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过度医疗和滥用药

蓝志杰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2009-06-17 5385人已读
蓝志杰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 写给医生和患儿家长们

今天在网上回答患儿家长提出的问题,写到一半,实在写不下去了,转过来发一点牢骚。

先说过度医疗,这在全中国是普遍的现象(我这样讲,不知道会不会被党委叫去谈话)。举个例子,说甲状腺手术。在中国,甲状腺手术是普外科医生除了胃肠手术之外做得最多的一项手术了。近来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医生也开始涉足这一领域,于是甲状腺手术就越做越多。好大夫工作室耳鼻咽喉头颈外科蓝志杰

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天你洗澡时,突然摸到脖子上长了一个肿块,你心里不能不紧张,是吧?于是一晚上没睡,第二天早早地就去医院排队,挂号。轮到你的时候,你就赶快问医生,“医生,这要紧么?会是癌么?”医生一般会先给你开个B超检查,然后告诉你,“到底是什么,要手术切除来才知道,所以最好还是手术。”

于是你决定接受手术。手术很顺利,手术后病理检查的结果显示是“结节性甲状腺肿”(良性)。于是中国又多了一例甲状腺手术,一例本不需要手术的甲状腺病患。

记得在日本学习时,那里的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医生也做甲状腺手术。一年做多少例呢?22例(2003年)。我们国家的一个市级医院,一年的手术量一般在40—60例左右,大学的附属医院就更多了。可是,人家的22例无一例外是微小癌。什么意思?就是说,接受手术的患者,没有一个是因为良性病变(可以不手术)而接受手术的;同时,也没有一个患者因为接受观察等待而变为晚期癌症患者。也就是说,日本医生对于甲状腺癌的诊断已经到了这样一个水平,当你的甲状腺里出现肿物时,医生会劝你观察和各种监测;一旦发现异常,就立即手术。这种对于疾病发展的监控能力和对患者认真负责的精神,让我感到震惊!

而在我们国家呢?我没有太详细的数据,但是根据我的印象,甲状腺手术后的病理结果是甲状腺癌的无论在哪一级医院都是少数,大部分是甲状腺瘤和结节性甲状腺肿。

那么为什么医生会建议手术呢?

1.书读得少。有关甲状腺疾病的诊断可以写成一本书,要想了解甲状腺疾病的诊断方法,就要通晓甲状腺及其周围的头颈部的局部解剖,甲状腺生理,内分泌学,病理学等知识。大部分选择外科专业的医生都不喜欢理论性太强的东西(也包括我),他们只花很少的精力去了解甲状腺疾病的诊断,而过度依赖手术和病理。

2.喜欢开刀。大部分外科医生头脑比较简单,喜欢直线条的东西,通常只对手术感兴趣,对于为什么手术和为什么不能不手术没有兴趣。我在日本留学时,在台上当助手,一位中国的普外科医师进来参观手术。等手术结束后,我被派去向他介绍患者的情况。他对我说,“那些东西不重要,我主要是来看手术的。”“他们的手术做得真不错,你要是学会了,回到国内那可吃香了。”这让我想起这样一段话:“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的知识分子从别人那里得到尊敬并不是因为他们为了别人的幸福做过什么,而只是因为他们获得占有了相当的知识。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不过是一群仅仅通晓考试却从不关心真理和道德的食客。”------摘自《美国兰德公司对中国人的评价》(美国兰德公司是一家著名的非盈利的研究机构,为美国官方提供“客观的分析和有效的解决方案”。)

3.只有开刀才有钱和名气(这就不需要多说明了)。如果全中国的医生都象日本的医生那样,甲状腺手术起码会少掉一大半。

其实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

再说说滥用药。

在我的网站上曾经有许多的家长咨询过小儿分泌性中耳炎的问题。我给过很多家长如下的建议:什么都不做,等待,观察三个月。这是根据美国儿科学会,美国家庭医师学会和美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会联合制定的《儿童分泌性中耳炎诊疗指南》中的指导意见,也是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分会新近推出的《儿童分泌性中耳炎诊疗指南》(草案)中的建议。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有几位孩子到了医院,医生不给他开点药的?少则两三种,多则五六种,有吃的,点的,有时还用静脉点滴,说是效果比较好。一般抗生素都少不了,然后加上一些滴鼻剂,还有粘液稀释剂,有时再加上类固醇口服。还有些医生喜欢开些不痛不痒的药物,大多是中成药,再加上些维生素。大有“反正你来了,不给你开些药好象也对不住你”的意思。

然而事实已经证明了,前三个的月的用药大多是没有必要的。

那么为什么医生要开药呢?原因有如下几点:

1.书读得少。大部分中国的耳鼻喉科医生好象还不知道儿童分泌性中耳炎可以先等三个月。就在刚刚结束的省年会上,还有很多文章介绍如何从咽鼓管吹张加滴药治疗分泌性中耳炎,完全不顾美国或是中华医学会的指南建议。

2.开药可能有钱。(这一点用不着多说了。)

3.不开药家长不依。我也时常遇到这样的情形:本来检查下来没什么大问题,可以观察。患者或者家属总是问:“您不开点儿药么?”“那您开点儿药吧。”“真的不需要开药么?”“那总得吃点药吧?”。这时你只有三种选择:一。再耐心地花上15分钟把刚才解释过的内容再说一遍;二。笑着说:“好啊,那就听你的,开点药。”或者是“开点药也行啊”,然后开点维生素。三。简单而坚决地重复:“这样就可以了,不需要开药”。三种方法我都用过,根据当时我的心情,体力和患者的面部表情决定具体的选择(如果患者或者患儿的爸爸身高体壮,而且脾气不太好,我一般会选择第二种)。

在我所了解的一家医院的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住院患者人均费用21,000元,这一点很可观吧?然而更为可观的是,其中药费居然占到了12,000元。

12,000元!!我的科室住院患者人均此费用约7,000元,药费仅不到2,000元,总费用是它的三分之一,药费只是它的六分之一。一个药物费用占到总费用约60%的科室,理所当然要引起人们的注意和怀疑。当然,最近这个科室已经被有关部门锁定并进行了调查,除此之外,这个月初闹得沸沸扬扬的“订餐门”事件同样也发生在这个科室。

我的同行们好像已经沦落到了除了开刀和开药,对其他任何事情没有任何兴趣的地步。我建议我们都坐下来好好读一读以下这段话:“中国人老想走捷径。他们不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即成就来自于与努力工作和牺牲。中国人倾向于索取而不给予。他们需要明白一个道理:生活的真蒂不在于你索取多少而在于你能给予社会和你的人类同胞多少。” (摘自《美国兰德公司对中国人的评价》)

 

有帮助
期待更新

蓝志杰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