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牟方祥
牟方祥 主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中医免疫内科

3次流产,6年备孕,这次我会陪他长大

好大夫工作室中医免疫内科牟方祥



微信图片_20190219134249.jpg

患者心得



1、选择了牟医生,就要充分地信任医生。

2、和医生保持良好的沟通、交流,将自己的诉求、疑问等都告诉医生,让医生能更准确地对症下药。

3、不要将别人的症状往自己的身上套,胡乱用药,一切都服从医生的安排与用药。


我的故事


6年来,我一共经历了3次生化妊娠的经历,在各大小医院奔波求医,中药、西药吃了不计其数,抽血、b超的缴费单有厚厚的一沓,其中的辛酸苦楚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


两次流产真的是优胜劣汰吗?


第一次怀孕是在2013年8月份,用试纸测出怀孕的那一刻是无比兴奋的,可是没高兴几天,肚子就开始隐隐作痛并伴随有咖啡色的分泌物,到绵阳中心医院查血,医生告诉我孕酮太低了,给我开了黄体酮针和口服的药就让我回家了,回家后打针、吃药后情况并没有得到好转,在十多天后出现一次大出血,到医院急诊后被告知流产了。记得产科医生告诉我,这是优胜劣汰的规则,让我不必太在意,我也对医生的话深信不疑,以为只是偶然现象,也相信优胜劣汰的说法,没有刻意去求医问药,在调理了半年后继续开始备孕。可这一次的备孕并不像第一次那样顺利了,每个月都按时“做功课”的我们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竟然一次都没有成功,这个时候我开始着急了,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这时才算是正式开启了我的求医问药之路。

在抽血查激素水平、b超等一系列检查后,发现我的泌乳素要高出正常的很多,于是医生针对这个问题给我用了溴隐亭等药物,在经过半年的治疗后,泌乳素恢复了正常,我以为问题得到了解决,就安心的开始备孕。到2016年春节后,我的肚子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这时候公公婆婆也着急了,听说邻居家女儿结婚3年了都没有怀孕,最近在绵阳一位老中医那里治疗后成功怀孕了,于是特意去打听了地址,一家人抱着慢慢的希望陪我去就医,这位老中医也确实没让人失望,在吃了他3副中药后(至今依然能够深深的记得那个药之苦),第二个月我测出怀孕了,在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教训后,这次我早早地就去医院查血,可是血值情况依然不理想,依然有咖啡色的分泌物,由于没有确定是宫内宫外,医生并没有给我用任何的保胎药物。由于才换了工作单位不方便请假,我依然坚持上班,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刚到单位就发现出了好多鲜血,马上请假到医院,在医院的厕所发现有一个血乎乎的圆东西掉了出了,在2016年4月,我经历了第二次流产。


求子之路坎坷,西医转战中医


经过这两次失败的经历,我严重的怀疑优胜劣汰的说法了,我不相信这种小概率事件会连续两次发生在我的身上。于是我们果断放弃了在绵阳治疗,走上了到四川华西医院检查的漫漫长路,还记得一个个凌晨,和老公开着车从绵阳赶到成都,一次又一次排长长的队抽血、打b超,结果就只查到了一个封闭抗体阴性这个据说影响怀孕的一个因素,于是那个华西医院那个还算和蔼的男医生根据这个检查结果给我开药、复查、再开药、再复查,可封闭抗体一直没有转阳,虽然这半年的治疗收效甚微,但因为他和蔼的态度,我依然选择相信他。可半年后又一次再挂他的号就没有他的排班了,几经打听之下才知道他出国进修了,于是挂了一个据说是华西很出名的女医生的号。

