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刘广召 三甲
刘广召 主任医师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疼痛科

走近疼痛医学

走近疼痛医学

“疼痛是症状还是疾病?”

“什么是疼痛医学?”

“疼痛医学在我国发展的现状与前景如何?”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疼痛科刘广召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华医学会疼痛学会主任委员、北京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韩济生教授,作为国际疼痛学会中国分会(CASP)的发起人,收到国际疼痛学会(IASP)计划在2004年10月中旬发起“IASP世界镇痛日”和“镇痛周”的致函后,在筹备工作的百忙中,向记者介绍了疼痛医学及其在我国的发展。

一、疼痛不仅是症状,也是疾病

疼痛是人类最原始、最普遍存在的一种痛苦。据统计,大约30%的成年人患有慢性疼痛。每3个门诊就诊病人中,就有2个是伴有各种疼痛病症或症状的病人,我国至少有一亿以上的疼痛患者,多数疼痛患者均经过不止一个专科的诊断或治疗。2002年7月完成的我国六城市慢性疼痛调查结果发现,在短短一个月内,六个城市中到医院就诊的慢性疼痛患者多达13.6万人。从当今世界范围来看,疼痛已经是危害人类健康的主要杀手之一,也是造成人类降低劳动能力和减少出勤日的最普通、最直接的因素。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美国中青年劳动者每年因疼痛导致劳动时间损失和工作效率下降的直接经济损失是612亿美元。

IASP将疼痛定义为“真实存在的或潜在的组织损伤或类似情况所带来的不愉快感觉及情绪体验”。

2002 年8月,在IASP于美国加州圣迭哥召开的第十届世界疼痛大会上,与会专家达成了基本共识:慢性疼痛是一种疾病。慢性疼痛包括三叉神经痛、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反射性交感神经萎缩症、幻肢痛、癌症痛等顽固性慢性疼痛;还有一些慢性疼痛,如偏头疼、腰背痛、关节炎所致的疼痛等,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也会由局部长期的普通疼痛,变成复杂的局部疼痛综合征或中枢性疼痛, 使疼痛变得非常剧烈,成为难治的疼痛病。

顽固性慢性疼痛导致机体各系统功能失调、免疫力低下而诱发各种并发症,严重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和工作效率。当疼痛使人丧失工作能力,致经济收入下降,进而使人格的独立性受到威胁时,病人就会感到生活失去乐趣和意义,从而导致家庭破裂、自杀甚至危及社会。
由于疼痛在临床诊断和治疗上的重要性,疼痛已被现代医学列为继呼吸、脉搏、血压、体温之后的第五大生命体征。目前在美国、欧洲各国和***,疼痛诊疗被规定为医院的一项基本医疗服务内容,疼痛诊疗中心和疼痛科遍及各级医院,独立的疼痛专科医院和诊所形成网络,有疼痛诊疗医生考试和管理制度,负责疼痛医生的注册、年检、考试和监督。国际疼痛学会(IASP)出版《疼痛诊疗中的必备条件》,并不断更新。2001年,美国第106次国会正式将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命名为“疼痛研究与治疗的十年” (Decade of pain control and research),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动了疼痛医疗的技术与研究。

二、疼痛医学与相邻学科的关系

疼痛医学(Pain clinic)与神经内科学、麻醉学、放射介入治疗学、骨科学等等都有密切关系,是由这些学科的疼痛分支融合而成的一门新兴的边缘学科,始于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1976年美国《医学世界信息》上介绍美国有17个有关疼痛治疗机构。1977年美国麻醉学会统计就已超过了200个。近十几年,在影像学、电生理学、神经生物学和计算机技术飞速发展的推动下,疼痛医学发展迅速、成长极快且成绩斐然,至今已在全球范围形成规模,成为一个新的医疗专业。目前,有1800个疼痛临床机构分布在36个国家,其中美国1000到1200个,加拿大 75个,西欧200~225个,亚洲、澳州80个。1992年全国82所大学医院中只有三所没有设立疼痛治疗诊所。1973年建立的最有权威的国际疼痛学会(IASP),到1999年已有6500个会员分布在86个国家当中,54个 国家有它的下属机构。

