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直面生老病死——与一个强迫症病人的谈话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精神卫生科
2009-06-02 5528人已读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关键词:强迫症 死亡焦虑 正念内观 森田治疗 心理治疗

会谱微信号serenityhuipu

病人某某,女,36岁,诊断为强迫性障碍,此次会面为病人住院治疗2个月后,药物治疗对症状有一定控制,已进行过十余次心理治疗会面,亲密信任的治疗关系建立良好。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精神卫生科李会谱
病人:
我昨天在路上遇见一个长得特别可怕的人,一半的脸都是肿起来的深紫色,我特别害怕,一直到现在还在害怕,于是又觉得身上脏,想洗衣服,不洗就难受。我两年前第一次发病,就因为在路上遇见一个长相可怕的老头,回到家就开始反复洗衣服,洗了甩干再洗,要四五遍。我这病就是反复洗衣服。只要遇见了长相可怕的、有伤残的、穿着破烂的人,回家就要洗衣服晾衣服。昨天遇见那样一个人,现在还在害怕,一害怕就想去洗衣服。
大夫:
害怕什么呢?
病人:

害怕又老又丑的人,害怕长得奇形怪状的人,害怕重病的病人,害怕残疾的人,害怕穿得破烂的人。我知道不应该害怕这些人,就是控制不住要害怕。
大夫:
害怕这些人的什么呢?
病人:
(沉默)
怕死。
大夫:
哦。(停顿)
那我们现在就来讨论死,把死这个问题摆到桌面上看看。
生老病死都是人生的一部分。你经历过身边的亲友去世吗?
病人:
我七八岁的时候,邻居家一个老爷爷去世了,我看到了他死后的样子。现在眼前还能出现那个场景,很恐怖。当时我已经知道人是会死的,看到老爷爷死后的样子,意识到我以后也会死,一下子感到特别恐怖。那时候我还小,平时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从那以后一直都特别怕死。我姥姥三年前去世的。她临死前在床上,我知道她想和我说话,但特别怕,头发都竖起来了,不敢过去,现在想起来觉得很内疚。我姥姥临死前那段时间,她穿的裤子洗了晾在外面,那种老人穿的肥肥大大的裤子,我都不敢看。
大夫:
现在你眼前能出现姥姥临死前的模样吗?
病人:
(皱着眉头)能。我姥姥年轻的时候可漂亮了,皮肤很白,身材很好,我见过姥姥年轻时候的照片。
大夫:
(轻轻拉着病人的手)现在闭上眼睛,慢慢的呼吸,放松的呼吸,看着眼前出现的姥姥临死前的样子。不用怕,我和你在一起。
(停顿,观察到病人由表情痛苦到眉头逐渐舒展开)
现在,再看着眼前出现的姥姥年轻时候的样子,皮肤很白,身材很好。
(停顿)
现在,同时看着姥姥年轻时的样子和临死前的样子。
(停顿)
好,刚才你有什么感受?
病人:
我一开始特别怕,不敢看,后来真的用心去看了,很震撼,说不清楚什么感受。不像原来那么怕了。
大夫:
嗯。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
你看这盆花,这里有这片最小最嫩的叶子,就像你的八岁儿子的年岁。这里有一片完全长大展开,处于壮年的叶子,就像你自己三十多岁的年岁。再看这里一片边缘已经枯萎的,正在衰老的叶子,像你六十多岁的父母。还有这里,已经完全枯萎的、腐烂的叶子,像你那已经逝去的姥姥。最小最嫩的叶子会长大,变成壮年的叶子。壮年的叶子会枯萎,变成正在衰老的叶子。衰老的叶子最终会落地腐烂。同时,更多新的最小最嫩的叶子会再长出来。这里还有一片处在壮年,但受了虫伤的残缺的叶子。一切都在变化之中。这是现实世界完整的真实的面目,像这盆花一样。试图阻止这个自然过程的努力是徒劳的,还会增加不必要的痛苦。
你看这片幼年的叶子,你试图不让他生病,不让他受伤,你过多努力给了他太多紧张,于是他被迫扭曲了,无法自然舒展,体验阳光雨露和生命的快乐。这样的存在状态不是顺其自然的状态,所以会增加痛苦。
病人:
李大夫,我特别有感触。昨天孩子给我打电话,我发现我不在家这两个月,他爸爸放羊式的养孩子,孩子特别开心,他爷俩天天在外面疯了似的玩,孩子学习成绩还提高了。原来我生怕孩子磕着碰着,去游乐园玩总是盯得紧紧的,我儿子长到八岁,只磕破过一次。孩子一有点不舒服,我就赶紧带孩子上医院,做各种检查,同时挂好几个大夫的号,就怕大夫误诊了。孩子原来就是被我扭曲了,现在舒展开了。
从来没有像今天谈话这样触动过。我觉得触到我的病根了。
大夫: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病人:
我感觉舒展开了。很放松。

(写于2009年6月)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李会谱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精神卫生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直面生老病死——与...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