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李峻 三甲
李峻 主任医师
江苏省中医院 血液科

中医药分型辨治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yelodysplastic syndromeMDS)是一组以难治性血细胞质、量异常和高风险发展为急性白血病为特征的恶性克隆性造血干细胞疾病,其具有高度异质性,1982FAB协作组将其分为5型,2001WHOMDSFAB分型进行修正,将其分为8个亚型,不同亚型MDS具有不同的特点和预后,1997年国际MDS危险分析专题研习会提出MDS预后积分系统(IPSS),将MDS分为低危组、中危-1组、中危-2组和高危组,经验证明,IPSS积分能满意地反映MDS患者的生存期和转为白血病的危险,这一积分和危险划分系统已为国际上普遍认同和采用,实际上成为一个最能反映MDS患者临床预后的分型系统,对于指导MDS患者的治疗极有帮助[1]。目前国内外对本病的发病机制尚不十分清楚,国内治疗本病给予诱导分化剂、化疗、免疫抑制剂、雄激素及支持疗法等,但疗效不理想,个体差异性较大,且具有较多毒副反应。中医药治疗MDS具有良好临床疗效,且在改善症状,提高生存质量,减少治疗毒副反应方面具有明显优势。根据临床表现,MDS属于中医学“虚劳”、“血证”、“积聚”、“急劳”等范畴,中医学认为MDS的发病原因是由于人体正气虚弱,受到邪毒的侵袭,内外因相互作用而发病,患者先天禀赋不足,或七情内伤,饮食不节,劳役过度,损伤肝脾肾及精髓,使阴阳气血、脏腑功能失调,正气内虚,复感六淫外邪或瘟毒而致病,因虚致病,因病致虚,虚实错杂。由于MDS的异质性及临床表现多态性,我们根据IPSS分型,运用中医药分型辨治MDS,临床取效明显,现介绍如下。江苏省中医院血液科李峻

1.低危型MDSIPSS低危/中危-1型):此型多见于MDSRARARSRCMDRCMD-RS5q综合征型,中位生存时间3-5年,转化急性白血病时间较长。此型MDS属中医学虚劳血证等范畴,病位在肾与脾,《张氏医通》云:人之虚,非气即血,五脏六腑莫能外焉,而血之源头在乎肾,气之源头在乎脾,强调了脾肾亏损在虚劳发病中的重要性。血的生成有赖于五脏的功能协调,其中与脾肾两脏的关系最为密切。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 肾为先天之本,主骨生髓、主藏精,精血同源。脾肾的强弱决定了正气的盛衰,脾肾之间的功能协调对于生精化血起着重要的作用脾胃健运则气血生化有源; 肾精充足则髓有所养造血机能正常。若先天禀赋不足,或后天诸因内伤,往往可致脾肾亏虚,临床多见神疲乏力、头晕心悸、腰酸、面色无华等症状。临床上这类患者又可分为脾肾阳虚、脾肾阴虚、脾肾阴阳两虚三型,脾肾阳虚患者常见腰膝酸冷,大便溏薄,神疲乏力,畏寒肢凉,面色苍白,舌淡胖,苔薄白或白腻,脉沉细弱,临证常用右归丸、金匮肾气丸、四君子汤等方剂健脾温肾,常用中药如仙灵脾、菟丝子、补骨脂、党参、黄芪、杜仲、桑寄生、淮牛膝、干姜之类;脾肾阴虚者常见口干欲饮,大便干结,潮热盗汗,面色潮红,舌偏红质干,苔少,脉细数,临证常用左归丸、大补元煎、杞菊地黄丸、增液汤等健脾滋肾,常用药物有女贞子、熟地、山萸肉、制首乌、炙鳖甲、淮山药、太子参、生地、麦冬等;脾肾阴阳两虚者,以上两类症状可兼而有之,临证用药可根据阴虚阳虚侧重不同而适当选用。临证时不能忽视阳中求阴、阴中求阳,即在滋阴为主方药中加入少量温阳之品,温阳为主方药中加入少量滋阴药,以获阴得阳升,而源泉不竭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之效。现代研究证明,补肾中药可以刺激骨髓造血,诱导造血细胞分化,并可提高机体免疫功能和应激能力,益气健脾药也有调节免疫功能的作用。邪毒是MDS的重要致病因素,包括能对机体产生毒害作用的各种致病物质,如六淫、疫毒、药毒等,这些邪毒能否致病,在相当程度上还取决于机体正气的强弱, 尤其是脾肾两脏的功能状态。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低危型MDS,正气虽虚,尚能与邪毒抗争,邪毒始张,虚损不甚,治疗时应加入少量清热解毒之品,如白花蛇舌草、半枝莲、车前子、炒黄柏等,应用时,药味较少且剂量不宜过重,旨在清解邪毒而不伤正气。我们于临证时常结合刺激骨髓造血西药如雄激素或免疫抑制剂环孢素等,中西医结合治疗低危型MDS,取得良好效果。

