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继华 三甲
李继华 主任医师
华西口腔医院 口腔颌面外科

下颌“V-line”截骨术联合外板劈除术矫治低角型方颌畸形

【摘要】 目的 由于传统术式对于低角型方颌畸形不能有效增加下颌平面角而往往难以达到理想的矫治效果本研究探讨应用下颌骨“V-line截骨术与外板劈除术联合矫治低角型方颌畸形的可行性并评价其治疗效果。方法 选择本科室20057 月~2007 11 月间治疗的31例低角型方颌畸形患者在全麻下应用下颌骨“V-line截骨术与下颌骨外板劈除术进行联合矫治。术后6月至24月进行随访, 调查患者满意度,用术前后定位标准面像、X线头影测量等方法评价其矫正效果。结果 所有31 例患者术后伤口Ⅰ期愈合, 下颌平面角增大至30o, 下颌角开张度增大至120o,两下颌角间宽度明显减小, 达到了下颌轮廓的美学标准,均获得较理想的美容效果。结论 下颌“V-line截骨术与外板劈除术联合应用, 可有效地矫治低角型方颌畸形使患者下颌骨轮廓达到较理想的美学标准。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院口腔颌面外科李继华

关键词  方颌;低角;  V- line截骨术;下颌骨外板劈除术

 

目前,经口内入路的方颌矫治术已经是整形外科的常规手术,多种术式均可用于矫治方颌畸形。然而,相当多的方颌患者均属于低角畸形,“低角型方颌畸形”即下颌角开张度小于110o或近似呈直角,下颌平面角小于20o甚至达0o,下颌下缘曲线过于平缓,或下颌下缘轮廓下坠(图1)。应用传统术式因不能有效增加下颌平面角而往往难以获得理想的矫治效果。近来,由于受影视明星等时尚因素的影响,东亚地区愈加崇尚“瓜子脸”,欲达此目的,改善下颌平面角过小,使下颌下缘向后提升较为陡峭,以获得更灵巧、尖俏的面下部轮廓成为必要手段。因此,针对方颌畸形及求美者不同的容貌特征和审美要求,我们经口内入路运用下颌下缘截骨术(V-line)联合下颌骨外板劈除术 ,矫治低角型方颌畸形,达到改变下颌下缘轮廓,增大下颌角开张度及下颌平面角,使原本过于平缓的下颌下缘变陡峭,达到的“瓜子脸”的效果整形美容效果。

1. 临床资料

本组共31例, 年龄20岁~ 31 岁, 均为方颌畸形,双侧对称或不对称。其中面部容貌特征为: 正面观面下份宽, 侧面观下颌角开张度小于120o近似呈直角或下颌角向后下方突出,下颌平面角过小,下颌下缘曲线过于平缓,下颌体下缘轮廓下坠,左右下颌下缘不对称,方颏,部分病例伴有明显的咬肌肥大,软组织丰满(颊脂垫肥大)。治疗目的均为改变面下部轮廓达到审美要求。术前依照患者的脸型及个人要求与其进行充分的沟通,常规拍摄头颅正﹑侧位X线头影测量片与颌骨全景片, 排除局部骨质病变﹑肿瘤, 并了解左右下颌角对称性及外展情况﹑下颌角开张度与下颌支下颌体形态及下颌管的位置与走行, 对颏部的形态也同时分析,设计所需调整下颌平面角的幅度决定截骨线的倾斜程度,并确定是否切除部分咬肌及颊脂垫等。

2手术方法(图2、3)

所有手术均采用经鼻腔气管内插管全身麻醉。

2.1切开与显露: 局部浸润注射含1/100000肾上腺素的1%利多卡因溶液,从下颌升支前缘平上颌牙合平面沿外斜线向前下至中切牙龈前庭沟靠唇侧6mm处切开黏膜直达骨膜, 用骨膜剥离器在骨膜下剥离完整显露下颌升支、下颌角、下颌体及颏部,颏神经适当游离并妥善保护。对侧行同样操作后完整显露术区。

