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刘敬华 三甲
刘敬华 副主任医师
临沂市人民医院 肝胆外科

保胆取石手术的利弊之争(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 )

保胆取石手术的利弊之争----我的一点看法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汤地临沂市人民医院肝胆外科刘敬华

当代"保胆取石"术的前身是开腹的胆囊切开取石术,是一个历史相当悠久的手术,早在1882年langenbuch这位德国著名的外科医生完成首例胆囊切除术之前,已经作为胆囊结石的一种手术术式被外科界运用,但该术式之后出现80%的结石“高复发率”,使其在langenbuch发明胆囊切除术普及之后逐渐淘汰,开腹的保胆取石后来一般仅仅用于急症的化脓性胆囊炎,胆囊造瘘术中,择期还是需要胆囊切除。

近年来,由于微创手段的普及,特别是腹腔镜和胆道镜在胆道外科手术中进行了广泛运用。国外的几位学者1992年首先报道了34例胆道镜和腹腔镜联合运用下的胆囊切开取石术1(腹腔镜胆囊切开取石术,英文名为Laparoscopiccholecystotomy(LCT),同后来国内宣传的“微创保胆取石术”内涵一致),并且认为该术式“isaone-sessionproceduresuitableforremovalofsymptomaticstonesinwellfunctioninggallbladderswithnorestrictionsconcerningthecomposition,numberorsizeofthestones.”即“合适于胆囊功能良好的症状性胆囊结石的一期手术方式,不论结石的部位,数量和大小“。2002年,国内的一篇标志性的文献出版,这篇目前在保胆取石领域被应用次数最多的文献的作者是国内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的张宝善教授,在其为中国内镜杂志的第八卷,第七期的专家讲座里,提及了北京等多家医院进行的895例内镜做创保胆取石术的结果,并认为术后结石1-6年的复发率为为2.7%~4.1%,在文中还系统性的论述了当代保胆取石的理论和技术基础2。随后,国内的保胆取石手术由于迎合了患者“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强烈的保留身体器官的心理需求,在国内部分临床专家的积极倡导下,呈现出蓬勃兴起之势,受到了患者的热捧,甚至患者的保胆热情超过了专家。但是由于该类手术仍然存在一定的结石复发率,《中华外科杂志》1999年报道的累积十年复发率为10%左右3,国际上肝胆领域的权威杂志《Hepatology》1997年的一篇文献报道中随访了50例保胆取石病人,1-5年内总体的复发率为20%左右4。相对于胆囊切除术而言,保胆取石的确也相对的扩大了胆道手术的适应症,原因在于胆囊结石人群中大约20-40%属于静止型胆囊结石,可能终生无症状,也不发生与胆囊结石相关的并发症,无需特殊治疗,定期随访即可,保胆取石术往往也将这类病人纳入了手术治疗的指征。社会上也有些患者不顾临床指针强烈要求医师进行保胆手术。因此保胆取石术目前争议仍然较大,在肝胆界尚未达成共识。现状是尽管有此类需求的患者反复在各大医院肝胆外科门诊求医问诊,国内目前的现状是多数的大型三甲医院的肝胆外科专家仍然对此类手术采取相对保守的态度,中华外科杂志、中华消化外科杂志,中华肝胆外科杂志等国内肝胆外科领域内的权威杂志近年来鲜有报道;而国外近年来亦较少见保胆取石手术的报道。但是国外对于儿童的胆囊结石的保胆治疗是个例外,儿童期的胆囊结石被认为与成年人的胆囊结石病情不完全相同,国外对于儿童的保胆取石术报道虽然总体而言虽然病例数仍然较少,但多认为保胆取石术后复发率较低且治疗效果良好5-7。总而言之,可以说相对于全球每年进行的数量多如浩渺的胆囊切除术而言,保胆取石仍然是小范围内开展的一种小众术式,腹腔镜胆囊切除术仍然是治疗症状性胆囊结石的公认的“金标准”。

从技术难度而言,保胆取石手术由于不必解剖胆囊三角,无需离断胆囊管和胆囊动脉,在有硬件条件和相应技术医院开展都没有问题,手术难度和风险总体而言小于胆囊切除术,是否开展的关键还是在于医生对于该手术的认可程度。

目前学术界争论焦点在于:

