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赖欣 三甲
赖欣 住院医师
赣州市人民医院 急诊科

协和医院的医生是怎样生活的?

对于吴斌来说,时间过得似乎特别快,周一、周二、周四是手术日,周三看一天门诊,周五是特需门诊,这样规律而繁忙的工作填充了自己的每一天,让他觉得一年一年很快就过去了。

吴斌从大学实习时即在北京协和医院,目前是协和医院基本外科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在胃肠道肿瘤及炎性肠病的诊治方面取得一定的造诣,年完成腹腔镜胃肠手术近300例,炎性肠病手术约50例,还需要经常协助妇科行恶性肿瘤复发再次减灭、盆腔巨大肿物切除等困难手术,承担了大量临床一线工作。

吴斌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医生,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辉煌成就”,他本人也没有什么“宏图抱负”,只是知道,作为一位医生,被国家培养这么多年,帮助病人减少他们的痛苦,是作为医生的分内事,也是他们的价值体现。

工作忙碌没时间陪孩子

吴斌的孩子马上该上初二了,他对孩子有些愧疚,因为除了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外,没有太多时间陪伴他,孩子的作业辅导大都依靠家教,孩子每周末要去上英语外教课和数学辅导课,所以这几年孩子都很少出去玩,“我们都有好几年没去过北京郊区了,孩子平时就是在市里面游泳、跑步,和附近小孩一起玩玩。”

除了休年假,吴斌的精力全在工作上,每一天、每一周都是密集的看病、手术,周而复始。一般门诊一天要看50多位病人,“这已经算少的了,有的科室一天就要看100多个,没办法,每次门诊只能用最短的时间来回答病人的问题。我们也知道病人想和医生充分交流,可是病人太多了,不可能像外国那样详尽地沟通。”而在手术日,吴斌一天做三台手术成为常态,病人多时就会四台。普通手术时间一个多小时,加上麻醉等环节,差不多两个小时,加上中间休息,手术日基本上就是一天站在手术台上了。

繁重的工作强度之下,吴斌却没有失眠情况,生活极其有规律:“外科大夫只要站在手术台上就能清醒,如果实在太累了,我们就在手术间歇打个盹。”

而吴斌的这个工作强度,代表着中国医生的普遍现状,吴斌说,他们基本上现在都没有应酬,能推的都推掉了:“遇到特殊情况,找我们帮忙加个号,这是能帮的,可若是说请哪个专家吃顿饭,对不起,这个比别的都难,因为大家都太忙了,没时间应酬。”而除了临床,吴斌还要带学生,做科研,周末还时常忙于学术交流和讲座,以至于他回家后都不爱说话了,“幸好我爱人也是做这行出身的,完全理解,要是换成别人,早就受不了了。”

每日高负荷运转中,如何保持体能的最佳状态呢?吴斌说年轻时还能打打篮球,但现在,也就是在医院里打打乒乓球、跑跑步了。吴斌笑说做医生有两快:走路快、吃饭快,走路时脚底生风,吃饭三五分钟就结束,所以影视剧里看到医生在前面走,住院医师、护士们在后面小跑着跟,是符合现实的,可在食堂聊天瞎侃,那就有些不靠谱了。

把握与外科医师的“缘分”

成为医生,并非吴斌的“远大抱负”,只能用冥冥天意来解释。他填高考志愿时并未想过做医生,只是自己的生物成绩好,就填报了志愿,自此与医生这个职业结下缘分。吴斌在1989年考取了浙江医科大学,实习时,协和医院去他们学校招人,他也没多想就报名了,结果1993年就到了协和来实习:“那是我第一次离开浙江去外地。”实习结束,他顺利地留在了协和医院,1994年大学毕业后就被分在了协和医院外科,从住院医生做起,慢慢主治医生、副主任医师,一直做到现在的主任医师。

吴斌在胃肠道肿瘤及炎性肠病的诊治方面有很高造诣,近年来积极参与专业组临床科研工作,钻研外科微创手术技术和肿瘤综合治疗,多次获协和医院医疗成果奖。负责和参与了多项科研基金项目,发表SCI论文10篇,中文核心期刊论著十余篇。作为中国医师协会肿瘤防治规范化培训工作委员会结直肠专家组副组长,2015年吴斌参与举办了在沈阳、成都、广州和北京举行的4期“结直肠肿瘤诊治规范与进展学术研讨会”。此外,吴斌积极参与举办了2届协和结直肠微创技术高级研修班,“微创技术可以给需要做结直肠手术的病人更小的创伤、更好的美容效果,希望自己可以为提高北方地区的微创治疗水平尽绵薄之力。”

吴斌表示,现在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胃肠肿瘤病人的治愈率提高了,痛苦程度也减轻了不少,“以前手术都需要开刀,现在则是微创手术,而且手术疤痕不大,美容效果也好,术后化疗药物跟国外接轨很快,现在预后明显提高。”