2.2 下颌下缘截除术:骨切开线的设计要避免损伤下牙槽神经血管束,术前仔细研读X线片上的下颌管影像,一般于双侧颏孔下3mm设计骨切开线,根据术前设计所需调整下颌平面角的幅度决定截骨线的倾斜程度,术中需特别注意保护颏神经。用Shea's 光导拉钩钩住并显露好下颌角及下颌下缘,用往复锯在下颌神经管走行之下依照设计之骨切开线从颏部至下颌角行截骨定位线,定位后沿已经切开的骨沟向深部切割,直至舌侧骨板完全切开,操作时将手指置于下颌舌侧黏膜处以感受切割深度,一旦切透舌侧骨板应停止截骨,以薄刃弯骨刀插入骨切开间隙,轻轻撬动或凿开骨切开处少许骨连接,离断此区域的全层下颌下缘。切断内侧的翼内肌附着及下颌舌骨肌附着,将下颌下缘充分游离并完整取出。

2.3 下颌外侧骨板劈除:在下颌支中上1/3处以往复锯或长裂钻从升支前缘到后缘做一水平骨切口标志线, 深度以切透颊侧皮质骨板, 不可切割过深以免伤及下颌管,根据患者具体情况, 于颏孔后作一垂直骨切开线达下颌下缘, 深度以切透颊侧皮质骨板。用裂钻沿下颌支外斜线水平骨切口向前钻一排骨孔至垂直骨切口,深达髓腔, 将水平骨切口与垂直骨切口相连, 消除所有切骨线之骨皮质连接后, 以薄刃骨刀插入骨切口内, 轻敲击骨刀逐渐劈开下颌骨外板, kocher钳夹持外板并摘除。

2.4 修整塑形:在劈除下颌角外侧骨板后,用电动骨锉或大号圆钻磨平垂直截骨处的台阶,确保轮廓线自然流畅。咬肌特别肥大的患者可同期切除部分内层咬肌,颊部丰满者适当祛除部分颊脂垫。如果骨创面有明显的骨髓腔出血点,可用骨蜡止血。

2.5冲洗缝合: 生理盐水冲洗伤口,妥善止血后缝合口内伤口,放置负压引流。下颌角区置放敷料颌周加压包扎。术后应用抗生素预防感染。单侧负压引流物少于8ml/d拔除引流管。

3 . 结果

所有31例患者创口均为Ⅰ期愈合,无感染,术后一周出院。术后随访6~24个月,均无张口受限及面瘫等严重并发症,其中13例患者术后自觉口角区下唇麻木,但均在4月内恢复。所有患者面下部正侧面轮廓均得到改善,术后下颌角角度增大至110°~120°,下颌平面角增大到25°~30°,下颌角间宽度均明显减小。所有病例医患双方均对手术后效果感到满意,结果表明下颌下缘“V-line”截骨术联合下颌骨外板劈除术矫治低角型方颌畸形可获得满意的美容效果。

4. 典型病例

患者张XX,女,26 岁,自觉面下部过宽,要求手术矫治; 专科查体: 正面观面下份宽, 左右尚对称, 侧面观下颌角开张度约90.o,方颏但不后缩,颊脂垫肥大。 于2007 年3月行下颌下缘“V-line”截骨术+下颌骨外板劈除术+颊脂垫去除术”。术后1年复诊, 正面观面下分不宽,左右对称,颏部变尖俏,与面中上分比例协调;侧面观下颌角开张度124o,下颌下缘轮廓线流畅,从颏点至下颌角逐渐提升,下颌平面角达到28 o。医患双方均对效果感到满意(图4、5)。

5.讨论

从东方传统审美观角度看方形脸的女性容貌呈现粗旷感, 缺乏女性面部柔和、流畅的美感。而美貌人群面部轮廓分析表明:正常面形下颌角开张度约为110o~130o ,下颌平面角约为25o~30o。部分方颌畸形属于低角型,下颌角开张度小于110o,严重的近似直角,同时下颌平面角过小,下颌下缘曲线从颏点至下颌角过于平缓,或下颌体下缘轮廓下坠,使正面观面下部宽大,侧面观曲线生硬不流畅。目前,由于受影视等时尚因素的影响,东亚地区愈加崇尚“瓜子脸”。不仅面型不佳表现为方颌畸形而求美者日渐增多,而且相当多正常面型的女性为追求侧面观下颌下缘向后提升的陡峭曲线,拥有更灵巧、尖俏的面下部轮廓而要求行下颌成形术。

