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鞠庆波 三甲
鞠庆波 主任医师
辽宁省中医院 康复中心

眼针治疗缺血性中风的研究进展

鞠庆波

(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内科,辽宁 沈阳 110032)

 

摘要:从临床疗效、动物实验、治疗机理等三个方面综述了眼针治疗缺血性中风的研究进展。眼针治疗缺血性中风疗效确切,但大样本临床研究及治疗机理的现代研究尚待进一步开展。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康复中心鞠庆波

关键词:眼针;缺血性中风;研究进展

 

眼针疗法是我院名老中医彭静山教授在总结六十余年针灸临床经验,经十余年潜心研究《内经》和《证治准绳》中有关眼与五脏六腑、十四经脉关系的基础理论和名医华佗“观眼识病”学术思想基础上独创的一种微针疗法[1],并早已获得了科技成果鉴定[2]。在诸多临床病症的治疗上均有良好效果[3],尤其在缺血性中风的临床治疗中多有应用,并有显著成效。本文查阅了中国期刊网全文数据库中近三十年的关于眼针治疗缺血性中风的相关报道,就眼针治疗缺血性中风的临床报道、实验研究、机理探讨等方面作一综述如下:

1临床疗效研究

屈玉明[4]应用眼针配合康复治疗缺血性卒中患者30例,并设立了单纯康复疗法对照组30例进行疗效对比研究。两组患者病程均为首次症状出现后14天至2个月。眼针治疗取穴上焦区、下焦区,肝阳暴亢证加刺双侧肝区、肾区,气虚血瘀证加刺双侧心区、肾区及脾区。留针30min,不提插。每日一次,10天为1个疗程,间隔3天行下一个疗程治疗。同时给予全面的康复护理指导。所有患者观察3~5个疗程。经Ridit分析,两组疗效有显著差别(P<0.05),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

周鸿飞等[5]为探讨眼针与头针对脑梗塞不同时期治疗的疗效,将120例脑梗塞患者等量分为急性期眼针组与头针组及恢复期眼针组及头针组,治疗14天后观察疗效。眼针取双侧上焦区、下焦区、肝区、肾区,不施手法,留针30min,每日一次;头针组取瘫痪对侧穴位,采用三针接力透刺,得气后连接电针仪,以200~300次/分的疏密波留针30min,每日一次。各组患者的神经功能缺损经治疗后均有明显恢复(P<0.01),急性期两组神经功能缺损差值有显著性差异(P<0.01),恢复期两组神经功能缺损差值无显著性差异(P>0.05)。说明眼针与头针在治疗脑梗塞急性期与恢复期过程中均有疗效,急性期眼针组疗效优于头针组,恢复期眼针组疗效等同于头针组。

符文彬等[6]对20例病程在10日以内的急性脑梗塞患者,应用眼针加药物治疗。眼针取穴患侧肢上焦区、下焦区,健肢阳陵泉、内关,有高血压者加肝区,留针25min,每5min运针一次,每日一次,每周休息一日,24次为一个疗程;同时静滴灯盏花注射液30ml,每日一次,共治疗28次。另设21例单纯药物对照组。经治疗后两组的神经功能缺损恢复程度有明显差异(P<0.01),眼针加药物组患者神经功能缺损功能恢复程度明显优于药物组。提示眼针有促进急性脑梗塞患者神经功能缺损恢复的作用。

郑毓[7]应用眼针治疗75例腔隙性脑梗塞患者。纯运动性卒中者取穴双眼的上焦区、下焦区,伴有构音困难-手笨拙综合症者加心区、肝胆区,伴有高血压或纯感觉障碍者加肝胆区,伴有二便失禁者加肾、膀胱区。留针15~20min,每日一次,10次为一个疗程。有病情恢复欠佳者,休息3~5天开始第二个疗程。基本治愈39例,显效24例,有效11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7.3%。认为眼针疗法见效快、疗效好、取穴少,尤其对高血压中风偏瘫病人疗效更佳,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温瑞书等[8]应用眼针对62例脑梗塞偏瘫患者进行了治疗。眼针取双上焦区、下焦区,阴虚阳亢型加患侧肝区、肾区,痰湿中阻型加患侧脾区、中焦区,气虚血瘀型加患侧心区、肺区,不施手法,留针5~15min,每日一次,10次一个疗程,治疗1~3个疗程后,治愈41例,显效8例,有效12例,无效1例,总有效率98.38%。认为眼针疗法不失为一种治疗中风偏瘫的有效方法。

