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匡建民 三甲
匡建民 主任医师
山东省肿瘤医院 中西医结合科

我最难忘的一个病人

 

     我是山东省卫生厅选派的山东省肿瘤医院援疆专家,目前挂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总医院肿瘤内科主任,负责医教研工作。先后发起成立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总医院抗癌俱乐部,并组织开展了第十八届全国肿瘤防治宣传月新疆站的启动仪式和专家巡回报告会。山东省肿瘤医院中西医结合科匡建民

    2012524日,在“新疆民族团结教育月”活动期间,我有幸参加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总医院的巡回医疗队。再次来到常见病、多发病高发、与外蒙接壤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六师北塔山边境牧区。

     经过几百公里的颠簸后,医疗队于中午抵达,立即开展了义诊活动,得知巡回医疗队来了那么多专家,很多牧民特地骑马从四面八方的牧区赶到团部,前来就诊的有80多岁的哈萨克老人,也有襁褓中的婴儿。

     在就诊现场,我们为患者开处方,免费发放健康手册。结合诊治情况开展医疗宣传,教育引导牧民爱清洁讲卫生,养成良好的生活卫生习惯。25日我们来到了离团部40公里以外的离中蒙边境最近的牧业连队三连驻地。

    烈日下,在连队卫生室门外的空地上大家摆好桌子和凳子,就地换好隔离衣马上投入义诊。卫生室主任和北塔山牧区卫生站站长找到我,有几个危重的肿瘤病人长期卧床家中,急盼专家诊治。

    这是一个由地窝子组成的小山村,年降雨量不足1.8毫米。人员和家畜饮水困难,难得洗一次澡。在站长的引领下我来到了哈萨克牧民扎伊娜力汗的家中。

     低矮的土坯房,进门后只见一片黑漆漆,可能是没有窗户的缘故吧,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恶臭夹杂着腥膻味,待我定睛仔细打量这间房间,四位哈萨克女人睁着焦灼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宽大的炕上铺着污浊的红色的炕毯,墙上挂着红色的挂毯,炕的一侧仰卧着一个40岁左右的哈萨克族男性病人,只见他左眼处长有一个10cm*10cm左右的肿物,已经破溃,血水顺着左侧脸颊和鼻翼之间的凹陷处向嘴角流淌......我想,这可能是一个患有眼部肿瘤的恶液质患者。

     我用自己的面巾纸轻轻擦去病人脸上的血水,轻轻按压肿物表面,溃疡伴有局部严重感染,试一试病人的额头,滚烫,发烧了......病人微微睁开久已不愿睁开的右眼,先是疑惑、分明又是惊讶,接着流出了一行秽浊的的泪水,我知道,他也没有想到,会有医生来到他的身旁......

     仔细查体,因为这里没有任何医疗设备,西医的视触叩听和中医的望闻问切是唯一的诊断依据,颈部可扪及3*5厘米肿大淋巴结,双肺听诊左侧呼吸音低,右肺痰鸣音,病人肺转移和颈部淋巴结转移的可能性极大,又伴有长期卧床造成的吸入性肺炎。病人命悬一线,危在旦夕......

      查看病历,是北塔山牧区卫生站的简易病程记录,站长用难以听懂的汉语,一个字一个字连比划带书写向我翻译着患者家属乌里哇啦的哈萨克语言,听懂了,因为没有资金,也没有能力带病人走出这个小山村,一直用这个地区最常见的、从泥土中提炼的盐渍局部外敷,病情渐渐加重......

      我的心情愈发沉重,这是中蒙边境一个十分普遍的小山村,病人曾经也是一位屯垦戍边的哈萨克民兵,他的肩上曾经担负着保卫祖国边防的重任,也肩负着一家五口人的生计,可是,如此恶劣的生存条件,一种在内地本可以及时手术长期生存的疾病却生生的夺去了这个五口之家的幸福和团圆......

     通过站长告诉家属我的推断和预后,建议立即转往团部卫生站,消毒、清创、包扎,携带细胞学涂片来兵团总医院确诊,若有可能,争取最基本的营养支持和抗感染治疗。让这位饱经风霜的边境牧民闻一闻来苏水的味道,拥有一点人的尊严。

     时间过去近两个月了,这位不幸的哈萨克男子汉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离世之际,或许是带着命运的遗憾和悲沧,或许带着生存的期盼和愿望......或许......

     看着那些期待眼神,我们或许能为他们再做些什么,该做的太多太多......

 

    

(附电视台随诊采访的照片)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匡建民
匡建民 主任医师
山东省肿瘤医院 中西医结合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