近年来下颌成形术无论是理念和实际操作都有了很大的进步,Converse(1951)[1] 提出“下颌角一次性直线截骨术”,其缺点为容易出现第二下颌角,下颌曲线不流畅;Baek(1989)[2]报道了“二次弧形截骨术”和Yang(1991)[3]提出“三次或四次弧形截骨术”,这两种方法手术效果较好但手术过程显得比较复杂。归来[4]1999 年提出“一次性下颌角弧形截骨术”,避免形成第二下颌角现象,但对操作技术及手术器械的要求较高,且容易造成两侧不对称。目前常用的下颌角切除术,过分侧重下颌后分的整形,而忽视下颌前分及颏部的整形,使得下颌骨重心前移,术后患者常常诉面形不佳,下巴方短,钝重。单纯行下颌骨外板劈除术,虽然正面观可以缩窄下颌角间的距离, 但无法改变下颌角开张度过小,难以矫正过于平缓的下颌下缘曲线,也不能使原来下坠的下颌角足够上提,因而术后侧面形态常常不够理想。对于低角型方颌畸形,下颌 “V-line” 截骨术可以大幅度增加下颌角开张度及下颌平面角,改善下颌下缘轮廓,使原本过于平缓的下颌下缘变陡峭, 且可达到下颌骨整体缩小的美容效果,正面观面下部较宽者 配合“下颌骨外板劈除术”可以大幅度缩窄,达到的“瓜子脸”的美容效果。

下颌成形的手术设计应根据方颌及求美者不同的容貌特征,下颌神经管的位置与走行,颏部的形态,预计所需调整下颌平面角的幅度决定截骨线的倾斜程度。新形成的下颌角是下颌升支后缘与截骨线间所形成的角度,截骨线的高低,决定了术后耳垂至新下颌角的高度,一般形成的下颌角位置体表投影距耳垂2cm为宜,截骨线向前下通过颏孔下3mm,继续向前延伸到达颏部下颌尖牙根尖下的位置,此处正好是颏部两侧的转折点,截骨线到此可以避免第二下颌角的发生,形成协调流畅的面部侧貌轮廓线。

 

参考文献

1. Converse JM. Deformities of the jaws. Reconstructive plastic surgery. Saunders: Philadelphia, 1977:1406-1411

2. Baek SM, Baek RM, Shin MS. Refinement in aesthetic contouring of the prominent mandibular angle. Aesth. Plast. Surg. 1994; 18;283-9

3. Yang DB, Park CG. Mandibular contouring surgery for purely aesthetic reasons. Aesth. Plast. Surg 1991; 15;53-60,

4.Lai Gui,Dong Yu. Intraoral One-Stage Curved Osteotomy for the Prominent Mandibular Angle: A Clinical Study of 407 Cases. Aesth. Plast. Surg. 2005; 29;552-7

Pictures

 

图1.a:头影测量侧位片;b:头影测量正位片

 

 

1:下颌角开张度(Ar-Go-Me)2:下颌平面角(MP-FH)3:下颌骨宽度(Go-Go)

Fig.1.a: Lateral cephalometric radiographs b:the frontal cephalometric radiographs

1.The gonial angle (Ar-Go-Me)  2. The mandibular plane angle (MP-FH) 3. the mandibular width (Go-Go)

图2 下颌“V-Line”截骨术(a,b)及下颌骨外板劈除术(c,d,e)

Fig. 2. “V-Line” ostectomy (a,b) and  mandibular outer cortex ostectomy(c,d,e)

 

图3.切除的下颌下缘及下颌骨外板

Fig.3. The excised mandibular inferior margin and mandibular outer cortex

          

图4.应用下颌“V-line截骨术与下颌骨外板劈除术进行联合矫治的病例术前(a,c),术后((b,d)面像

Fig.4. Preoperative views of one case(a,c). Postoperative views after mandibular “V-Line” ostectomy combined with mandibular outer cortex ostectomy and buccal fat pad resection(b,d)

图5.应用下颌骨“V-line截骨术与下颌骨外板劈除术进行联合矫治的病例全景术前(a),术后(b);侧位术前(c),术后(d)X线片。

Fig.5. Case 1. panoramic radiographs: preoperative(a) and postoperative(b); lateral cephalometric radiographs: preoperative(c) and postoperative(d)

 

 

 

 

 

 

 

 

 

李继华
李继华 主任医师
华西口腔医院 口腔颌面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