韩善夯[9]应用眼针对35例脑梗塞偏瘫患者进行了治疗。眼针取患侧上焦区、下焦区,得气后边捻转针身,边嘱患者活动患侧上下肢,开始时可嘱其平移,以后再上举抬腿抬臂屈伸运动2min,并留针20min。另设对照组35例,取穴:地仓、颊车、承浆、廉泉、肩髃、曲池、外关、合谷、环跳、阳陵泉、足三里、解溪、昆仑、三阴交;配穴:善怒加太冲,手指拘挛加八邪,足趾拘挛加八风。针刺补泻用平补平泻。两组均每日一次,10次一个疗程,治疗5个疗程后,两组有效率比较有非常显著差异(P<0.01),眼针的疗效优于单纯体针治疗。认为眼针具有取穴少、痛苦小、操作方便、不需解衣松襟而可自由活动、疗效确切显著等优点,值得大力推广运用。

聂志华等[10]应用眼针治疗急性脑梗死患者64例。眼针患侧取穴:主穴:上焦区、下焦区,配穴:心、肝、肾区。操作方法:得气后嘱患者作患肢主动功能锻炼,留针40min。另设60例对照组,取穴患侧肩髃、曲池、合谷、外关、环跳、阳陵泉、足三里、解溪、昆仑,可轮取肩髃、阳池、后溪、风市、阴市、悬钟等穴,均施以泻法。两组均每日一次,10次一个疗程,治疗2个疗程后,两组总有效率比较有非常显著差异(P<0.005),眼针的疗效优于单纯体针治疗。认为眼针治疗取穴少,针具较短,可减少患者恐惧感,增加患者的依从性。

樊莉等[11]观察对比在药物与康复治疗基础上,眼针联合石氏醒脑开窍针刺法对脑梗死偏瘫功能的影响。治疗组34例先行醒脑开窍针刺法,操作方法参照石学敏《石氏中风单元疗法》。再行眼针,取患侧上焦区、下焦区,每隔5分钟均匀上下刮擦针柄运针1次,每次1分钟,留针25分钟。期间令患者做主动或被动患肢活动。每日针1次,每周针6次,4周为1个疗程,共针24次。同时静脉滴注复方丹参注射液30ml,每日1次,共14次,同时针对每位偏瘫患者的不同情况,个体化地为其设计一套合理的康复训练方案。另设单纯药物康复对照组30例。两组疗效及日常活动能力变化比较有非常显著差异(P<0.05),治疗组优于对照组。认为两种针刺方法的配合可以优势互补以激发更大疗效。

陈越峰等[12]应用眼针结合运动疗法治疗急性脑梗塞患者40例。主穴为双眼上下焦区,其中肝阳上亢型配肝、胆区,心火亢盛型配心区,肝肾阴虚型配肝、肾区,风痰阻络型配肝、脾、中焦区,一般不用手法,每次留针30min。每日一次,每周5次,共治疗3个月,并辅以运动疗法和常规治疗。同时设40例眼针疗法阴性对照组。治疗后治疗组sss量表评分升高较对照组明显,有显著差异(P<0.05)。认为充分将眼针的即刻效应与康复运动疗法有机结合,对促进患肢的恢复确有一定疗效,值得推广。

曹银香等[13]应用眼针治疗脑梗死半身不遂患者156例。眼针取穴,主穴为双侧上焦区、下焦区,配穴为心、肝、肾区。不提插捻转,留针30 min,留针期间主动或被动活动患肢,每间隔10min搔刮针柄1次。设对照组78例常规针刺,取穴:肩髃、曲池、外关、合谷、环跳、足三里、解溪、太冲等,留针30 min,每间隔10min行针1次。两组均每日一次,10日为1个疗程,间隔2日进行第2个疗程,3个疗程后统计疗效。治疗组总有效率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认为眼针对肢体远端如手指握力的恢复为体针所不及,加之以其取穴少、用针小、操作简便等优点,很值得针灸临床推广应用。