当我第一次去见她,把之前在华西的检查都给她看,她看完盛气凌人的对我吼到:“谁叫你做这些检查的?”当时我心理完全是懵逼的,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心理也觉得很怕她。她二话不说,就让她的助理给我开了一系列的检查,让我结果出来后再去找她,这次的就诊经历让我印象很深刻,花了90元1次的挂号费,进去就和医生说了几句话,两分钟不到吧,其他的都是一群她的助理在询问和开药,还从来没有见过看病如此大“阵仗”的。几周后结果都出来了,她看了所有的报告后,还是只有封闭抗体这一个可能导致不孕的问题,于是让我自己到他们医院9楼的一个科室(记不到科室名称了)去找医生要求做封闭抗体治疗,可当我去问,人家说的他们医院并没有开展这项治疗,因为这项治疗目前在国内外是很有争议的。我下来告诉她,她朝我咆哮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我的问题,再去问一遍”,这样,我又往9楼跑,因为他们医院的电梯人满为患,我从3楼跑9楼爬楼梯来来回回跑了很多次,结果依然是不能做封闭抗体治疗。最后,她亲自打电话确认了不能做后,才告诉我“我们医院不能做,你到锦江妇幼去做吧”。当时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你能打一个电话的事情,却让我来回跑多次,你作为一个医生,连自己医院在开展这项治疗否都不清楚,却让病人一趟一趟的白跑。真的,我不知道她是因何而在华西比较出名的,难道是因为她的暴脾气!我无意诋毁任何一位医务工作者,在我六年来的求医路上,遇到的每一位和善的医生,哪怕他们没有从根本上帮到我,但我对他们都是心存感激的。因为上述那位女医生的态度,我彻底对西医失望了,于是在成都、绵阳两地辗转看比较有名气的中医,大到成都妇女儿童医院,小到某个乡镇的中医诊所,只要听别人说有效果,我必定前去。直到2017年底,一位同事姐姐给我介绍三台县某个镇的一个中医,她就是在那里吃药怀上的,这给了我莫大的鼓舞,于是每个月开车去拿药,本来按医生的计划调理三个月后就可以备孕了,但期间检查出患了胆结石,每晚痛的无法入睡,所以不得不在2018年3月做了胆结石手术,因此暂停备孕半年。


再一次流产,希望在何方?


转眼时间来到2018年7月,继续吃该中医的药调理,到了大姨妈该来报到的时候却没来,我的例假一向很准时的,这让我欣喜万分,想着这次怎么也能成功了吧!刚查血确认后,就遇到单位岗位调整,把我调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部门担任中层干部职务,因为这个部门平时加班、写材料的时间多,我认为目前生孩子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于是多次找领导沟通,放弃了这次难得的机会。可当 我还沉浸在成功怀孕的喜悦中时,再次去查血,hcg值翻倍不理想,一个朋友建议我到成都西囡(上文中提到的锦江妇幼,后更名为西囡医院),她在那里做试管成功的,于是立即来到西囡医院,可医生只给我开了hcg针和一系列免疫凝血方面的检查。在等待打针的过程中,和身边一个妹妹攀谈起来,得知她也是有两次生化妊娠史,这是第三次怀孕,目前血值一切结果都很好,问她在哪里保胎的,她说在好大夫上重庆一个叫牟方祥的医生那里,当时我也没有具体再追问就道了别,可当我吃完午饭出来,也许冥之中的缘分指引,我很坚定地和老公说我要再去找下那个女孩,问清楚给她保胎的医生的具体情况,于是我们立即返回打针那里,万幸的是她还没有走,还在在排队等候打针,于是我加了她的微信,回家的途中就在向她了解如何找牟医生等。在她的指导下,我下载了一个好大夫APP,搜索到牟医生,看到留言上好多和我相同情况的人都在找牟医生保胎,重庆的和成都的最多,但当时因为选择了在西囡治疗,而且重庆又离绵阳太远,就没有立即找牟医生保胎。当三天后我再次到西囡查血的时候,hcg值已经开始在下降了,医生宣告我这次妊娠失败,同时我的免疫凝血方面的结果也出来了,他们也明确我就是免疫和凝血有问题而导致的复发性流产,可当我要求他们给我开药治疗时,他们只让我先回家休息两个月,然后再做其他一系列检查。我不明白为什么明确了病因,而不进行相对应的治疗呢,这让我丧失了对这个医院抱有的一丝希望,果断放弃了在西囡继续治疗。

第三次的失败经历是对我打击最大的一次,想到大好的前途放弃了,单位的100多号人几乎都知道我的情况了,邻里乡亲的话语间明里暗里的讥讽和奚落,自己的年龄也在一天天增大了等一些列因素,我一度抑郁了,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不想笑,在厕所里、公交车上、半夜醒来多次崩溃大哭,感觉命运如此的捉弄我,自己婚前洁身自好,婚后也没有堕胎等行为,为什么别人可以正常的怀孕、生子,想生就生,而我就不行,难道我就要这样在命运面前屈服,我不甘心!擦干眼泪,我想起了牟医生,我告诉老公,我要去重庆!我要去找牟医生!老公也非常支持我,于是在好大夫上把自己的情况向作了牟医生说明,他过了一天就回复我了,让我下一个星期的礼拜二去找他,他给我加号


问诊牟医生,对症下药,重拾信心!


