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精神康复】当园丁面对花木时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精神卫生科
2009-05-30 741人已读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会谱微信号serenityhuipu

关键词:精神康复 治疗关系 灌注希望 小组治疗   心理治疗

本文已在《精神康复报》上发表

    精神科医生面对病人的治疗过程,就像农民面对庄稼,园丁面对花木,化学家面对有机化学反应。既然种庄稼或花木不能揠苗助长,天有不测风云,化学家面对的有机物的化学反应需要特定时间,治疗也不可能“揠苗助长”或“无所不能”。治疗是一个包含着等待的发展过程,有时是一波三折的艰难过程。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每天看着病人的病情趋于好转,就像园丁看着花木无声无息的成长;而光阴,无影无踪的流过。这种成长的过程,给人希望。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精神卫生科李会谱

    所以,这是一个过程,具有一定的时间性,包含着耐心等待的成分。而且几乎不可能是直线的过程,而是一个多多少少有些波澜起伏的过程。然而,病人和家属常常会幻想出现一夜之间的奇迹,或治疗过程能够一帆风顺,这种对治疗的长期性和困难性估计不足、对医生的能力的期望过高的情况是不符合实际的,容易使治疗关系受到破坏,影响治疗的连续性和依从性,最终影响预后,使病人和家属的利益受损。因此,需要有策略的帮助病人和家属来调整不切实际的期望。这种对不切实际的期望的调整还能产生一个“副作用”:到后来能增强医生在病人和家属心目中的可信度,认为“这个医生很有经验,对我的病情把握准确”,从而提高病人和家属的治疗依从性、对病情的控制感和对治疗的信心。

    另外,格外重要的一点,病人和家属在病情急性期或波动时,倾向于看不到这个过程的全貌而感到无望,这个时候需要把治疗的全貌客观的展现给他们,使他们的视野开阔起来,行动积极起来。

    一种很有说服力的展现治疗过程全貌的途径,就是与病人和家属一起回顾已经走过的治疗过程:病情曾经是多么严重,病人和家属当时是什么样无望的感觉,后来哪些方面出现了什么样的具体的改善,后来又出现了什么样的波动,后来又怎么样一步一步的逐渐走向康复。这种回顾如果有记录连续而完善的病历作为辅助,则对灌注希望很有力量。

    精神疾病大多是慢性病,病程长,容易复发,治疗有时有副作用,治疗康复过程漫长曲折。有一个坚持服药期间病情波动来门诊复诊的强迫症病人,因为这次病情波动非常沮丧。他已经坚持在同一个精神科医生(刘破资)的门诊定期复诊九个月,一直以来服药非常认真,对医生非常礼貌。但是这一次波动使他的情绪很糟糕,医生将治疗方案略做调整,建议其坚持用药时,他先是抱怨每天坚持服药多么困难,却总是看不到满意的疗效,漫无尽头,然后对医生语气生硬的大声说:“说实话,我认为在你这里治疗效果不好,打算换个医生算了!”这位医生对他的愤怒并没有立即回应,沉默了片刻后,开始翻阅他九个月来的门诊病历记录,和他一起回顾总结九个月来的治疗康复过程,用病历上记录的可唤起他生动回忆的种种细节来说话,使他看到自己的病情在波动中总体上在好转的趋势。五分钟这样的回顾过程结束后,病历翻到了当前页,他的怒气已经全消。令人惊讶的是,他由刚才对医生的愤怒和敌对迅速转为很深的信任,因为我看到他九个月来第一次告诉医生,服用这些药物之后勃起有障碍,性生活的质量受影响,感到心理压力很大。医生和他讨论这个问题之后,共同决定这次波动缓解之后,换用另一种对性功能影响较小的药物。后来这个病人继续在这个医生的门诊复诊,病情进一步缓解,而且性功能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另一种同样有说服力的展现治疗过程全貌的途径,是从另一个角度入手的,就是促使在治疗康复路上走得更远的病人和家属,或者刚刚起步的、还在后面的病人和家属,与感到无望的病人和家属进行交流。可以通过小组治疗的形式,或病人互助会、家属互助会、非正式的私下交流(如一起在门诊候诊时的交谈)等形式来实现。这种与别人的横向比较,使病人和家属展望未来,唤起过去,看到别人的生活,而从“沉浸于自己此时的凄惨世界”这样一种狭小视野中走出来。

    走得更远的病人和家属显然能做为榜样来激励人;还在后面的病人和家属则能给人一种共同感,“我这种痛苦不是独一无二的”。而如果能唤起我们的病人和家属的社会性:产生愿意为病友提供帮助的感觉或实际行动,就更有成长的意义了。

    在现有的精神卫生服务和互助团体活动有限的条件下,有的精神科医生(刘破资)创造性的促使病人和家属群体内部的互动和支持,例如鼓励病人和家属充分利用候诊时间(通常是一两个小时)来与候诊的其他病人和家属交流经验,如如何才能做到坚持服药,这个病有什么感觉,怎样才能更好的康复等。这样做的结果至少有两个:精神科医生感到门诊工作轻松了很多,省去了很多疾病教育的口舌;病人和家属群体内部自发的互相留下了电话等联系方式,形成了一个非正式但很有力量的互助支持网络。经常的情况是,一个福建省来复诊的病人,自发在医生面前提到了山西省某病友目前的情况,说她们经常通电话,把那个病友“和母亲的关系改善了”、“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之类的消息带给医生。此时,做医生的真是像园丁面对花木,眼看着花木自生自长而从容不迫,可以晒着暖暖的太阳,喝杯下午茶了。

(本文写于2007年下半年)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精神卫生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精神康复】当园丁...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