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句朝晖 三甲
句朝晖 副主任医师
北京积水潭医院 中医正骨科

妄谈养生之平衡与适度

   在老年大学讲保健课已逾16载,每于最后的课程都要谈谈中医养生。就此阅读了不少书籍,中外古今的都有。现在电台、电视台讲养生的节目据说有上百个,可见人们对于健康的重视。这也从另一面反映了当代人对于身体的焦虑。

    其实,要说养生,简单的话就两点:平衡和适度。平衡与适度从根上说本是同一个概念,这也是中医的核心观念。说是简单,把握起来却非常难,因为这涉及到选择,即权衡,非明智不可为。养生是为了保命或单纯地延长寿命,还是快乐幸福地享受生命和生活。似乎每个人都能毫不费力地做出选择,但是如果把它放在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情境中,能分辨清楚的人就会少很多。就像我们不能凭言语判断一个人,而应看他的脚站在那里(真实立场)。所以,道理人人能懂,但是否能够遵循并真正在生活中实践才是重要。北京积水潭医院中医正骨科句朝晖

    整部《黄帝内经》就其根本可以用俩字总结就是“平衡”,只不过它用“阴阳”为模式来表达。平衡是种大智慧,它是对生命和生活细心地观察、思考和觉悟。中外古今的智者无不是平衡的超凡领悟者和实践者。我奶奶自小教育我“三条路,走中间。”可以说也是平衡道理的浅白表述。即使如此浅白,要想领悟和实践却可能要一生的时间。

   平衡,简单地说就是不走极端,谨求中道。传统儒家讲求“中庸之道”,像孔子所言的“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欲而不贪”;亚里斯多德的中道美德说,即:鲁莽与怯懦的中道为勇敢,吝啬与挥霍的中道是慷慨,羞涩与无礼的中道是谦虚。平衡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人生、做人、做事等等各个方面,非俺浅陋之人所能一一表达。我仅就身体、健康等话题稍加表述个人的一些浅见。

    中国传统哲学的阴阳五行学说讲的就是平衡。阴阳贯穿万事万物,五行构成万事万物,总体讲求平衡才能平稳长久。万事万物总在不断地变化,阴阳五行必然随之偏盛偏衰,我们要终生随之不断调整,以维持平衡的稳定。任何破坏平衡的因素都会对原有的系统造成冲击,导致难以预料的结果。健康就是一个内在的平衡系统,失衡就意味着疾病。

    中医的平衡讲求的是身体内部的平衡,情感的平衡,与自然间的平衡。

    饮食是我们生命的必须。在我们饥渴的时候可以补充营养,但饮食过度也会伤害我们的身体。据说饥饿可以刺激身体的反应使我们长寿,但饿过度(如减肥)可能会严重损害身体,营养不良、器官衰竭。水是生命的主要构成,不饮水可导致脱水而死,饮水过多也可导致身体细胞水肿,特别是脑细胞水肿,因颅骨的束缚可导致死亡。所以,在营养不良与营养过剩的两极找到那个平衡点是重要的饮食健康。

    运动是必须的,古人云:“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但多大的运动量合适呢?拿骨骼来说,不活动骨质会疏松,活动过多骨质受伤害,像姚明的跖骨。拿关节来说,不活动,关节趋于僵直;活动过度,关节趋于磨损。肌肉也同,不动,肌肉无力;过度活动,肌肉易于损伤。如此,该如何活动是个问题。这个动与不动的平衡点在哪里?

    焦虑是压力的表现,是恐惧的一种形式,正面的意义很多,如提前做好准备,工作效率提高,积极面对等;但压力过大会使我们过度紧张、恐慌,丧失正确的判断,工作效率降低。如何把握这压力的平衡点是现代每个人必须面对的。压力不大就减压,意志会涣散,压力太大时还增压,精神的弦终会崩断。这个点实是难以确定。

    我们每个人一生中必然要面对各种丧失,考试落榜、失恋、朋友离去、生意失败、晋升无望、失业、离婚、丧失爱人、亲人离去等等,我们会陷入不同程度的悲哀、悲伤、悲痛欲绝。当我们失去时我们才懂得珍惜,悲伤会令我们成长。但过度悲伤会陷入抑郁抑郁本身也有正面的作用,可使我们摈除杂念,直面困境,深度思考丧失的意义并找出出路。但走不出来就会陷入绝望状态,丧失生活的乐趣。如何面对丧失需要何等的智慧呀。

