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放松、放下、不放弃 ——给酒依赖者家属的一封公开信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精神卫生科
2009-05-30 1298人已读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会谱微信号serenityhuipu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精神卫生科李会谱

各位酒依赖患者家属:

我是精神科医生李会谱,在临床工作中经常与酒依赖者的家属交流。希望这封公开信能对您有所帮助。

(一)酒依赖是一个家庭的病痛

“上周我儿子闹着要出院的时候,我真是感觉走投无路。绝望、无望、无助、焦虑……这些情绪把我淹没了。这周他变好了,所以我的情绪跟着变好了。这周我感到主要是欣慰、平静,还是有些担心他再不好。他变好了,所以我跟着变好了;他要是不好,我也不好。”——一个酒依赖者的母亲

“这麽多年来,我的心一直是紧张、担忧的。担心他喝酒,担心他喝酒之后出事。每次电话铃响我都紧张,就怕是他喝酒出事了。”——一个酒依赖者的姐姐

酒依赖是一个家庭的病痛。通常的情况是,酒依赖者的生活围绕着“酒”转,家属的生活围绕着“他喝酒”转,整个家庭卷入了一个可怕的大漩涡。酒依赖这个疾病处于大漩涡的中心,向家属辐射着“毒害”。

(二)放松、放下、不放弃

“我现在体会到,酒依赖的治疗康复是个‘持久战’。我自己的情绪和生活不能总是‘跟着’他喝酒和不喝酒。我能体验到‘退后一些’的放松了。我首先得自己照顾好自己。我仍然会关心和照顾他,做我能做的事情,但我的情绪能放松一些了,我感到我能从酒依赖这个大漩涡里出来一些了。”——一个酒依赖者的母亲

“有时他还是会喝酒后对我说一些怨恨的话,指责说都是我不好,要是以前我会肯定会很生气,和他大吵一场,然后难受一整天,现在我知道他的有些表现是病态的,没有必要让他的病态表现毁了我的一整天。”——一个酒依赖者的妻子

“无论他喝不喝酒,我自己求助,坚持下去。2004年前后,我自己的生活到了谷底。当时我感到特别绝望、无助,我一天到晚都在想着去自杀,想着是用割腕还是吃安眠药等等。但是我也不知道,当时我隐约有种信念,‘他一定能好起来’。所以他不去住院,我自己去求助,我去参加酒依赖者家属会。我坚持参加了一年半时间,我自己的生活才逐渐好起来。我的信念在这一年半里也在发生变化,由原来虚假的信念‘他一定能好起来’,转变为现在真实的信念,‘无论他喝不喝酒,我的生活一定能好起来’。我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事情,我能改变的是我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我曾经感到破灭、痛苦,但我很高兴我现在的信念是真实的。”——一个酒依赖者的妻子

当一个人处在一种形势或处境中,如果把内心的能量、心思、精力、时间等用于这种处境中不能改变的部分,内心的能量表现为焦虑或担忧,从而受困。而如果把内心的能量用于能改变的部分,内心的能量表现为有效的行动,从而有所突破。

很多酒依赖者的家属感到家属会里常用的“宁静祈祷”有很大帮助。

宁静祈祷:

上苍,请赐予我——

宁静,

让我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事情;

勇气,

让我改变我能改变的事情;

智慧,

让我清楚两者的区别。

最后,祝愿您内心宁静,生活变得更好。

精神科医生 李会谱

2009年3月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精神卫生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