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图标 网站导航
搜索
印利华
印利华 主任医师
泰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皮肤病防治所 皮肤科

中医治疗慢性荨麻疹的体会

荨麻疹是一种常见的过敏性疾病,表现为突发的局部或全身大小不等的风团,突起表面,剧烈瘙痒,据发病时间的长短,一般把发病急,病程在3个月以内者称为急性荨麻疹,风团反复发作超过3个月以上者称为慢性荨麻疹。目前有专家认为病程超过1 个月即可诊断为慢性荨麻疹

慢性荨麻疹在临床上比较常见,治疗也很棘手。西医治疗主要是以抗组胺药和糖皮质激素为主,往往只能解一时之痛苦,特别是对慢性荨麻疹患者,需要服用长达几个月甚至数年的抗组胺药和糖皮质激素,这无疑会对患者造成不良影响,严重的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对于患者来说,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一种伤害。为此,我通过中医的方法,对慢性荨麻疹进行辩证施治,可大大缩短慢性荨麻疹的病程,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但中医的辩证方法并不是所有临床医生能熟知的,我在数年的临床实践中慢慢摸索出三种方剂,通过三种方剂的加减可治愈70%左右的慢性荨麻疹,兹通过几个典型病例,谈谈我在这方面的心得体会,以期抛砖引玉。现介绍如下:泰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皮肤病防治所皮肤科印利华

患者,倪某,男.10岁.于2008年6月4日就诊,患慢性荨麻疹已2年余,曾在多家医院断断续续治疗1年余,曾连续服用多种抗组胺药、强的松、利血平、安络血3月余,始终未控制。来诊前3个月,患儿股骨颈莫明其妙的骨折,家长担心药物付作用,于是来诊要求中药治疗。患儿面色苍白、有单纯糠疹、烦躁不安、舌淡、苔薄白、脉沉细。                                           辩证:血虚生风,卫气不荣。 

立法;益气养血,疏散风邪。

方剂;玉屏风+当归饮子+桂技荡

处方;生芪    白术    防风  当归    二地  川芎   白芍  荆芥     桂技     白蒺藜      制首乌      生草

7付,嘱只服依巴斯丁,一日一片其它药停服,7日后复诊。皮损未有新起,在原方基础上,加服乌梅9,又服一周,皮损一直未再起,嘱停服依巴斯丁,继服上方,稍加调整,服二月后病情 痊愈后停服。

方中生芪、白术、防风为玉屏风散,补气强卫;当归、生地、川芎、白芍、生芪、制首乌、白蒺藜、荆芥、防风、生草为当归饮子,主治阴血不足、血虚生风型、皮疹反复发作、迁延日久、午后或夜间加剧者,舌红少苔、或舌质淡、脉沉细、证属阴血不足者,皆可用此方;桂枝、白芍为桂枝汤,桂枝、芍药、生姜、大枣入营血而息风,并有益气化血之功,桂枝得生姜之力攘之于外,芍药得生草、大枣安之于内,以断正气内变之功,再用当归、生地和血养血,配以何首乌以安抚气血,阻滞正气内变之能,上药合用,使机体阴阳趋于平衡,营卫协调,我于临床中凡遇阴血不足者,使用该方加减,常取得满意疗效。

患者,田某,女,16岁,患慢性荨麻疹已3月余,一直服用迪皿,因影响学习,思维能力下降,故要求中医治疗。舌质红、苔薄黄、脉细滑。

辨证:风热内郁 ,营卫不和

立法:散风清热,凉血和营

方剂:麻黄连翘赤小豆汤加味

处方:炙麻黄 连翘 赤小豆 杏仁 生草 荆芥 防风 知母 生石膏 僵蚕 蝉衣 桑皮 大力子 丹参 赤芍 桔梗

7日后复诊,风团块已小已少,就连一直患有的慢性咳嗽也有好转,继服7付巩固,后告知共服14付药后,皮疹未再反复。

关于麻黄连翘赤小豆汤,出自《伤寒论》,此方原为解毒清热利湿之剂,治伤寒瘀热在里,小便不利,身发黄之用。方中麻黄、杏仁、桔梗、桑皮宣肺达表,通其腠理,逐邪外生;生石膏、连翘、赤小豆、大力子、桑白皮清热除湿解毒;丹皮、赤芍、丹参、凉血活血,临床上辩证为风热型荨麻疹者可用此方加减,常可获显效。

患者张某,女,17岁,于08年6月21日来诊。患荨麻疹4月余,每日服抗组胺药控制症状,因患者正在就读初三,家长担心抗组胺药对孩子学习不利,于是要求用中药治疗。初诊:舌尖红、苔白略腻、脉滑数。

辩证:湿热内蕴、复感风热

立法:疏风清热止痒

方剂:消风散加减

处方:荆芥 防风 苦参 蝉衣 生石膏 知母 木通 当归 生地 牛蒡子 白术 生草 赤芍 丹皮 茯苓皮 白藓皮

7日后复诊,效可。现不再服抗组胺药,仅用中药就能控制症状,又服7付,14日后查:舌淡、苔薄白、脉已不数、偏细滑,说明湿热已去,露出血虚本质,养血祛风治疗,用当归饮子+桂枝汤加减而巩固半余月,治愈。

关于消风散出自《外科正宗》,证因风湿或风热之邪侵袭人体,浸淫血脉,郁于肌肤腠理之间而发。荆芥、防风、牛蒡子、蝉蜕疏风透表,祛除在表之风邪;白术健脾除湿;木通渗利湿热;石膏、知母 清热泻火;当归、生地、胡麻仁养血活血,滋阴润燥;生草清热解毒,调和诸药。

我在临床中常用这三种方剂加减治疗慢性荨麻疹,四诊合参,凡舌淡脉细、头晕乏力、失眠多梦、皮损日轻夜重者,则用玉屏风+当归饮子+桂枝汤;凡舌质红、苔薄黄、皮损遇热加重者,则用麻黄连翘赤小豆汤加减;凡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者,此为湿热重者,用消风散加减,大多能治愈。

 

印利华
印利华 主任医师
泰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皮肤病防治所 皮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