    古人认为人的七情六欲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否则都会引起我们的身体的失衡。喜伤心、悲伤肺、忧思伤脾、怒伤肝、恐伤肾。但心如槁木、情似死灰确实也非我们生命的本意。如《内经》所云的恬淡虚无、精神内守、身外名利非修行数十年恐难达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过是士人的愿望而已,身在终南、心在长安恐怕才是士子们的真实内心写照。世上能将得与失、利与害看得通达透彻者除精神病患者外,万中有一已是奇迹。在这两极之间游走奔驰,趋利避害,求得惧失的万千之众,确实是推动社会前进的动力、繁荣的根本,如广袤的塞伦盖地大草原上的迁徙的生物逐草而行、逐水而生。

    再说人与自然的平衡。古人虽然认为人得天地间的全气而生,贵为万物之灵,但毕竟渺小,要顺应自然。上帝生气亚当夏娃偷食智慧禁果而逐之出乐园,但当时的人类也未取存代神之心,而是满怀敬畏,仍是渴望上帝的指引。现代科学昌盛,尼采说上帝死了,我们可以取而代之。人与自然的平衡终被打破,我们由依存变为攫取,唯恐落他人之后,五十年太久,只争朝夕。科学技术这把双刃剑在开创未来的同时也斫断我们与自然的脐带,如脱缰的野马飞奔向前,只是不知将带我们去向何方,这不仅仅是爱因斯坦等大科学家的忧虑。

    当然,一个平衡的破裂必有其原因,如同一切的成功与失败一样,有偶然也有必然。这打碎旧平衡的因素也是新平衡建立的必要条件。也许污染的空气、水源和有毒的食品在淘汰我们这批旧人类的同时会塑造出利用毒素而茁壮成长的新新人类,不管他们是否面目狰狞、心毒手狠、肮脏丑陋,只要活着就好。美国的僵尸电影和电视剧之所以风行,恐怕也是有鉴于此。这一代造的孽可能要几十代人来偿还,平衡的打破要付出代价,你不付出,你的儿孙会付出。即便像电影《人类之子》所描述的全人类断子绝孙的那样境况恐怕也非妄言而已。

    其实药物也是平衡的结果。俗话说“是药就有三分毒”。我们使用药物就是利用它的毒性,只是在可控的范围内,即达到最大的治疗效果和最小的毒副作用。当剂量不断增大,毒副作用也增大,直至由药变为毒,此时不是治病而是要命了。这世上没有无害的药,也没用万全的治疗措施。我们之所以用药是因为我们的身体无法平衡自己,如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等慢性疾病,我们不得不借助降压药、降脂药、降糖药来平衡。但这些药物可能带来身体其他脏器的损伤,这是我们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只是尽量用小的代价来换得大的收益。中文“薬”字上为“草”,下为“楽”,即草中的乐器,起平衡协调体内失衡的作用。当然,是药是毒还在于使用它的人,就如钢铁可为建筑也可为枪炮,水能载舟也可覆舟,良医以之疗疾,庸医以之害命。此非药之过,人之过也。中医的方药讲求君臣佐使,就是在平衡利弊。

    阿司匹林是近代神奇之药,有诸多效用。它可以通过抑制“环氧化酶(COX)”起到消炎、镇痛的作用。COX有COX-1(与胃、肾机能调节有关)和COX-2(与消炎有关) 两类。COX-1有保护胃黏膜的作用,阿司匹林抑制它后会导致胃部的不适,严重可引起溃疡和出血。当药学家发明仅抑制COX-2,即起消炎作用的药物后,胃部不适的症状得以改善,但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又有所增加。可见没有万全之方。我们能做的就是在疗效与毒副作用之间找到一个恰当的点。

    治疗也一样。治疗分保守和手术两大治疗方略,各有各的主治范围,也各有各的优势与弊端。如何选择正确的治疗方法,这既要根据患者病情的轻重缓急,还要依靠医生的判断和经验。在保守和手术两极的病情容易做出判断,而在可保守可手术的病情阶段才是难以定夺。比如中度的骨性关节炎,保守治疗效果一般,限制活动,口服大量药物镇痛,这既伤胃又伤肾,生活质量下降;手术做关节置换,这既昂贵又有风险,如果后期练习不佳,功能恢复不理想。每个病人有自己不同的选择平衡点,如疼痛、功能障碍与生活质量;每个医生也有不同的平衡点,手术时机、困难度、风险、效益、经验积累等等。判断就是权衡。没有明智的权衡是无知和愚蠢的表现。

