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江一舟 三甲
江一舟 副主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乳腺外科

乳腺癌是“慢性病”,可控可治是关键

乳腺癌已成为中国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根据最新的国家癌症数据统计,全国2014年乳腺癌新发病例数约近28万,占女性所有恶性肿瘤发病率的16.51%,位居榜首。值得关注的是,城市地区女性乳腺癌新发病例约18.46万,发病率明显高于农村地区。2014年我国女性乳腺癌死亡病例占女性全部恶性肿瘤死亡率7.82%,位居女性恶性肿瘤瘤死亡的第5位。根据2018年《柳叶刀》杂志针对2000-2014年的全球癌症生存率变化趋势监测研究报告显示,我国乳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由2000-2004 年的75.9%上升至2010-2014年的83.2%,接近发达国家的治疗水平。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江一舟

上海市疾控中心公布的上海女性乳腺癌流行趋势分析显示近10年来上海25-49岁组的年轻乳腺癌发病率未出现明显增长,50-79岁组女性的乳腺癌发病率则明显增长。虽然我国乳腺癌发病一直呈现双高峰(45-55岁为第一高峰,>65岁为第二高峰),但是乳腺癌并没有呈现年轻化的趋势,中老年女性依然是乳腺癌的高危人群。

乳腺癌的生存预后和早期发现密切相关。以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的统计资料显示,对于早期乳腺癌患者,治疗后的5年生存率超过90%;而诊断时为晚期的患者,其5年生存率只有30%。伴随着乳腺癌高发的现象,乳腺癌治疗在关注疗效的同时,也更加重视疾病对于患者身心健康的影响。在临床实践中,我们乳腺外科医生通常会对一部分符合临床指证、年轻的早期乳腺癌患者,施行“保乳手术联合放疗”的治疗方式,不但能够达到和乳腺切除手术同样的预后效果,而且在极大程度上避免了乳腺切除对患者造成的心理影响。随着乳腺外科技术的发展,对于一些不适合保留乳房的患者,在乳腺切除后给予乳房重建手术也使得这部分患者重拾信心。保留皮肤的全乳切除术、保留乳头乳晕复合体的全乳切除术等技术革新,使得乳腺重建技术不断发展。

虽然乳腺癌已成为全国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但是其死亡率仅排在第五位,因此,乳腺癌的可控可治是关键,我们现在更愿意称乳腺癌为“慢性病”。相较于肝癌等其他癌种,乳腺癌并不算凶险,并且治疗手段更为多样,故对于晚期无法治愈的患者也能够逐步实现“带瘤生存”,真正的将乳腺癌这一“红颜杀手”当做一种慢性病来管理和治疗。晚期乳腺癌患者在“带瘤生存”的同时,应当强化全程管理模式,长期维持有效的治疗方式,在疾病进展后及时变更更为有效的治疗方式,让患者获取最佳疗效。随着乳腺癌治疗手段的多样化,我们对这种疾病的控制也越来越有信心。从早年单纯的手术治疗方式,到化疗药物的运用,以及后来内分泌治疗、靶向治疗药物的出现,大大提高了患者的生存率。另外,近年来“个体化治疗”、“精准医疗”等概念的提出,也为乳腺癌患者的预后改善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既然乳腺癌是“慢性病”,那么手术之后的综合治疗更为重要,而乳腺癌术后的病理指标关乎患者的治疗方案。手术后病理指标的HER2阳性不但意味着5年内的复发风险更高,也是生物靶向治疗决策的依据。内分泌治疗的决策主要依赖于雌激素受体(ER)的检测。由于每种治疗手段都有相应依据和最佳方案,按照医生指示,积极配合治疗便是最佳的自我管理。另外,对于乳腺癌患者的术后随访,我们建议术后2年内每3月进行,3-5年期间每半年检查,5年以后可以考虑每年复查,随访期间如有不适则应及时就诊。

在癌症治疗后的5年内是复发的高危时段,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常常用5年生存率来衡量某一癌症的治疗效果;但是乳腺癌患者有所不同,部分乳腺癌患者虽然在手术治疗后的5年内随访并无异常发现,但却在随后几年中经历复发。究其原因,乳腺癌分子分型中的腔面型乳腺癌(Luminal型)具有这样的生物学特点。因此,对于这部分患者所进行的内分泌治疗,现有的临床试验证据支持从5年的治疗时长延长到10年。值得关注的是,绝大多数乳腺癌都属于Luminal型,这类患者对内分泌治疗敏感,但是由于治疗时限长,部分患者的依从性不佳,为长期疗效带来了潜在的风险。因此,对这类患者普及全程管理的概念,才能确保长期治疗的效果。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江一舟
江一舟 副主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乳腺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