2 动物实验研究

李成永等[14,15]通过观察眼针对急性脑缺血大鼠的治疗作用,从神经缺损评分、脑梗塞程度、脑组织形态学变化、细胞凋亡、凋亡相关基因P53蛋白表达方面探讨了眼针治疗急性脑缺血的作用机理。用线栓法制成SD大鼠大脑中动脉阻塞再灌注模型,在阻塞2h,再灌注24h后进行神经缺损评分,应用HE染色、TUNEL法和免疫组织化学法分别对缺血对照组、缺血加眼针组、缺血加督脉电针组及假手术组大鼠脑梗塞程度,脑组织神经细胞死亡与凋亡的分布及P53免疫反应阳性细胞进行观察。结果显示,眼针、督脉电针均可减少神经缺损评分、降低脑梗塞程度、减少缺血所致脑神经细胞的死亡及DNA双链断裂(TUNEL阳性),提高梗死周边区皮层Bc1-2/Bax的比值,减少梗塞周边区皮层P53 数量。认为眼针、督脉电针对急性脑缺血的治疗作用可能通过抑制损伤而抑制细胞凋亡,从而保护脑神经细胞。

黄晓洁等[16]为了探讨眼针疗法治疗中风后遗症的作用机理,探讨眼针改善脑缺血再灌注的机理,制作了急性脑缺血家兔模型。用眼针疗法加以刺激,探讨家兔在应激状态下循环和脑局部血栓素B2-前列腺素代谢、血管紧张素Ⅱ及血浆过氧化脂质的变化,观察眼针对缺血的影响。通过测定血浆及脑组织中血栓素B2(TXB2)、6-酮-前列腺素F1α(6-keto-PGF1α)、TXB2/6-keto-PGF1α、血管紧张素Ⅱ(AⅡ)及血浆过氧化脂质(LPO)含量,观察家兔急性脑缺血时及眼针前后的各项指标变化。结果显示,眼针疗法可使缺血后增高的血中TXB2、TXB2/6-keto-PGF1α及LPO明显降低(P<0.05、P<0.01),使血中AⅡ增高(P<0.05),使脑组织中的因缺血而增高的TXB2、6-keto-PGF1α降低,并能使脑组织中的6-keto-PGF1α增加,使脑组织的AⅡ含量增加,而对血中6-keto-PGF1α影响不大(P>0.05)。说明眼针疗法能明显改善脑缺血再灌注,对急性脑缺血家兔具有较好的治疗作用,为临床眼针治疗中风提供了理论依据。

3 治疗机理的现代研究

王鹏琴等[17]为了观察眼针对急性脑梗死患者神经功能缺损及血清C - 反应蛋白水平的影响,探讨眼针治疗急性脑梗死的可能机理,对45例治疗组患者实施眼针治疗。眼针取主穴:上焦区、下焦区。配穴:肝阳暴亢型、阴虚风动型加肝区、肾区;风痰瘀阻型加肝区、脾区;痰热腑实型加胃区;气虚血瘀型加心区、脾区。进针后可施捻转手法使患者感到酸、麻、胀、重表示得气。同时加以基本药物治疗。另设45例单纯药物治疗对照组。两组均日一次,治疗14天。结果显示,眼针组总有效率82.22%,对照组总有效率66.67%,经统计学处理有显著差异,提示眼针组疗效优于基础治疗组;血清C -反应蛋白水平,眼针组由28.24±6.02mg/ L 降至12.79±3.87mg/ L,对照组27.98±5.74mg/ L降至18.65±4.26mg/ L,治疗后两组水平经统计学处理有显著差异。认为眼针降低急性脑梗死患者血清C -反应蛋白水平可能是其治疗急性脑梗死的机理之一。