向单位申请了公休假,带上以前所有的检查资料,我和老公来踏上了重庆这方幸运之土。西南医院那么大,可我俩在没有问路的情况下一次就找到了木木的办公室,让我不得不再一次感叹冥冥之中真的有缘分在牵引着我们。当木木在看了我所有的检查报告后告诉我,我的问题很明确,就是免疫和凝血方面,我也花了这么多钱做检查了,他就再不给我开其他查血的检查,免得浪费我的钱,只给我开了一个查子宫动脉的B超检查。第一次的面诊,我们就对木木好感大增,这样为患者考虑的医生,在我的求医路上几乎是没有遇到过的,第二天B超检查后,木木根据我的情况给我开了药,开药的时候他还告诉我们药可能有点贵,问我们带够钱没有,我当时可没有管钱多钱少的问题,只有一个念头,只要医生能给我开药,能治我的病,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人这一辈子活着挣钱不就是为了家庭,为了孩子吗。在药房拿到药,我俩背的一个大旅行背包还装不下所有的药,但是看着这一大包的药,仿佛就看到了希望,于是背着满满的希望,我们回到了绵阳,按照木木的医嘱认真打针、吃药,他告诉我在生化后两个月之内是最好怀孕的,让我抓住机会。所以从小最怕打针的我,咬着牙坚持每天早晚在我们当地卫生院打两支肝素,以前吃药总是“偷工减料”的我每天按时按量吃药,因为我相信明确了病因,并且有了对症下药的治疗方案,我一定会成功怀孕的。


成功怀孕,期待孩子的降生!


备孕的第一个月还闹了个小乌龙,姨妈该来的时候没来,立马用试纸测出来两道杠,在好大夫上激动又幸福地告诉了木木,他让我去抽血确认,于是第二天马上去抽血,可血值出来显示并没有怀孕,隔一天抽还是没怀上,然后姨妈就来报到了。

失落了两天,调整好自己的心态,8月20日的末次月经,第二个月排卵的时候隔天到医院监测排卵情况,并且让医生给我打了一支破卵针,然后回家逼着老公做“功课”,在一番努力下,排卵后的11天即9月13日在家用试纸测出来浅浅的印子,怕再次闹笑话,9月15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医院测了个血值,也并没有很期待,也许是心情放松了,加上木木的神奇而有效的备孕方案,这次反而是真的怀上了,但血值才16.95,好大夫上告诉了木木,他让我马上去面诊,于是第二次踏上了重庆。说实话,对于这么低的血值,我的心理还是很没底的,很怕又像前三次一样,但木木安慰我,让我不要急,隔天查血看翻倍情况,查血的结果是160,让我倍受欢欣鼓舞,我看到了希望,我相信是木木对我的用药起到效果了。

在木木的指导下,我开始了隔天监测血值和其他免疫、凝血方面的指标变化情况,然后他根据情况来给我调整用药,虽然中途血值小小的卡了一次,但在用了蛋白和新瑞白后,就翻的很顺畅了,这让我完全地信赖木木了,他的治疗让我走到了一个自己从未走到的高度和领域,让我第一次看到了宝宝的胎心胎芽,第一次感受到一个小生命在我的肚子里孕育着,第一次从未有过的满足和踏实,总之,太多太多没有经历过的第一次,一切都是那样美好而幸福。因为有时候需要将检查的结果在好大夫上发给木木,发现很多次他都是在半夜1、2点还在回好大夫信息,有几次甚至是在凌晨4、5点给我回的,内心真的无比感动,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好这么敬业的医生,能够如此认真负责的对待患者,不仅医术高超,而且能够为患者考虑经济情况,遇见木木是我的幸运。

