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古医案奇观--食伤药伤案

刘红亮 主治医师 河南中医一附院 老年病科
2018-01-10 52人已读
刘红亮 主治医师
河南中医一附院

    明朝有个人名叫马二尹,时年五十五岁, 有一次吃了过多的鳗鱼肉卷饼后,心腹胀痛,便请了位走方郎中来瞧病。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老年病科刘红亮

  郎中问过病因,留了点芒硝、大黄,告诉他说,这两味都是泻药,只要大便一通,就不再胀痛。郎中走后,马二尹急忙将那两味药煎了喝下,谁知不但没有排下大便,肚子反而更加胀痛。不得已,他只好又就近请了位坐堂郎中。这位郎中还是以木香槟榔丸、大小承气汤泻下。连服十日,胀痛益甚,粒米不进,大便不通,小便也变成丁点点滴滴。

  马二尹慌了,又四处求医,什么备急丸、十枣汤,黑白丑之类的攻里泻下药几乎都试过了,几天下来,不仅大便仍然下不来,连小便的点点滴滴也没有了。马二尹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郎中们都说这病太怪了。其中有位郎中又试着在他中脘穴上连炙了三十个艾炷,也丝毫不见动静,便断言他三天必死,并暗中嘱咐其家人准备后事。

  这时,有人推荐了一位名医叫孙东宿的前来诊治。孙东宿看到病人面色苍黑,神藏不露,且声音宏亮,只是肚子胀得像个扣过来的大簸箕,不能反转身子。再诊脉,两手皆滑大,两尺尤有力,心想,可能还有救吧。可是,待到问过病情,看过前面的处方之后,也不由得大吃一惊——以前从来没有听说或见到过这种怪病!

  惊奇之馀。再三考虑,孙东宿提笔拟定了一个处方,这就是香砂六君子汤,其中人参、白术均增至二钱。其他郎中都很惊讶,有的忍不住提出疑问说:“中满胀痛,二便俱闭,怎么能再进补呢?更何况面色苍黑者尤其忌用人参和白术,你为什么反而要加大这两种药的剂量呢?”孙东宿胸有成竹地回答:“此症并非鼓胀,而是内伤。病初起时,伤食还在上鬲,应当用吐法。不用吐而用泻下之药,势必伤其脾胃;脾胃既伤,则失运化。这就是愈泻愈胀盼原因。故用六君子以醒其脾,香砂以助其运,再用吐法吐出前药,才有生机。此方并非是对付本来的病,而是要对付后吃的药。我所顾虑的并非是大便不行,而是用药后大便不禁。”刚才那位提问者又忍不住问道:“我们用了那么多泻药都泻不下来,你怎么会顾虑大便不禁昵?”

  孙东宿回答道:“试想一下,正常的健康人才能服多少那样剧烈的泻药呢?幸亏他所服的泻药还没能发作,尚可想想办法,如果大便一通,所服的泻药一并发作,那就危险了!”这时又有人试探着问道:“这么说来,病家有救了?”孙东宿点点头,说道:“病人始为食伤,继为药伤,所伤在上中二焦,下元未损,故两尺脉尚有神气。《难经》上说:‘人之有尺,如树之有根也’。肾司二便,《内经》上说:‘肾者胃之关’。我看病人面色苍黑,神藏气固,知其肾关未动,尚且有救。”诸位郎中听了孙东宿的话,认为言之有理,不再质疑,静观疗效。

  再说马二尹服下香砂六君子汤后,腹中更加疼痛,众人在一旁都捏了把汗,孙东宿却不动声色。他知道药力已动,又改用人参芦、防风芦、升麻、桔梗各三钱,令其煎服。过了一会儿,便拿根鹅毛伸进马二尹嘴里,轻轻地搔他的喉咙眼儿。这一搔不要紧,马二尹把以前吃的药全都吐了出来,大约有十多碗。吐过之后,马二尹面露喜色,说道:“眼前好像亮多丁!”这时已经日近中午。

  孙东宿取过方纸,书至宝丹一帖,吩咐道:“此药再过一个时辰服下,以温中气,到晚大便必行,届时我再来诊视。”说罢告辞离去。

  马二尹跟药后,过了一个多时辰,肚子里便咕噜噜地响了起来,到晚果然大便一次,小便也开始通了。此时孙东宿已赶到,用人参、白术各五钱,炮姜三钱,茯苓二钱,陈皮一钱,木香、甘草各五分,急令煎服,并嘱咐道:“此病久泻后必愈,只是一日不止,一日便须按前方进药。”

  马二尹当晚又大便一次,小便亦通,胀痛也较前减轻。第二天,一连大便丁十馀次。此后,日泻日补,七十二天才痊愈,光人参就用去二斤多。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刘红亮 主治医师

河南中医一附院 老年病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