王鹏琴等[18]为了观察眼针对急性脑梗死患者神经功能缺损及血浆纤维蛋白原( FIB)水平的影响,探讨眼针治疗急性脑梗死的可能机制,对60例治疗组患者实施眼针治疗。眼针取主穴:上焦区、下焦区。配穴:肝阳暴亢型、阴虚风动型加肝区、肾区;风痰瘀阻型加肝区、脾区;痰热腑实型加胃区;气虚血瘀型加心区、脾区。进针后可施捻转手法使患者感到酸、麻、胀、重表示得气。同时加以基本药物治疗。另设60例单纯药物治疗对照组。两组均日一次,治疗14天。结果显示,眼针组总有效率95.0%,基本痊愈和显著进步之和占50.0%,对照组总有效率65.0%,基本痊愈和显著进步之和占26.7%,经统计学处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提示眼针加基础治疗疗效优于基础治疗;血浆FIB水平,眼针组由(3.89±1.02)g/L降至(2.53±0.81)g/L,对照组由(3.91±1.04)g/L降至(3. 17 ±0. 94) g/L,治疗后两组血浆纤维蛋白原水平经统计学处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认为眼针降低急性脑梗死患者血浆FIB水平可能是其治疗急性脑梗死的机制之一。

徐锦平等[19]为了探讨眼针疗法对急性脑梗塞患者血浆内皮素含量的影响。将34例急性脑梗塞患者实施眼针治疗,眼针取穴,主穴:上焦区,下焦区。配穴:心、肝、肾区。得气后嘱患者作患肢功能锻炼。30min后出针,每日1次,10次为1疗程,间隔两天进行第2疗程治疗。另设26例常规药物对照组。结果显示,眼针治疗组治疗急性脑梗塞的总有效率为94.1%,基本痊愈率+显著进步率为70.6%,对照组分别为84.6%、46.1%,基本痊愈率+显著进步率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P < 0.05),并且眼针疗法能有效降低血浆ET水平,其治疗前后相差显著(P< 0.01)。认为眼针疗法可以降低急性脑梗塞患者血浆内皮素的含量。

张明波等[20]为了观察眼针疗法对缺血性中风患者血液流变学的影响,探索眼针治疗缺血性中风的疗效机理,对28例脑梗塞患者实施眼针治疗。取穴以患侧上、下焦为主穴,并根据观眼识病和辨证分型之不同,加配心、肝、肾区穴位。不施手法,留针10分钟,每日1次,每周休息1天。同时加以基本药物治疗。另设20例单纯药物治疗对照组。结果表明,两组病人治疗前后临床神经功能状态有明显改善(P<0.001),提示两种疗法对缺血性中风疾病均有疗效。两组之间比较,亦呈显著差异(P<0.01),提示眼针疗法能够改善缺血性中风患者的临床症状和体征;观察组在全血低切粘度、红细胞压积和纤维蛋白原含量3项指标方面,较对照组有明显差异。认为眼针疗法能够改善缺血性中风患者的血液流变性质,进而改善微循环状态,消除病人血液的粘、浓、聚、凝倾向,起到了活血化瘀、通经活络的作用。

张明波[21]为了观察眼针疗法对缺血性中风患者脑血流量的影响,并研究眼针的即刻疗效机理,对30例脑梗塞患者实施眼针治疗,每次10分钟。眼针治疗前后对患者检测颈总动脉的血流量、血流速度、血管管径及血管位移等指标。结果显示,眼针治疗的即刻疗效的总有效率为70%,治疗前后差异有统计意义(P<0.001);人脑血流量平均值、血流速度平均值都明显改善。而血管管径和血管位移程度变化不明显。认为眼针针刺能够增加患者脑血流量,增加血流速度。

4.小结

从文献报道的情况可以看出,眼针疗法具有取穴少、用针小、操作简单的特点,易于临床推广,并多与运动疗法相结合,在缺血性中风的临床治疗中应用广泛且疗效确切。但系统大样本的临床研究结果还未见报道,我院针灸科正在承担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中医专项课题的眼针临床研究,其中一项子课题即眼针治疗缺血性中风的临床规范研究,目前课题进展顺利,期望研究结果会有助于眼针在缺血性中风的临床治疗中发挥更好的作用。

