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谢冬 三甲
谢冬 副主任医师
上海市肺科医院 胸外科

我和磨玻璃结节不得不说的故事-28--泳斗肺结节

作者:有心的患者

我是一名医院的工作人员,同时也是一名肺部磨玻璃结节患者。2017年的6月,惯例我参加了单位组织的年度体检,有了往年每次体检单位总会有几个被发现为中晚期肺癌的先例,考虑自己的年龄阶段为高发阶段,未等体检报告出来,我就主动找了放射科医生看了肺部CT结果,告知未发现异常,蹦着小步回了科室。大约1小时后,我的手机响了,电话是放射科的医生打过来的,告诉我再去一下放射科,我下意识的赶快停下工作,又大步走向放射科。放射科医生告诉我说“也没啥子的,就是发现了一个混合的磨玻璃结节”,听后,我说:“我还以为得了肺癌呢,什么结节不管它,只要不是癌症就万事大吉了”。放射科医师又说“你的结节是混合的磨玻璃结节,大小有0.6*0.8,可以把片子拿去找其他专家看看”,有这么严重吗?后来一打听,自从我们医院新购了一台非常高端的薄层CT来,通过这台机器体检已经发现了不少的肺部结节患者,而且还有好多是肺癌早期!从此,我和磨玻璃结节结下了“冤仇”,我也走上了解密磨玻璃结节之路。上海市肺科医院胸外科谢冬

起初是找寻往年体检发现肺部结节的同事,多数已经选择手术切除,有的因结节小还在观察中,考虑同事的隐私,也没有更多的交流,后来就免不了找“度娘”了,每天我会上网通过百度查询所有有关肺部结节的每一条信息,每条内容我都要详尽的阅读,夜间,为不影响老公休息,我经常躲在被单里悄悄用手机查资料,直到很晚实在疲倦了才睡下,也一度失眠过。从百度上我了解到,混合磨玻璃结节少数可成良友,多数会变坏蛋,甚至是很坏很坏的蛋!由于性格的原因,我一直很坚强,也很理性,我想,只要不是中晚期,我就有更多的机会去好好地处理它。我没有将肺部结节的实情告诉家人(包括丈夫、子女、父母及兄弟姐妹),我在查看资料的同时,也在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和环境去处理一些事情。我80多岁高龄的父母和我同住了20多年,我家兄弟姐妹7个,都不在一个城市,虽然我不是老大,但我是我们大家庭的主心骨,在没有搞清楚磨玻璃结节真相前,我是不会让亲人们知道的,免得他们为我担惊受怕,一起受煎熬!我找了个巧妙的理由将父母转移到大哥家住下。由于生活习惯原因,父母年迈了也不愿意请保姆照顾,我和老公上班虽在一个城市,但也是早出晚归,上班期间,父母无人照顾,害怕老人外出发生意外。刚好,大哥退休下来,正好在家可以照顾父母。说服了父母,但此时我也背负着沉重的思想负担,一方面兄弟姐妹不知情也可以理解,但父母虽然同意离开我家去了大哥家,但看出来老人家有疑惑也有舍不得。但我每天的无忧无虑的电话联系,多少也打消了父母和兄弟姐妹们的一些疑惑。

父母安顿好了,我就开始了我的求医之路。最初,经本院医生介绍我找到省城一家大型三甲医院,挂了专家号,让我做了派特CT。做派特CT等待时间特别漫长,心理上备受煎熬。下午2点接受放射剂注射后,被安置到一个密闭的房间等候检查,等候检查的人共有6人,最小的9岁,已患白血病3年,除我之外,其他几人都是恶性肿瘤治疗复查者!我是最后一个做检查的,做完检查已是下午六点钟,我将结果电话告诉了专家,专家让我继续观察。说实在,象我这种肺部小结节的情况,能不做派特就一定不要做,不但意义不大,而且对身体的伤害是巨大的(这是我的感觉)!

后来,我在网上了解到了好大夫在线平台,搜索肺部结节治疗,出现最多的就是上海肺科医院胸外科的主刀大夫。我全部阅读了主刀大夫关于肺部结节的科普知识,他对肺部磨玻璃结节生动形象的讲解,使我对磨玻璃结节有了比较清楚地认识,通过网上与主刀大夫的沟通,我对磨玻璃结节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他让我择期手术。接下来,我要做的是,认真锻炼身体,为手术做好准备。从去年9月开始,我请了工休假,并在工休期间学会了蛙泳,并且坚持了下来,直到2018年5月做手术前一周,无论炎热的夏天,还是大雪纷飞的冬天,偌大一个游泳馆里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依然坚持游泳。我的心肺功能得到了良好的锻炼,自己感觉身体棒棒的,预约了主刀大夫,请了工休假,只身前往上海做了微创手术,术后病检结果与术前主刀大夫的判断一致是原位癌。

虽然我是学医的,但此时我得完成患者角色的转变,我对主刀大夫的依从性很强,严格按照主刀大夫的医嘱去做。术后第三周,我重新回到工作岗位,术后30天胸片检查提示肺复张良好,术后60天正常乘坐飞机出差,术后70天,我又重回泳坛,现在还学会了自由泳。感觉自己身体恢复很好,我将我和磨玻璃结节斗智斗勇,并取得胜利的情况才告知了家人。

最后,我想说的是,若你无意中结缘了肺部磨玻璃结节,你一定不要盲目投医,也不必为之胆战心惊,切夜难眠!但你一定要找有经验的专科医生诊治,如上海肺科医院胸外科的专家们,并听从医生的嘱咐。磨玻璃结节虽然是“魔鬼”,有可怕之处,但切记在战略上要藐视它,而战术上一定要重视它,直到战胜它。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谢冬
谢冬 副主任医师
上海市肺科医院 胸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