发的。另一方面,如果刘女士选择离婚,也要本着对双方负责的态度,说出自己的想法,争取丈夫的理解。毕竟,他们之间还是有很深的感情。

刘女士的事例在现代人的生活中并不罕见。香港《文汇报》曾刊文称,无性婚姻家庭的数量虽然尚无准确的统计数字,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数字绝对不比离异家庭的数目差多少。无性婚姻在城市中尤为多见,从年龄角度统计,又以中年人为主。

对于生活在无性婚姻中的夫妻来说,尽管性关系出现了种种障碍,性爱受挫,但双方都不要回避这个问题。本着善待对方,善待自己的原则去创造幸福,不论最后作出什么样的选择,决定权始终在夫妇双方手中。

 

 

来源: 方刚 原载于《心理与健康》2008年第4期

王景辉
王景辉 主治医师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精神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