    对失衡的调节能力往往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范围,这个范围就称为“度”。“度”的范围越大,说明你的调节能力越强。比如你摆不平的事,主任可以摆平,说明他的能力比你强(要不人家怎么做领导);主任摆不平的事,院长可以摆平,说明每上一级,度的范围就更大。健康的能力也是度。越年轻,度的范围越大;越老,度的范围越窄。年轻时,劳累一周,睡一觉起来,依旧精力旺盛。您老,干了半天,3天起不来床,说明您的康复能力差了—多了。有位病人大妈说她当年爬山、跳舞,几个钟头气都不喘;前天追公共汽车,就跑了十多步,膝盖肿了仨月,不服老成吗?

    度是一种自我康复、自我调节的能力。这“度”每个人、每个时期、每个年龄段都不同,切勿一概而论。这个度的范围只有自己最清楚,切不能以己度人或以人度己。现代社会资讯发达,媒体推波助澜,奇能异秉立为标杆,从众追捧效仿,不自量力,往往追悔莫及。自有暴走妈妈,众脂肪肝患者尽皆效尤,由是,膝、踝关节病及跖筋膜炎患者陡增。轻微降低血脂的同时付出了关节炎的代价(万事皆要平衡—收益与付出)。下肢关节炎和筋膜炎的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休息,嘚,刚降下去的脂肪像走丢的狗一样快速找到了家,并且还带着两只小狗回来。

    现在所说的亚健康其实就是接近了度的边界。如果及时改变尚可恢复,再往前走一步,跨出度的能力范围就转不回来了,就病了。前两天看了个44岁的病人,他说他年轻时是运动员,身体倍儿棒。现在也常打篮球、踢足球。他从事的工作挺特别,就是陪领导吃饭喝酒,每于大酒之后还要熬夜写下陪酒的记录(可见酒量之佳)。一次体检时发现舒张压达到110,心脏功能只有正常人的30%。于是戒酒戒烟戒陪吃戒熬夜,一月后舒张压降至100,心功能恢复至50%;俩月后舒张压降至90,心功能恢复正常。这算是幸运的,他的调节能力还是很强,可以说他有个好底子。如果没有检查,继续往前走,当他的好底子消耗殆尽,突然有一天就可能心脏病突发而猝然病倒或离世。

    我们观赏奥运比赛,看着运动员冲击身体的极限,不断拓展人类未知的力量与速度的限度。这种非凡的能力是骨骼、肌肉、神经,乃至包括心脑血管及整个人体内在结构的高度平衡,缺哪一项都不成。这是万里挑一的素质,有任何一块短板都难以达到。我们绝大多数人素质一般,就别叫这个劲,除非您想早点儿毁掉自己。身体有其自主性,即内在平衡,跑得不快、跳得不高,不一定不健康长寿,只要你了解自己的度。法拉利精密昂贵、速度惊人,但不能出任何问题,否则车毁人亡;你小奥拓,开得小心,加上注意保养,也能带您安全抵达目的地。身体就像汽车,汽车的作用是将你从A带到B,安全第一,速度、车型、是否豪华都是其次。不超出自己的限度,保养好,小心谨慎、注意路况,及时调整,不羡慕、不比拼、不较劲,按照自己的情况运行,知道自己的目的在哪儿,这才是最重要的。

    俗话说:“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所谓“艺高人胆大”,一胆大,就忘了适度的原则,就容易出问题。美国有位超高水平的滑板运动家,全身骨折过一百多次,这就是代价。这并不是不让您勇于挑战、冒险,只是在选择时了解付出与获得的价值在哪里。恐怕没有一个医生鼓励人们去玩命,除非他想从你身上挣到更多的钱。

    现代医学推崇的健康四大基石:合理膳食、适当运动、戒烟限酒、平衡心理。如果你细心地从那几个形容词和动词上琢磨,不就是平衡与适度吗。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句朝晖
句朝晖 副主任医师
北京积水潭医院 中医正骨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