疼痛医学作为专治“疼痛性疾病”的临床学科,与其它相邻学科治疗“疼痛”既相互配合,又有明确区别分工。比如,麻醉科以手术中止痛和治疗急性疼痛为主;西医骨科主要以手术治疗骨损伤,中医骨科则是以手法治疗为主;神经科和肿瘤科主要以药物治疗相关疼痛;康复理疗科则以物理方法治疗为主。疼痛医学的治疗手段,则已经从单纯药物治疗,转向多学科综合治疗,其中影像学介入微创性神经治疗方法发展很快,效果比较突出,很受患者欢迎。
“影像学介入微创性神经治疗”的确切表述应为“影像学和电生理引导介入微创神经外科”。影像学和电生理引导介入技术是治疗神经痛的一项新技术,即参照靶区的电生理反应、在X线透视或CT引导下行选择性、毁损性神经阻滞或精确病灶治疗,阻断疼痛信号的传导或解除对神经的压迫。影像学和电生理引导介入治疗技术的发展,使许多原来药物治疗不能缓解的顽固性疼痛得到缓解或消除;过去需要在颅内进行有创治疗的幻肢痛、卒中后疼痛、中枢性疼痛等复杂性疼痛的患者,现在不做开颅手术疼痛就能得到治疗。疼痛医学治疗的范围极广,从内科服药,到外科手术,均可应用,而“影像学介入微创性神经治疗”则介于两者之间。后者不仅能治疗顽固性神经痛、癌性痛、反射性交感神经萎缩症、幻肢痛等疼痛性疾病,还有一些无痛的神经疾病,例如面肌或眼肌痉挛、麻痹,眩晕,耳鸣,过敏性鼻炎,视网膜血管闭塞症,顽固性嗝逆,心绞痛,脑血管痉挛,血栓,梗塞,末梢血管疾患,高血压,甲亢,月经失调等,也可以通过神经刺激或阻滞加以治疗。

三、我国疼痛医学发展的现状与前景

我国早在2000多年前已有治疗疼痛的书面记载。改革开放以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疼痛门诊”就在我国出现了,比美国最早的“疼痛门诊”晚了20多年。国际疼痛学会(IASP)是1973年成立的,我国1989年就成立了国际疼痛学会中国分会(CASP),1992年又成立了中华医学会疼痛学会。十多年来,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每年组织全国性学术会议、疼痛研讨会、继续教育讲座和技术学习班,有效地推动了疼痛医学的发展。目前,全国共有20个省市成立了地方疼痛(学会)专业委员会,不少医院已经或正在建立疼痛诊疗中心、疼痛科或疼痛门诊;一批疼痛专科医院和诊所也在全国各地出现。据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调查和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专门从事疼痛诊疗工作的医生有九万人之多,正在为大量的疼痛患者解除痛苦。

“疼痛医学”作为世界一门新兴的边缘学科,至今只有70多年历史。中国疼痛医学的发展,仅仅比世界晚起步二、三十年。但应该看到,我国疼痛医学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国内疼痛专科尚未正式列入医疗系统建制,非疼痛专科的医务工作者不了解疼痛医学的现象也不少见,不少人对疼痛的认识还停留在“疼痛只是一种症状” 的旧观点上,每遇到不明病因的疼痛,或自己缺乏有效治疗手段时,很少想到请疼痛科会诊。当然,我们也应该承认,由于目前我国多数疼痛诊疗机构的治疗手段,仍是镇痛药物加传统的按摩、牵引、热敷、针刺等方法,能直接针对慢性顽固性疼痛的“病根”进行治疗的还不多,神经痛的微创介入治疗技术还没能广泛应用,致使疼痛医学治疗顽固性慢性疼痛的独到效果还没有充分显现出来。在全国数万家医院中,真正按现代疼痛医学理论和技术设置装备的疼痛科、尤其是建有疼痛专科病房的还不普遍。这就难怪有不少人误解治疗疼痛只是“治标不治本”,“不解决问题”。其实,慢性顽固性疼痛本身就是疾病,疼痛医学研究、治疗的正是各种慢性顽固性的疼痛病。对于长期以慢性顽固性疼痛为主要症状的患者,能解除他(她)们的疼痛,当然就是治了“本”。

我国人口众多,病人的数量庞大。在采用胶原酶进行微创介入治疗的临床实践中,我国是居世界领先地位的。如果我们尽快更多地采用先进的医疗手段正确开展疼痛治疗,中国将会形成庞大的疼痛医疗体系。这些基于巨大人群的医学资料,将在国际交流中为国际同行所分享,广泛造福于人类。

刘广召
刘广召 主任医师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疼痛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