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宾 三甲
李宾 主治医师
南医三院 肾内科

血管炎的血液净化治疗一例

罗*****,男,38岁,因“双侧前臂酸痛,发现血压、血肌酐升高8月余”入院。

患者8月前,打羽毛球后出现双臂沿血管走行疼痛,为持续性刺痛,无放射性,休息后无明显缓解,遂到北大深圳医院就诊,抽血查肾功能:肌酐121.5umol/L,当时血压160/110mmHg,考虑为“肾功能不全”,予以针灸、止痛等对症支持治疗,(具体不详)疼痛缓解不明显,期间仍间断发作加重,今年9月份在深圳北大医院再次体检抽血肾功能:肌酐141.3umol/L,红细胞沉降率44mm/h。24小时尿蛋白0.16g。肾脏B超提示右肾缩小,右肾动脉开口闭塞,遂行“右肾主动脉支架介入术”,导丝不能顺利完成通过肾动脉,未能解除动脉狭窄。予以降血压、护肾等对症处理,效果不佳,未进行进一步治疗。整个发病期间反复口腔溃疡牙龈出血,尿泡沫增多,同时伴有性功能减退,无尿频、尿急、尿痛,无头晕、耳鸣、视物旋转。无胸闷气促,无咳嗽咳痰,无双下肢浮肿,无关节疼痛,无皮疹,无脱发,无光过敏。我院门诊以“肾功能不全查因”收入院。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肾内科李宾

体格检查:T36.5℃,P72次/分,Bp128/88mmHg,R16次/分。双肺呼吸音清晰,未闻及干湿性啰音,心界不大,心脏各瓣膜未闻及心脏杂音。腹部无压痛及反跳痛,双下肢无浮肿。右侧前臂尺侧可扪及较硬的静脉,长约15cm,轻压痛。四肢动脉未见明显异常。

外院辅助检查:2010.09.17B超(外院):右肾体积偏小。2010.09.28MR(外院)右肾体积缩小,右肾上极灌注不良。2.右侧肾动脉迂曲,供应右上半部分血管纤细,走形弯曲。2010.09.28肾功能:(外院)血肌酐121.5umol/L,尿酸203.3umol/L。2010.09.09 24小时尿蛋白0.16g。免疫五项:IgG15.33g/L,IgA6.16g/L。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血常规,WBC7.5*10^9/L,RBC3.64*10^12/L,HB105g/L,PLT239*10^9/L。尿常规:PH5 PRO、RBC、WBC均阴性。大便常规正常,隐血阴性。凝血四项结果正常。 尿本周蛋白阴性。肝功能:正常。免疫五项:IgA6.70g/L,红细胞沉降率40mm/h,CRP7.5mg/L,肾功能:BUN6.86mmol/L,Cr116umol/L,UA269.21umol/L,24小时尿蛋白定量313.5mg。术前八项结果正常。自身抗体、抗核抗体、血管炎三项、肿瘤标志物结果均正常。尿蛋白电泳均为阴性。免疫固定电泳未见单克隆免疫球蛋白,血清蛋白电泳:白蛋白57.6%,r球蛋白20.1%,余正常。心电图:窦性心动过缓。胸片:心肺未见异常。胸椎向左侧凸。心脏彩超:三尖瓣轻度反流,左心功能正常。肾脏B超:双肾实质回声欠均匀。腹部B超:肝胆胰腺脾脏未见明显异常。胸部CT:右肺中叶左侧斜裂胸膜小结节。眼底检查:1.屈光不正。2.正常眼底。右上肢皮肤、血管活检:提示血管炎。

入院诊断:血管炎,血管炎肾病,急性肾功能衰竭

入院后予以丹参川芎嗪改善微循环、阿司匹林、泰嘉抗血小板聚集,并分别于2010年10月11日、10月18日先后两次行双重血浆虑过。并予以环磷酰胺100mgQd,泼尼松50mgQd,同时予以奥美拉唑加强护胃治疗。同时予以尿毒清、包醛养淀粉酶加强肠道毒素排出等对症支持治疗。患者右上肢疼痛消失。复查结果:血沉、超敏CRP、免疫五项结果均恢复正常。肾功能:肌酐86umol/L(门诊复查)。后患者坚持随诊,再未出现右上肢疼痛,多次肾功能结果均正常。尿常规蛋白转阴。患者环磷酰胺使用总量累积12g后调整为硫唑嘌呤100mgQd,维持6个月,当前已经减量为50mgQd维持,泼尼松调整为5mgQd维持,(2013年 3月13日)我院门诊肾功能:BUN6.13mmol/L,肌酐75umol/L,尿常规尿蛋白转阴。未再出现上臂疼痛、睾丸痛。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李宾
李宾 主治医师
南医三院 肾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