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在窒爱的牢笼里--个厌食症女孩的家庭故事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精神卫生科
2009-05-30 4597人已读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关键词:厌食症 进食障碍  家庭关系 家庭治疗 心理治疗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精神卫生科李会谱

 本文已在《精神康复报》上发表

会谱微信号serenityhuipu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一个人出去,多扎一个耳孔,或者刺一处文身。扎耳孔或刺文身是我的个人喜好,纯粹是我个人的东西。”
   “我的家,就像一个矿山,一个宝藏,里面有我想要的,也有我不想要的。令我沉醉,又令我迷茫。”----十五岁的

厌食症

女孩肖云(化名)。
    肖云看起来是个人见人羡的女孩子,十五岁的她长得清秀美丽,又是生在“官宦之家”。父亲是当地城市的显赫人物,事业兴隆,家有贤妻,又有个乖巧清丽的女儿肖云,真是人生得意。没想到最近一年肖云得了一种“怪病”,开始拼命的节食减肥,一米六五的个子减到了三十公斤,还是不吃东西,每天只是以早晚各一杯酸奶为食。同时脾气也变得特别大,动不动就向父母大喊大叫,冲动时就一个人出去,扎耳孔,刺文身。
就是想要一种“有自己”的感觉
   “我爸爸的奖罚体系我强烈的不喜欢。他每周都组织下属对我进行详细的全面的评估,学习成绩,在学校的各种表现。若是好则奖钱,若不好则不让我出门,在家学习。妈妈对我特别的好,总是陪在我旁边。我做作业妈妈就在旁边站着看,为我倒水,还经常和我一起逛街,游玩。我们两个形影不离,像是特别好的朋友。妈妈的爱是我想要的,我愿意沉浸在里面。”
   “我觉得没有自己。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高兴。我不得不这么做。我努力学习是为了他们,一切都在他们的安排之下生活,我想做的事情做不了,我一点控制都没有,很无奈。我好痛苦。(趴在桌上,埋头哭泣。)有时我想,真想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把他们全部抛开,把所有的所有的都抛开,包括妈妈的爱,去过自己喜欢过的生活。身体是我自己的,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一个人出去,多扎一个耳孔,或者刺一处文身。扎耳孔或刺文身是我的个人喜好,纯粹是我个人的东西。我就是想有一种‘有自己’的感觉。变瘦了很漂亮,我觉得现在自己的样子很好。”
    妻子的寂寞
   “我就这么一个孩子,云云是我生活的全部。他在外面做官,有很多朋友和场合应对,事务繁忙。他又是很有追求的一个人,节假日都要去参加各种活动,培训啊,进修啊。就我和云云在家,他不怎么管我们,只是关心云云的学习成绩。我和他在一起没什么话可说的。在家里经常就是沉默,沉闷,没有什么可以交流的。他根本就不管我多寂寞,还老是说我‘不求上进’。(哭)大夫,我真是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很难受。我自己在一个国营单位做职员,工作轻松又单调,没什么意思。我平时也没什么爱好,没什么朋友,空虚得很,就是喜欢和云云待在一起。要是没有云云,我不能想象我的日子是什么样子。我觉得我实在忍受不了,都有抑郁症了,都想是不是需要挂个专家号咨询一下?”
    丈夫的得意
   “我的奖罚体系很见效啊。我每周都组织下属做一个全面的考察,评估云云的学习状况。这个制度实行了一个学期,云云的学习成绩明显提高,说明我的管理很科学。就是这个学期不知道怎么回事得了这么一个怪病,学习成绩就下来了。我爱人事业不用心,又不学习上进,天天在家和云云泡在一起,她真是需要改变一下。我自己是一个很有追求的人,我对工作做得很认真,很有成效,井井有条的,下属也很敬重我。我还挺喜欢学习的,业余时间喜欢看看各方面的书,还打算什么时候去名牌大学进修一下,扩展扩展视野。我爱人要是有我一半的上进心就好了。有时候在家里,她们两个都不爱理我,挺没意思的。这一点令我很难受。”
    谁是病人?
    这是一个有病痛的家庭。三个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病痛。夫妻生活的“各自修行”,夫妻的隔阂使得妻子的寂寞寄托于女儿,妻子女儿二人一体,将丈夫排斥在外。而对于十五岁的女儿,本来要长大,却一方面在妈妈的百般呵护和陪伴之下,缠绕在妈妈的爱的“软网”之中,另一方面在爸爸的用心良苦的经营和控制体系之下,束缚在爸爸的爱的“硬笼”里面。以至于要窒息,要逃走。既然找不到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生活,就诉诸于文身和不进食,作为一种对自我的确认和表达。婚久的夫妻之间通常会遇到这样一个问题:丈夫或妻子的一方在不断的发展和上升,而另一方停滞不前,没有成长,以至于到后来隔阂越来越大,差距越来越大,出现夫妻精神世界上不匹配的问题。有青春期的少年的家庭通常会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孩子在成长,而家庭没有相应的同步的成长。以至于父母仍在用对待七八岁儿童的方式对待十几岁的少年。
    家是一个有最深的爱的地方,也有我们最深的痛。女孩的厌食症

恐怕只是家庭的病痛的冰川显露的一角。这个冰川的全貌是什么样子,我并不是很清楚。恐怕这个家庭需要作为一个整体,做一下家庭治疗,来探究一下这个冰川的真面目。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精神卫生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在窒爱的牢笼里--...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