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傲霜 三甲
李傲霜 主任医师
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产科

信任—医患关系的基石

 

绵阳市人民医院 妇产科中心 李傲霜

  和以前的同事先后接诊了同一个患者,得到了不同的回报,感慨于医患关系的紧张,草成一篇文章,原意是想通过第三者的视角,还事实以真相,希望医患双方达成理解。几经努力,未果。嗟乎!徒感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医患之间的矛盾,远非只言片语所能化解的!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产科李傲霜

 

   最近听说了一件事:我以前诊治过的一位患者小何和本市一家医院打起了官司。据说医患之间的误会很深,剑拔弩张。作为小何的疾病诊治的亲历者,我对于小何的诊断和治疗过程以及疾病的转归投入了不少的关注,在疾病的治疗取得令人鼓舞的成果的时候,我和我的团队为小何一家人感到非常欣慰,然而就在这时听到这样的事,令我匪夷所思,百思不得其解。

    那是一年前的冬天,我所在的医院接诊了一位从本市的另一家医院转诊来的孕妇,妊娠28周,血压升高,考虑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收入院。小何在入院第二天上午出现了上腹部不适及鼻衄的症状。细心的管床大夫小娟仔细地分析了患者肝脏功能的化验结果,敏锐地考虑:这难道是一例少见的妊娠期急性脂肪肝病例?经过科内的讨论和院内的会诊,大家一致认可了小娟大夫的意见。考虑到医院的诊治条件和患者病情的严重性,孕妇很快转诊到了省城的一家医院。

   转院后,小何的病情牵动着同事们的心。医生们经常和小何的丈夫保持着联系,数天后听说经过会诊,其诊断得到证实了;再后来听说小何因为病情危重手术终止妊娠了;再后来听说小何在ICU经过长达一个月的治疗,九死一生,终于治愈出院了。大家为小何的治愈而欢欣鼓舞。要知道,妊娠期急性脂肪肝其死亡率高达80%,小何在治疗期间出现的肝脏功能衰竭、DIC、菌群失调等并发症,每一种疾病对于小何都会是致命的,顽强的小何居然都一一挺过来了,真是好不容易呀!

    产后三个月,小何和丈夫、孩子专程来到医院,对当初救治她的医护人员表示感谢,同事们感慨于小何的幸运和她丈夫的情深意重,经历了生活的磨难,小何一家终于可以快乐幸福地生活了!

     没想到一年以后,却听说小何把她第一次就诊的本市的那家医院告上了法庭,理由是他们没能及早地发现小何的妊娠期急性脂肪肝!并要求其赔偿小何疾病治疗的所有费用!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和同事们都感慨万千。医学科学是一门实验科学,对于疾病的诊断就像是福尔摩斯对案件的侦破一样,医生们需要根据患者的症状、体征,甚至是一点点的蛛丝马迹来发现隐藏的疾病。疾病是变化的,人们的认识也是变化的,当疾病逐渐地表现出它本来面目的时候,医生们才能够完整地认识它,了解它。我们诊断小何的疾病中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我们也是在她出现相应的症状和体征的时后,才考虑到有妊娠期急性脂肪肝的可能。正是因为早期诊断疾病的不容易,所以大家才对小娟大夫能够在住院的第二天小何出现恶心、呕吐、鼻衄的时候其诊断思路就向妊娠期急性脂肪肝的方向去考虑才表现出极大的褒奖和鼓励,这也同样说明早期发现这样一例患者完全也有待于其自身临床症状和体征的逐渐出现才能诊断,而绝不是凭空臆想和猜测。

      医生和患者之间的关系,就好像是一场战役的战友,疾病是他们共同的敌人。只有医患同心,才能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战友之间应该有一种性命相托的崇高信任,而不是临上战场了大家还互相猜疑,互不信任,甚至互相指责。

     前一段时间网上热议的深圳“八毛门”事件中“10万元手术,吃8毛钱药痊愈”的误会,最终以患儿父母向医院道歉,媒体向公众道歉而告终,医院得以还原清白,医患双方达成谅解。这就使得新闻媒体和公众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对医疗行业以及医患关系看法的立场和视角。

 在医患关系中,医方是建立信任的关键。“八毛门”事件中,深圳儿童医院始终保持忍耐大度和专业精神,在舆论讨伐下坚持科学地阐述自己的意见,这种态度令人敬佩。事实证明,有了这样的胸怀和作为,不论误解多深,最后都会得到理解和尊重。

   小何的疾病的诊断和治疗过程同样需要医患双方的共同努力和相互理解。作为经治小何疾病的医院之一,对小何一家将其就诊的第一家医院告上法庭一事,我们非常吃惊,对目前医患双方的对立和误解非常痛心,甚至感到后怕,因为小何就诊以后疾病的发展和医生的认知都需要有一个过程,甚至在转诊至上级医院后也未必首先考虑妊娠期急性脂肪肝的诊断,直到数天后疾病发展,人们认知后才得以确诊。如果疾病在不具备诊断依据时未能诊断就该被怪罪,这岂不是要求医生未卜先知,这难道符合医学科学的一般规律吗?

     建立信任,同样需要患者的主动努力。固然,患者不断增长的维权意识是倒逼医方增强责任感的一种方式,但医患关系中,患者并非“永远正确”。以怀疑论为前提,将所有医生预设成唯利是图的“坏人”,或对医生的诊疗行为吹毛求疵,这样既不公平,也对医生的正常诊疗不利,最终不利患者。更多的时候,患者也应履行自己积极配合治疗、信任医院和医生的义务。在呼吁医患相互给予尊重、耐心和理解的同时,更重要的是重建双方的信息平衡。心理学认为,不信任感来自不熟悉。及时、详尽、专业的信息,能消除患者的陌生感和警惕心,让医患间的沟通更有效,是建立信任最直接、也最重要的基础。“医患双方应该是朋友,而不是互相提防的敌人。”与其陷入不信任的悲叹,不如积极朝着信任努力,这才是拆除“信任隔离墙”最有效的路径。

    希望小何与家人能尽快走出怨恨的困境,心情舒畅,幸福生活,也希望所有的患者都能和医方充分沟通,达成共识,相互信任,让我们看到一个良好医患关系的互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达到医患双方的双赢局面。

 

 

李傲霜
李傲霜 主任医师
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产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