治愈率在提高,可是让吴斌着急的是城市的发病率也在上升,大肠癌在我国呈现出发病率逐年递增的趋势,吴斌说:“最理想的状态是预防,而不是指望医生,我们不停去治,可是却有更多的病人来就医,这并不符合我们的期待。肠癌跟生活习惯有关,人们摄入红肉太多了,需要适当地运动,多吃蔬菜,适量饮酒,不抽烟,我最希望看到的是发病率下降。”

和病人成为朋友

医患矛盾是一个引人关注的社会话题,但吴斌没有碰到过这种极端情况,他说自从有了手机到现在,手机号就没有变过,也会有病人给他打电话咨询,但是从来没有病人打电话骚扰他,“我的手机都是24小时开机的,没有午夜凶铃。”让吴斌骄傲的是,他和不少患者还成了朋友,比如他的汽车该年检了,可是他没有时间去,就可以给一位患者朋友打电话,那位司机朋友就帮他去验车了。

还有一家人,吴斌开始给他父亲做过手术,后来这人做了阑尾炎手术后,仍觉得疼,就找到吴斌,结果发现他家有癌症的家族史,“有家族史的可以做基因检测,早发现治疗后预后都很好,后来他弟弟也来做了筛查,发现长了腺瘤,做肠镜去掉就没事了,否则任其发展,就有可能将来发展为癌。而由于家族遗传的因素,他的孩子到20岁以后也需要做检查,现在越来越多的孩子发病,到我们这里治疗的最年轻的才十几岁。”

吴斌认为医患矛盾可能是中国现阶段的问题,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他要求的是自己和周围人,与患者相互理解,遵守医疗规范,“我们协和医院这点真的做得很好,病人很信任我们医生,我们不会为病人额外增加费用,比如,打抗生素的问题,通常手术前会用,手术后也有用三五天的消炎药以降低术后并发症,而我们医院近10年来,只在术前用一次抗生素,术后不用,只要控制好术中不污染,术后其实是可以不用的。此外我们不放胃管,手术后戴管子会很难受,各个环节我们尽量为病人考虑,减少他们的痛苦。现在都是微创手术,病人第二天就能下地,病人活动越早康复越快,六七天就出院了,9张床,不断周转,一张床一个月3个病人。”

希望建立完备的数据库

每天睡觉前和起床后的一小段时间,是吴斌和这个社会接轨的时候,他会看各类新闻,了解世界、国家和周围发生了什么事,这样让自己年轻些、不那么闭塞,毕竟现在的住院大夫都是90后了。

而提起和90后沟通,吴斌夸奖道:“来协和的孩子们都不错,绝大多数都挺上进,学医很苦,住院大夫,研究生收入少,需要精神支持,他们做得很好,对病人也很负责。”回忆自己年轻时的工作状态,吴斌的眼睛都亮了:“那时候值班半夜起来做急诊,罕见病例去看教授做手术,很有意思。我们那时候人少,动手机会多,作为医生,临床实践很重要,你经验积累的治疗方案,可以让病人少走弯路,而多动手的机会又让你可以锻炼手术技巧。不过,现在由于人多,成才时间更长,动手机会少了。但是网络发达,什么咨询都有,年轻人英语好,可以借助网络,收到全世界最新文献,而且手术有视频,想学的话就看视频学习。”

吴斌认为视野高度决定一个人的成就:“以前,师父怎么做你怎么做,现在交流多,我在县医院也可以上网,视点就和以前不一样,可以跟上步伐。”学无止境,吴斌说他也要看视频,了解某一领域的前沿,在临床实践中需要改进。

让吴斌想做却无暇做的,是数据库的建设,都知道协和医院有三宝,其中病历是一宝。协和医院保存了自建院以来的每一份住院病历,汇集了大量疑难杂症的原始资料。协和的病历,字迹工整、文辞流畅、记录翔实、分析得当,既是历史的记录,更是鲜活的教材。协和病案室是另类的医学图书馆,在这里可以了解孙中山、梁启超等名人的病情,可以找到林巧稚、吴阶平等名医的笔迹,还有许多记载世界首例、中国首例疑难重症及罕见病例的病历。可是,这与国外大医院相比,仍差了很多。

吴斌介绍,国外医院医生都配有助理,他们负责很多日常工作,安排手术,写文书,把病例积累,建成非常完整的资料库,“国外医院编制上有三四万,可是我们只有5000人,全部都是为临床服务,虽然会整理病例,但是医生的精力有限,整理出来的与国外数据库没法比,而这个数据库,无疑对医疗发展有很大帮助。”

说到这里,吴斌还提醒大家,虽然现在网上科普做得很多,但若是有病,还是建议大家去看门诊,而不是自己“百度”,因为网上的内容有些不是很规范。

虽然说自己每天的工作就像个重复的机器人,但是从无意中选择了医生这份职业,吴斌就没打算改行,因为“内心安逸很重要”,这份内心安逸,远胜过工作的强度、压力,甚至不对称的收入。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赖欣
赖欣 住院医师
赣州市人民医院 急诊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