虽然眼针疗法在缺血性中风的临床治疗中已有较广泛的应用,但其机理研究的报道很少且不够深入,这也从某种程度上阻碍了眼针疗法的发展与传播。要使针灸疗法飞跃发展,只能在科学方法论的指导下,采用最先进的科学实验技术、手段,从宏观与微观、整体与局部、临床试验与动物实验方面,去研究、探索它们的本质和规律,这样才能使许多宝贵的理论和经验重放异彩[22]。因此,运用现代先进的科学手段,针对眼针治疗缺血性中风的机理研究还有待进一步深入开展。

 

参考文献:

1.       董文毅,彭敏.眼针疗法的研究进展[J].针灸学报,1991,(3):48-51.

2.       宋玉书,荆秀华.“眼针疗法”研究通过鉴定[J].中医药学刊,1987,(3):1.

3.       符文彬,谢金华,曹礼忠.眼针疗法的研究进展综述[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1997,20(2):64-66.

4.       屈玉明.眼针配合康复护理及单纯康复治疗缺血性卒中恢复期的疗效对比研究[J].护理研究,2006,20(12):3306-3307.

5.       周鸿飞,黄春元,鞠庆波,等.眼针与头针对脑梗塞进行分期治疗的临床观察[J].针灸临床杂志,2006,22(4):3-5.

6.       符文彬,樊莉,李伟雄.眼针治疗急性脑梗塞[J].上海针灸杂志,2001,20(3):14-15.

7.       郑毓.眼针治疗腔隙性脑梗塞75例临床观察[J].山西中医,1995,11(6):35-36.

8.       温瑞书,刘忙柱.眼针治疗脑梗塞偏瘫62例[J].山东中医学院学报,1995,19(2):119.

9.       韩善夯.眼针治疗脑梗死35例疗效观察[J].安徽中医临床杂,2001,13(6):451-452.

10.   聂志华,余恒旺,钟志伦.眼针治疗急性脑梗死64例疗效观察[J].新中医,2003,35(4):46-47.

11.   樊莉,陈秀华,蒙吕荣,等.眼针联合醒脑开窍针刺法对34例脑梗死偏瘫患者患肢功能的影响[J].中医杂志,2005,46(8):608-609.

12.   陈越峰,茅敏,陈新,等.眼针结合运动疗法治疗脑梗死患者肢体运动功能障碍40例疗效观察[J].新中医,2007,39(11):25-27.

13.   曹银香,白炜玮,冯金萍,等.眼针治疗脑梗死半身不遂156例临床观察[J].河北中医,2008,30(3):286-287.

14.   李成永,李文金,马英,等.眼针对急性脑梗塞大鼠细胞凋亡及Bcl-2、Bax的影响[J].上海针灸杂志,2004,23(2):42-43.

15.   李成永,李文金,苏维广,等.眼针对急性脑缺血大鼠的脑保护作用[J].辽宁中医杂志,2004,31(2):104-105.

16.   黄晓洁,颜耀东,张洪艳,等.眼针疗法对急性脑缺血家兔再灌注的影响[J].辽宁中医杂志,2000,27(10):464-466.

17.   王鹏琴,李敬林,王健.眼针对急性脑梗死患者神经功能缺损及血清C-反应蛋白水平的影响[J].针灸临床杂志,2007,23(12):23-25.

18.   王鹏琴,王健,周鸿飞.眼针对急性脑梗死患者神经功能缺损及血浆纤维蛋白原水平的影响[J].上海针灸杂志,2008,27(3):5-7.

19.   徐锦平,王健,周鸿飞.眼针对急性脑梗塞患者血浆内皮素含量的影响[J].中医药学刊,2006,24(2):365-366.

20.   张明波,张霆.眼针疗法对缺血性中风血液流变学影响的研究[J].辽宁中医杂志,1997,24(5):232-233.

21.   张明波.眼针疗法对缺血性中风患者脑血流量的影响[J].辽宁中医杂志,1996,23(5):228-229.

22.   李忠仁.针灸学术发展的动力是科学实验[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4,20(1):1-4.

 

鞠庆波
鞠庆波 主任医师
辽宁省中医院 康复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