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4.4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5804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李斌

李斌

主任医师 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医学科普

门诊常见那些关于HPV的事儿

发表者:李斌 1314人已读

随着高危型HPV检测在女性宫颈癌筛查中的应用,门诊常会遇到细胞学检查(TCT、LCT)正常而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high-riskHPV genotypes,以下简称HPV)检查阳性的女性,这时医生常建议行阴道镜检查及活检,本文针对病理报告正常的HPV感染者,也就是HPV感染而活检正常的女性的常见问题,做一解答。

上榜第一名:医生,我是不是得宫颈癌了?要切除子宫吗?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妇科李斌

医生心声:这是中老年女性最喜爱的问题,对医生的冲击力排行榜可谓第一。回答是——当然不是!您的病理报告告诉我们您只是感染了HPV,但没有病变,也就是宫颈没有生病。打个比方,您可能感染了流感病毒,但什么症状都没有,并没有感冒的临床表现,那就不算感冒。宫颈也是一样,只是感染了HPV,但是并没有因此而发生病变,因此医生不需要对您进行手术治疗。

最让患者放心的数据:大部分HPV感染是一过性的,小于30岁女性2年内HPV自然清除率为91%,大于30岁者2年内HPV自然清除率为79%[1-3]。

友情提示:当年轻女性无法清除HPV时进入持续感染阶段,持续感染状态的女性随着年龄增大比重增加,这是对年龄较大或性生活时间较长的女性进行HPV检测更有意义的原因所在。

上榜第二名:医生,我的HPV病毒数值增高了,病情加重了吗?

医生心声:非也!HPV定量数值高低不能反映疾病的严重程度。当然数值高的女性群体宫颈病变的比重总体高于数值低群体,但是,即使HPV数值低,刚刚超出参考值,就是阳性,阳性就意味着存在着病变的风险,到底谁是有病变的人要靠进一步的阴道镜检查来确定,而不是数值高低决定。对于医生而言,有没有HPV感染最重要,而不是数值。

由于高危型HPV感染是宫颈癌及癌前病变的重要条件,因此,FDA认证的HPV检测均为高危型HPV检测,不检查低危型HPV。但是,临床上我们常看到不少患者的HPV检测报告上包括低危型。事实上,检测低危型是一种误解,误认为低危型与高危型同样具有患癌风险。2015年11月2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发布了《人乳头瘤病毒(HPV)核酸检测及基因分型、试剂技术审查指导原则》明确了我国HPV检测的型别范围——只针对用于宫颈癌相关预期用途的HPV基因型核酸检测;同时专门指出,低危型HPV一般与尖锐湿疣或低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相关,检测的临床价值尚不明确。

友情提示: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提供的HPV检测方法均经CFDA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FDA)认证,仅检测与宫颈癌相关的高危型HPV,不检查、也不需要检测低危型HPV,以尽量减少对就诊者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上榜第三名:医生,我为什么会感染HPV,是不是我老公有问题?

医生心声:这是门诊中最让我感觉自己承担着居委会大妈重任的重磅问题!提到这个问题,不得不回顾HPV感染的传播途径。HPV感染可以通过性生活传播,也可以通过密切接触、母婴传播等其他方式传播[4]。作为宫颈癌筛查的HPV检测不同于尖锐湿疣检测,HPV检测的是高危型HPV,而尖锐湿疣由低危型HPV感染而起,因此,不要因为担负宫颈癌筛查重任的HPV阳性而破坏夫妻感情。

友情提示:由于HPV可以通过性传播,因此当一方检查出阳性时,应当采用避孕套防护,避免相互传播,以增加机体清除HPV感染的机会。

上榜第四名:医生,我还能结婚吗?能怀孕吗?要剖腹产吗?

医生心声:如果仅仅是HPV感染而阴道镜下活检报告正常,宫颈没有病变,当然可以结婚,可以怀孕!而且,没有任何国内外指南建议HPV感染需要选择剖宫产!HPV感染不应影响分娩方式。有一种情况除外,即尖锐湿疣。尖锐湿疣由低危型HPV感染引起,由于妊娠期尖锐湿疣可能阻塞产道,引起产时产后出血,母亲分娩时患生殖器疣的婴儿在青少年时期发生喉乳头状瘤病的风险为1/400,2015年《中国尖锐湿疣临床诊疗与防治指南》指出,在胎儿和胎盘完全成熟后、羊膜破裂前可考虑行剖宫产[5]。

友情提示:只要没有引起宫颈癌,感染HPV不影响结婚生子,不建议单单因为HPV感染而选择剖宫产。

总之,宫颈癌是一个“懒惰”的恶性肿瘤,正常宫颈到癌前病变往往需要数年到十余年的时间。因此,只要定期妇科检查,就可以及早发现,在癌前病变和早期宫颈癌阶段通过手术治愈,将不幸“扼杀”在萌芽之中。

 

参考文献:

[1]  Plummer M, Schiffman M, Castle PE,Maucort-Boulch D, Wheeler CM and Group A. A 2-year prospective study of humanpapillomavirus persistence among women with a cytological diagnosis of atypicalsquamous cells of undetermined significance or low-grade squamousintraepithelial lesion. J Infect Dis 2007; 195: 1582-1589.

[2]  Rodriguez AC,Schiffman M, Herrero R, Wacholder S, Hildesheim A, Castle PE, Solomon D, Burk Rand Proyecto Epidemiologico Guanacaste G. Rapid clearance of humanpapillomavirus and implications for clinical focus on persistent infections. JNatl Cancer Inst 2008; 100: 513-517.

[3]  Ho GY, Bierman R,Beardsley L, Chang CJ and Burk RD. Natural history of cervicovaginalpapillomavirus infection in young women. N Engl J Med 1998; 338: 423-428.

[4]  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性病学组,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分会性病亚专业委员会. 尖锐湿疣临床诊疗与防治指南(一).2015; 21(2): 172-174.

[5]  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性病学组,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分会性病亚专业委员会. 尖锐湿疣临床诊疗与防治指南(二). 2015; 21(3): 260-262.

本文是李斌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6-05-08 19:23

网上咨询李斌大夫

李斌的咨询范围: 不孕症,子宫内膜异位症,妇科良、恶性肿瘤,子宫内膜、宫颈癌前病变,卵巢早衰,更年期综合征的诊治 更多>>

咨询李斌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