14周的时候按木木的要求到重庆去面诊了一次,主要是看外送血的报告,之前我自己拿到报告的时候还挺乐观的,因为十多张报告上高高低低的箭头符号挺少的,并不是很担心。可当木木看完我的报告后,他苦笑着对我说:“恭喜你,打针要一直打到生”,然后很耐心的将报告上显示孕晚期会发生风险的两项指标解释给我听,虽然我还是一知半解,不是很懂,但依然相信木木的诊断,果断开了5盒肝素,准备将肝素打到底。我现在初步估算了一下,从备孕到现在,我打了有200多支肝素了,如果一直打到生的话,我估计一共要打500支肝素吧。从最开始的害怕打针,到现在习惯打针,一天不打反而还不安心了。说回我的外送血报告,木木说从我的报告来看我到孕晚期容易发生脐带扭转,所以才是最危险的时候,虽然还是有点担心,但相信有木木的护航,我会一直顺利到生的。

16周的时候在好大夫上咨询了木木,因为nt后孕囊周边还有积液,所以木木建议我去B超看一下。让人高兴的是B超时积液没有了,宝宝也长的很好,我之前一直担心因为孕反严重没吃下东西而亏欠了宝宝,还好我的宝宝太给力了,所以我也要加油,每天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迎接我的宝宝的到来。

孕18周的时候,按照和牟医生约定的时间,在12月24日到重庆去面诊了,主要检查了肝功、凝血功能,还做了个B超检测胎儿脐血流,总的来说都还挺好的,因此肝素由原来的法安明2天3肝变成了克赛1天1肝,赛能还是继续吃上。12月27日在我们绵阳本地医院做了无创检测,1月2日就收到了无创通过的短信,本来我还揣著一颗焦躁的心在等待结果,每天都在祈祷顺利通过,结果来的太快太惊喜,我因此高兴了好几天。但因为牙龈出血的原因,牟医生要求我暂时停了阿司匹林。另外一个让人头疼的就是睡眠问题,每天晚上要起来上3次厕所,经常在半夜2点左右起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脑袋里总是不自觉的想这样那样的问题,完全不受控制,要一直持续到5点左右有睡意了,才勉强的睡3个小时左右,最近这种状况持续了好久,挺让人困扰的,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办法来缓解一下?

孕20周刚好是5个月了,孕中期真的如大多数人说的那些,是整个孕期比较轻松、惬意的。因为冬天穿的太厚,肚子还不太明显,我有时候都不觉得自己是孕妇,爬楼梯、走路像一阵风一样,总的来说比孕早期的时候经受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要好太多。刚进入20周,就能明显感觉到宝宝在我的肚子里活动了,有时候像鱼儿在吐泡泡,有时候又像在里挠痒痒一样,从来没有的幸福感围绕着我,希望我的宝宝继续给力,在肚肚里健康茁壮的成长。


治疗过程


诊断


免疫、凝血相关性妊娠


用药方案


备孕阶段:

阿司匹林2+美卓乐1+环孢素2+赛能2+钙片1+低分子肝素2。


孕8周前:

阿司匹林+美卓乐+赛能+环孢素+地屈孕酮片+补佳乐+钙片+低分子肝素+蛋白+瑞白。(补佳乐从第六周吃到第八周就按照木木指示停了)


孕8—12周:

阿司匹林+美卓乐+赛能+地屈孕酮片+钙片+低分子肝素+蛋白+瑞白。(因为吃了环孢素胃痛伴随恶心等症状,木木果断让我停了)。


孕12周—16周:

阿司匹林+ 赛能+地屈孕酮片+钙片+低分子肝素。


孕16周后:

阿司匹林+ 赛能+钙片+低分子肝素。(因为孕18周后牙龈发炎,一刷牙就出血,所以暂停了阿司匹林,肝素也根据18周的查血结果由原来的法安明2天3肝换成了克赛1天1肝)



整个过程感觉木木的用药原则是能不用药则不用药,比如那个补佳乐是我反复说了多次才勉强给我用上的,而且到了该减药的时候马上减少或停止用药。

v2-ef66337fa513f0ff168956397541e02e_hd.jpg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牟方祥
牟方祥 主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中医免疫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