1.结石术后复发问题:一般来讲,胆囊结石形成原因是多方面的,很大程度与胆囊慢性炎症,胆囊收缩功能降低、胆汁代谢及患者年龄及激素水平变化,患者的饮食生活方式等多因素有关,单纯取出胆囊结石,如果不能消除上述胆囊或者机体本身的致病因素,结石复发可能仍然较大。目前认为对于胆囊单纯性胆固醇结石,术后口服熊去氧胆酸可以降低结石复发的风险4

2.保留胆囊与切除胆囊的矛盾:目前保胆宣传多在强调保留胆囊的重要性,切除胆囊的危害,但是要认识到有些胆囊是必须切除的。诚然,切除一个健康有功能的器官是外科医生需要努力避免的,但是,保留一个有器质性病变,例如有不可逆的慢性炎症以及存在癌前病变等情况的器官,同样也是外科医生需要努力避免的。

对于上述利弊之争,目前由于保胆取石文献多为回顾性病例分析,描述性研究,专题讲座,经验交流等,仍然缺乏高质量随访率较高的中长期随访报告,亦未见国内外多中心前瞻性临床随机对照研究等关键数据。所以目前很难就上述问题做一个比较令人信服的回答。

那么,对于目前的状况,胆道外科医生是否应该进行保胆手术?我认为策略应该是在患者的个体化的评估的基础上,抱着严谨科学的态度和开放的思维,把握好适应症,逐渐积累更多的经验。我们也期待学术界能早日统一保胆取石的适应症、手术方式、随访标准和统计标准,努力实现10余年以上甚至终身的长期随访,做出一个有说服力的高质量的RCT研究。而患者应该在进行完一系列的胆囊功能与型态的评估后再决定是否保胆。目前,对于儿童和年轻人,合适保胆手术指针的话,我个人倾向于保胆手术也未尝不可,而对于中老年人,我个人仍然倾向于切除胆囊会保险些。

以下罗列的一些适应症和禁忌症,目前均还没有定论,均是个人看法,仅供参考。保胆取石术尚无公认的适应症,也尚列入胆囊结石治疗的诊疗指南和常规。(一)适应症:1.年龄较轻,没有症状的静止型胆囊结石。2.胆囊具备有良好的收缩功能:脂餐后B超提示:胆囊收缩达30%以上。3.一般而言胆囊不能过大或过小,胆囊中间没有分隔。4.B超下:胆囊胆汁内透声良好、胆囊粘膜光滑、胆囊壁在3mm以内,结石为单个或多个(泥沙样结石除外),形态规整,结石未嵌顿。(二)禁忌症:1、胆囊萎缩、胆囊壁增厚,胆囊腔消失,合并胆总管结石者。2、胆囊管内结石嵌顿无法取出。3、术中证实胆囊无新鲜胆汁流入,胆囊管梗阻者。4、Mirizz综合症。5、证实胆囊已完全丧失功能,瓷化胆囊或者胆囊结石合并单发的腺瘤状胆囊息肉合并腺肌增生。6、发病时年龄较大。最后,还是强调,胆结石是否保胆,不是治疗的目的,治疗的目的应该是彻底治愈疾病,如果碰到“鱼与熊掌”难以兼得的问题,显然应该“弃鱼而取熊掌”,避免因小失大,避免反复手术。

参考文献

1.FrimbergerE,ZillingerC,ClassenM.Evaluationoflaparoscopiccholecystotomyinthetreatmentofgallbladderstones.Endoscopy.1992;24(8):717-720.

2.张宝善.内镜微创保胆取石术治疗胆囊结石.中国内镜杂志.2002;8(7):1-4.

3.刘京山,李晋忠,赵期康.纤维胆道镜下胆囊切开取石保胆治疗胆囊结石612例随访结果分析.中华外科杂志.2009;47(4):279-281.

4.JungstD,delPozoR,DoluMH,SchneeweissSG,FrimbergerE.Rapidformationofcholesterolcrystalsingallbladderbileisassociatedwithstonerecurrenceafterlaparoscopiccholecystotomy.Hepatology.1997;25(3):509-513.

5.RoquesSerradillaJL,GutierrezCantoMA,ZambudioCarmonaCA,TrujilloAscanioA,ArandaGarciaMJ.[Surgicaltreatmentofcholelithiasisinchildren.Roleofcholecystotomy].Tratamientoquirurgicodelacolelitiasisenelnino.Elpapeldelacolecistotomia.CirPediatr.2003;16(4):186-188.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刘敬华
刘敬华 副主任医师
临沂市人民医院 肝胆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