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梁益辉 三甲
梁益辉 副主任医师
梅州市第二中医医院 肿瘤科

中医治疗小儿手足口病

今天周五(6月8日),高考结束,1周岁的小儿子没有再发热已经3天,手足的皮疹也逐渐消退,咽喉的糜烂基本痊愈,悬着的心也算放了下来。深刻的体会是,对于小孩疾病的治疗,家人的作用真的很重要,没有他们的支持,小孩真的可能会多遭罪。总结一下本次小儿发病的诊治经过,供大家做个参考。梅州市第二中医医院肿瘤科梁益辉

周日(6月3日)下午,从大埔老家回梅城,半路上就发现小儿子有点发烧,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热势逐渐的起来了,大概到6点半的时候,已经烧到39℃,吃了一次退烧药睡着了。

一诊:

起病时症见:发热,精神疲乏,较平时娇气。指纹浮紫,现于风关。查:咽喉部大片状糜烂,双侧扁桃体Ⅱ°肿大。双肺未闻及干湿啰音。

吃完晚饭,我就赶紧就近在小区的药店买了中药回来煲。处方:生石膏100g(先煎),知母10g,桔梗10g,甘草10g。米一撮。有个细节,抓药的时候,药房正好石膏剩下最后不到100g,都是粉末,于是又凑了一点新品称了包给我,回到家放到水里,石膏末直接混在水里变成了石膏水(混悬液),药煲完以后还是浑浊的石膏水(如果是生石膏结晶的话,不会这样,煲出来的水,基本是清的)。

当天晚上,睡前服了一次中药(20ml),小孩发烧反复,总共喝了三次退烧药加40ml中药。第二天早上醒来精神可以,未再发热。上班前和家里老人交代,继续服药。

二诊:

第二天(周一)上午状态不错,下午再次出现发热,晚饭前后体温已达39℃,服用退烧药后入睡,精神状态也差了点,也开始出现手足的皮疹了。

下午症见:发热,精神萎靡,手足散在暗红色丘疹,部分有水疱,咽喉部糜烂加重,扁桃体肿大同前,吃不下东西,喝水也哭闹(估计是咽喉痛)。指纹浮紫较前更显,超过风关直至气关。

吃完晚饭再次去小区药店买了药回来:柴胡15g,葛根15g,茯苓10g,苍术10g,连翘10g,荆芥5g(后下)。煲好以后混在原药液中,约20:30左右喂了一次药(20ml)。玩到大概22:30左右开始再次出现发热,体温逐渐上升,到23:30左右出现精神萎靡,烦躁不安,无汗出。这时候开始泡西洋参水,大概23:50左右喂了一次退烧药,取了5ml洋参水加入中药水15ml中兑服。老婆还有点担心,我笑着安慰她:放心,保证半小时以后安然入睡。结果整夜安静,未在发热。

三诊:

第三天(周三)症见:白天未再发热,精神一般,不肯吃东西,喝水也哭闹。到晚饭后再次出现发热,精神状态不佳,手足丘疹逐渐增多、增大,部分水疱。指纹紫暗,现于气关。

皮疹逐渐增多,处方:苦参50g,黄柏30g,苍术30g,蝉蜕20g,白鲜皮20g,百部30g,枫球子30g,蛇床子20g,地肤子20g。煎水洗澡。

第一次煲的中药还剩约1/3(因为是成人剂量,所以每次喝20ml)。因考虑药物成分的问题,弃之不用。改方换药,采用本院中药饮片:生石膏50g(先煎),知母10g,桔梗10g,蝉蜕10g,葛根20g,柴胡10g,茯苓10g,甘草10g,米一撮。煎好药后即给小孩服用一次(20ml),当时发热38.5℃,未服退烧药,15min后汗出热退,安静入睡。当晚23时左右醒来再次服药一次,夜间安静,未再发热,未吵闹。

第四天无发热,精神好转,饮食逐渐恢复,皮疹未再增多。上述外洗中药复渣煎水洗澡,继续口服中药,每次20ml,一天4次。

今天是发病第五天,已经3天没有发烧,手足的皮疹也逐渐消退,咽喉的糜烂基本痊愈了。精神状态很好,吃东西也正常了,兄弟两在家玩的很嗨。

疾病经过:

第一天:发烧单纯按化脓性扁桃体炎处理,来势凶猛,病重药轻,所以第一个晚上连续发热,服用三次退烧药至天亮。

第二天:手足口病的症状逐渐显露出来,热势加重,精神萎靡,也逐渐吃不下东西,家中老人还是比较紧张的,说了几次带去医院看,幸好老婆支持我的决定,暂时不去医院,继续中药治疗。

第三天:症状还在加重,老人有点不太高兴,再次说了带去医院。及时的更换处方及药物,未用退烧药即可退烧,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暂时宽心。

第四、第五天未再发热,精神状态不错,饮食恢复正常,皮疹逐渐好转。

治疗体会:

1、小儿疾病变证快,需要全程陪护,密切注意病情变化,及时变换处方用药。

2、懂得识别普通病情及危急重症,如果病情危重,应及时送医。

3、中药饮片质量不能保证,普通药房的中药饮片质量和疗效相差甚远。

4、家人意见要统一,有个能判断轻重又可以做决定的人很重要。

5、抗生素不是万能,不要滥用。

6、发热、腹泻等疾病,水分很重要,一定要补充。

7、小孩的中药,要注意口感,太苦、太臭的,容易引起呕吐,最好能够自己试一试。

按:

白虎汤是《伤寒论》的经方,用于治疗阳明经证,也就是气分大热证。其典型表现为:大热、大渴、大汗、脉洪大。白虎加人参汤则加了人参一味,旨在治疗热盛伤津。

中西医结合学派著名医家张锡纯用石膏退热,颇有心得,屡屡于发热重症中应用重剂石膏起沉疴。本例中重用石膏,只因为普通药店最后所剩的石膏粉末质量确实有限,大大影响疗效,导致第一、二天发热控制不佳。第三天换用本院石膏饮片后,50克足矣。其他中药饮片亦如此,不论从成分、疗效等方面,都与本院之中药饮片相差甚远。

白虎汤中的粳米,本例用大米代替,与石膏同煎,米熟汤成,既能遏制石膏之寒凉伤胃,又能补脾而滋汗源。

西洋参一味,老婆曾怀疑说:咽喉都烂成那样了,一派热象,能喝洋参水?我解释说,西洋参益气生津,药性偏凉润,既能补益正气,又能清热生津。放心,半小时后必能安然入睡(果不其然)。

内服、外洗联用,更能增进疗效。

第三天处方分析:石膏配知母清热滋阴生津,桔梗甘草(汤)解毒利咽,葛根、柴胡疏风清热,蝉蜕消风止痒,茯苓、粳米顾护胃气;小儿出现精神萎靡时加入西洋参水益气养阴。方中石膏重用,在治疗小儿发热性疾病中,疗效确切,值得临床应用。

PS小儿疾病变幻莫测,建议家长们自己了解一点医学常识,在就医的同时加强护理。对于危急重症,及时识别和送医,以免耽误病情。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梁益辉
梁益辉 副主任医师
梅州市第二中医医院 肿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