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脑胶质瘤与认知功能

江涛 主任医师 北京天坛医院 神经外科
2009-06-18 7405人已读
江涛 主任医师
北京天坛医院

认知心理学是二十世纪50年代中期在西方兴起的一种心理学思潮,二十世纪70年代后期美国心理学家George Miller创立“认知神经科学”,并开始成为西方心理学的一个主要研究方向。它研究人的高级心理过程,主要是认知过程,如注意、知觉、表象、记忆、思维和语言等。21世纪将成为“脑的世纪”,探讨认知与脑的关系(心-脑关系)已成为科学的热点,各种脑成像技术的发展为研究脑认知提供有力手段。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江涛

脑恶性胶质瘤行扩大切除,可以延长患者的存活期,在神经肿瘤学家已经达成共识,然而术后在提高患者生存率的同时,如何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是评价脑胶质瘤治疗成功的关键因素。目前我们神经外科医生,对大脑的认识还很有限,大多局限于解剖认识范围内。20世纪初德国神经解剖学家Korbinian Brodmann应用组织染色描述了52个不同脑区特点,即为经典的Brodmann分区(见下图),随后,很多解剖学家投入此项工作,并予精确细化,支持不同脑区代表不同功能的定位观点,在现代神经科学上称为局部定位主义。Brodmann脑52分区法,还是目前我们临床工作中主要参照的脑功能分区法,指导我们临床工作。

 

Brodmann脑52分区法示意图

在临床工作中,Brodmann脑52分区法解剖位置直观,比如我们很好找到运动区、感觉区,语言区等,但是,对于人类的思维、记忆等“高级皮层功能”目前还很难进行定位。神经科学家Hughlings指出,当某个部位的损伤可能产生特定症状时,并不是意味着这个损伤部位只具有那一种功能,一种损伤可能也会影响脑的其它结构,因为受损的部位可能有与其它脑区相连的神经元。Hughlings这一观点在现代神经科学上称为整体论。

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Stephen对局部定位主义与整体论者之间的争论做了全面的总结:“早期定位主义这的错误在于试图将行为和知觉定位在大脑皮层的单一部分。任何特定的行为和知觉都是有多个脑区支持的,定位在大脑的多个部分。因此,解决这场争论的关键是认识到诸如知觉、记忆、推理、运动等复杂功能都是由在脑的某一区域执行的许多潜在过程实现的。实际上,脑的各种功能都可以通过许多不同的途径实现,每种途径涉及不同过程的组合。因此,任何一个复杂的功能都不是由某个单一脑区实现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整体论者是正确的。支持整体论者指出各种脑功能不是定位在单一脑区上的。但是,实现这些功能的简单过程却是定位在特定脑区上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定位主义者是正确的”。

1990年,美国国会通过议案,并由美国总统签署“脑的十年”,脑科学研究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从21世纪开始,美国又发起“行为的十年”,其宗旨:多学科共同努力,促进行为和社会科学的研究。脑与认知科学已经列入我国中长期发展规划中。认知神经科学是在传统的心理学、生物学、信息科学、计算科学、生物医学工程,以及物理学、数学、哲学等学科交叉的层面上发展起来的一门新兴学科,旨在阐明自我意识、思维想象和语言等人类高级活动的神经机制。

我们认为神经外科医生应该更深入地认识大脑半球功能,需要神经外科医生在目前脑认知科学研究基础上,正确处理脑肿瘤切除与保护脑认知功能的关系,在延长患者生存时间同时,提高患者生存质量。

胶质瘤的预后生存质量评价很困难,特别是针对某一个个体很难说明患者的术后生存质量的高与低。医生与患者及患者家属对预后生存质量的关心点可能不一样。但是,神经外科医生不能仅仅追求肢体是否瘫痪、能否说话等这些简单的人类基本活动。人毕竟是具有高级精神活动的动物,所以,我们认为医患双方公认的影响评价预后标准的因素应该为:(1) 治疗前后患者的体格状态比较;(2)情感的变化与性生活;(3)家庭、社会伦理及行为;(4)职业变化与学习、计划能力。对儿童患者还有该进行精神与心理评价,观察治疗对智力与心理、日常行为的影响。

为了更好地开展脑肿瘤外科工作,需要我们神经外科医生加深对认知神经科学的认识,同时需要我们积极主动地与心理学、生物学、信息科学、计算科学、生物医学工程、哲学等学科的科学家展开合作,开展脑认知科学的研究,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江涛 主任医师

北京天坛医院 神经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脑胶质瘤与认知功能... 的相关咨询
脑胶质瘤与认知功能... 的相关疾病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