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蒋科卫 三甲
蒋科卫 副主任医师
望京医院 骨关节科

男性骨质疏松

 

一般来讲,男性骨质疏松很少见。所以一般男性的骨质疏松我都会考虑是否是其他疾病导致的继发骨质疏松。但是这里国外的学者提供了原发性男性骨质疏松的诊断标准。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科蒋科卫

目前临床上常用诊断骨质疏松标准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WHO发布的男性骨质疏松诊断标准,其以年轻白种女性的股骨颈骨密度作为参考值,将T<-2.5< font="">作为诊断骨质疏松的一个阈值。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美国国家骨质疏松协会(NOF)将年轻白种男性的股骨颈,髋关节,腰椎等骨密度作为男性骨质疏松诊断参考值,同样将T<-2.5< font="">作为诊断阈值。

上述两种计算骨质疏松的方法主要差别参考标准不同,使用NOF的诊断标准会导致男性诊断骨质疏松的比例急剧增加。

两种诊断标准目前在临床中均有应用,但是哪种可作为诊断的金标准目前仍无统一意见。使用不同的诊断标准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改变需要行抗骨质疏松治疗的男性患者比例。为明确两种诊断标准对临床的指导意义,美国的学者进行了相关研究,结论发表于BMJ杂志上。

研究者对5880例未行治疗的社区老年(>65岁)男性进行长达了十年随访观察,并依据WHO,NOF,基于NOF标准的FRAX评分等标准计算纳入骨质疏松诊断的男性患者比例,同时比较随访10年后对应标准内观察到的骨质疏松骨折发生率和预期的骨质疏松骨折发生率,以确定两种诊断标准的有效性。

研究结果提示,单独使用WHO诊断标准,约130例(2.2%)患者诊断为骨质疏松;而若使用NOF诊断标准,则有552例(9.4%)患者诊断为骨质疏松;使用基于NOF标准的FRAX评分,有936例(15.9%)患者诊断为无骨质疏松但存在高危骨折风险;上述所有患者(25.3%)在临床指南中均建议行抗骨质疏松治疗。

而10年随访后,不同诊断标准(WHO,NOF,基于NOF标准的FRAX评分无骨质疏松的高危患者,基于NOF标准的FRAX评分无骨质疏松的低危患者)观察到髋部骨折发生率分别为20.6%,6.8%,6.4%,1.5%;观测到其他骨质疏松骨折的发生率变化趋势和上述基本类似。

其中WHO诊断标准观察到的髋部骨折(20.6%)和骨质疏松骨折(30.0%)发生率均显著高于临床FRAX评分预测的发生率(分别为9.5%及17.4%);而NOF诊断标准,基于NOF标准的FRAX评分无骨质疏松的高危及低危患者观察到的骨质疏松骨折发生率和预测的骨质疏松骨折发生率基本接近。

研究者在讨论中分析,本研究的结果提示,使用不同的骨质疏松诊断标准对需要药物预防的患者比例有显著影响。使用WHO标准,有2.2%的男性患者符合骨质疏松诊断,同时10年后观察到患者出现骨质疏松骨折的比例较预测值显著增高,提示对这类患者,进行标准的抗骨质疏松治疗可以让患者获益。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蒋科卫
蒋科卫 副主任医师
望京医院 骨关节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