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捐献的“利我性”

季万胜 副主任医师 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 消化内科
2009-06-16 771人已读
季万胜 副主任医师
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

在美国游学的日子里,有感于如下事实:美国的超级富豪都把捐献作为自己财富的一种重要处理方式,如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名校来源于捐献,不仅如此,支撑这些学校发展的资源也部分来源于捐献;我们耳熟能详的福利捐献,著名的Vonderbuilt家族把罗得岛的豪宅捐赠给政府,成为一个重要的景点,我到这里,耳麦里的简介将该家族的奋斗史娓娓道来,富可敌国的财富远没有后来的捐献之举震撼心灵。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消化内科季万胜

我们从小被如此教育,资本家的本质是贪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其赤裸裸的利己哲学。然而,纯粹的政治忽略了人性是人最本质的特性!对人性的阐释超越了政治和哲学流派。“性善论”和“性恶论”的争辩到现在也没有结束的迹象。人的行为表现的人性介乎纯粹的“善”与“恶”之间,就个体而言,没有绝对的“善”与“恶”。高尚如孔子之德行言知亦有瑕疵,卑劣如董卓王莽亦有良善之心。

我也想探讨人性的驱动力问题。显然人性在相当大程度上支配着我们的行为,或者说人性是行为的内在驱动力之一。哲学上习惯划分为“利我性”和“利他性”,习惯于批判前者,褒扬后者,习惯于将二者隔离开来,这种倾向也明显体现在诸多宗教的信条里。

“利我性”和“利他性”并不完全排斥,二者是统一的。从更深层次考虑,一个“利我”的行为必定是“利他”的,我们的人性正是这样被赋予的,反之亦然。个体潜意识的“善恶”离不开伦理道德这些传统和社会意识,从这个角度讲,个体的善恶和社会大众的善恶有着统一性,当然这种统一性并不排斥由于个体先天后天环境差异而造成的特殊性,然正是所有个体的特殊性构成了人性的社会性。个体的特殊性也深受社会性的影响,打着深深的社会性的烙印。人性特殊性和社会性的统一是“利我性”和“利他性”统一的基础。

回到题目,捐献--普通的理解是将自己拥有的产权物赠予集体、社会或特定的团体。我尝试去探索捐献的动机,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将自己的东西留给社会而不是儿孙亲属?但捐献成为一种特定的文化后,就更值得探索其背后隐藏的社会学、心理学、行为学含义。我们的行为以及其背后的动机往往是矛盾的统一体,“利我”和“利他性”永远不会是纯粹和绝对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得”和“失”恰似是一对孪生兄弟。

我们可以思索财产留给子孙的得失:将财产留给儿孙,是“利我性”的延伸,儿孙眼见有优越的条件,这也是普通人最先考虑的,似乎符合“利我”的原则;然而靠祖业寄生的后代会逐渐失去睿智、激情、创造力和想象力,俗话说“富不过五代”,换句话说,财产留给子孙潜藏隐患,这已为许多智慧的人士所洞察。从这一点看,捐献并不违背“利我的原则”,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更加智慧的“利我”方式。捐献是家族无形的遗产,更能在家族中辐射积极进取的家风,更能享受社会回馈的政治经济、人文道德等方面的优越性。

从需求的层次性角度,行为的结果常常与动机是矛盾的,满足一个层次的需求有时会伤害其他层次的需求,举一个常见的例子,吸毒可以满足短暂的肉体感官的欢愉,但却是以损害长期的更高层次的需求(如事业、成功、社会地位、名誉等等)为代价的,因此多数吸毒者不可避免的成为社会的“loser”、“failure”。回到捐献的主题,我们可以理解对财产等“物”欲的追逐只是较为原始的层次,当一些人已经拥有“极大丰富”的帝国,他们的需求、快乐在哪儿呢?我们看到挥金如土的暴发户,作为一个有修养、有智慧的成功者,富可敌国的财物并不能令其迷失本性,捐献正是这种智者的选择,这仍然符合“利我”的原则,不过是更高级的方式,在这里“利我”与“利他”达到和谐的统一。

作为一个成熟的社会,鼓励和支持捐献是一个重要的特征,捐献保障的制度化是社会文明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我国在这方面的起步较晚,应该借鉴欧美国家的成功经验,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捐献文化和捐献制度,提高企业家的品质,引导社会财富的分配更加合理和谐。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季万胜 副主任医师

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 消化内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