2.高危型MDSIPSS中危-2/高危型):此型多见于MDSRAEB型,因原始细胞比例较高,转化急性白血病较快,生存时间短,治疗难度大,目前仍是国内外医学界的难题。高危型MDS属于中医学“虚劳”、血证积聚急劳等范畴,此期患者正气渐衰,邪毒日进,暗耗阴血,可见日益加重的贫血等证;毒蕴日久,病情逐渐发展,邪毒与瘀血交织互结发为积块,邪毒侵及骨络则为骨痛,毒热上扰神明,则躁动神昏,甚则阴阳离决,精气乃绝。邪毒内停是脾肾亏虚、脏腑失调的病理反映,邪毒既是MDS发病过程中的的病理产物,出现在MDS发病过程中的任何一个阶段,同时又可作为一种致病因素而加重出血、诱发感染,形成恶性循环,变证百出,缠绵难愈。邪毒内袭,留于体内,或影响气血化生;或引起扰血妄行;或积于脏腑;或阻滞经络,变生诸证。气血亏损,血虚脉络不充,气虚血行不畅,或气虚统血无权,或血热迫血妄行,血溢脉外,日久髓海瘀阻,瘀血不去,则新血不生。故临证治疗高危型MDS时,应重用清热解毒、活血化瘀中药,同时,佐以健脾益肾之品,使祛邪而不伤正,扶正利于祛邪。常用的解毒化瘀中药,如白花蛇舌草、半枝莲、小蓟草、浙贝母、三棱、莪术、木馒头、炒丹皮、丹参、景天三七、虎杖根、雄黄等,剂量宜偏大,配合健脾益肾、益气养血之品,起到标本兼施、相辅相成的作用,使毒去邪退、气生血长。大量实验研究表明, 清解邪毒药具有抑制骨髓异常增生、调整机体免疫功能、诱导分化造血干细胞生长,促进白血病细胞凋亡、加速骨髓微循环新陈代谢等作用, 从而有利于MDS骨髓的正常造血。由于高危型MDS转化为急性白血病的高度危险性,故临证治疗时,一般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中药联合西医化疗、诱导分化治疗等,可取得较好疗效。

3.急则治其标:急则治其标就是在热毒内盛,血热妄行而表现明显出血、发热时,因病情相对较急,进展迅速,应速投清热解毒、凉血止血之剂治标为先,常用犀角地黄汤、黄连解毒汤、清瘟败毒汤、十灰散等方剂加减,常用药物有水牛角、生地、丹皮、赤芍、焦山栀、茜草、白茅根、小蓟、仙鹤草、景天三七、炒黄柏、连翘、羚羊角之类。若兼有腑气不通,可酌加伤寒泻心汤,取泻心即是泻火,泻火即是止血之意,釜底抽薪,泻热止血。临证可结合输血、抗感染、激素等治疗以快速控制病情,待热毒祛除、发热平息、出血控制,再图后治。热退血止之初,多为本虚标实,常伴见咳嗽咯痰,鼻塞流涕,发热咽痛等邪袭肺卫症状,此时当宜先祛外邪,祛邪可以安正,虽有正虚之象,不可一味补益,以免闭门留寇,酿生变证。辩其寒热表里,酌情选用解表散寒、宣肺祛痰、疏散风热、解毒利咽之品。本类病证多属本虚标实,脾肾气血多为亏损不足,且常有出血倾向,故切忌过用辛散发汗、苦寒泻热、药性峻猛之品,以免伤阴耗气、耗血动血,临证常用荆防败毒散、银翘散、小柴胡汤、三拗汤、二陈汤之类加减,常用药物有炒防风、炙麻黄、杏仁、桔梗、前胡、黄芩、制半夏、连翘、板蓝根、蒲公英、车前子、炒枳壳等,并于祛邪之中辅以益气健脾、补肾养血之品,使邪祛而不伤正。

4.时时固护胃气:前贤云: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胃为水谷之海,主受纳腐熟,以降为和,喜润而恶燥,脾主运化,脾主升清,喜燥而恶湿,脾胃为气机升降的枢纽,凡食物、药物无不经由胃之受纳、腐熟,且人体生命活动的维持,全赖于水谷精微化生的气血阴精,而水谷精微的化生,又离不开脾胃发挥正常的运化功能。故于临证时应非常重视顾护胃气,因为MDS一般病程较长,素体脾胃亏虚,长期服药易伤脾胃,脾胃一伤,则气血生化无源,肾之精气失去水谷精微的充填,治疗药物难以发挥作用,造血功能也就无以恢复,所谓胃气一绝,百药难施 因此于健脾补肾、清解邪毒和活血化瘀等方药之中,每每加用理气助运、和胃化湿之品,以达到补而不壅滞、泻而不伤中,常取香砂六君子汤加减,药如制半夏、陈皮、白蔻仁、炒枳壳、佩兰叶等。

综上,MDS的基本病机可以归纳为脾肾亏虚为本,瘀毒内停为标,即正气亏虚责于脾肾两脏,邪气内结归于瘀毒两因,不同分型MDS具有不同的病机特点,临证时应辨病和辨证相结合,分层分期治疗。我们采用健脾补肾活血解毒方药为主治疗MDS,先后观察临床病例100多例,总有效率达76%以上[2][3]。当前MDS WHO分型及IPSS系统对判断MDS预后比FAB分型更具优势,而中医辨证施治联合西药治疗MDS确有较好的疗效,因而目前当务之急是,将中医辨证论治和MDS最新分型结合起来,开展多中心、对照的临床试验,以进一步制定合理、公认的治疗方案,同时深入开展中医药调节机体免疫、诱导分化、促进凋亡、刺激造血等作用靶点的实验研究,使实验研究与临床紧密结合,以进一步优化中医药治疗MDS的方案。

参考文献(略)

李峻
李峻 主任医师
江苏省中医院 血液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