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健东
李健东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有人欠费了

(此事发生在2011年的北京世纪坛医院,2013年7月起我在北京电力医院工作了)

几天前,刚从国外回来,护士长告诉我说,8月份有一个住院病人欠费跑了。

首先觉得很惊讶。

出院欠费的事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这么多年下来,我们的上千名面瘫患者还从未有过这样的事。今天,还是发生在我们身边了。好大夫工作室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李健东

第二想问:为什么?

是真的有困难,还是不愿意交?为什么不愿交,是有什么地方不满意吗?

我随即调查了管床医生,他告诉我,病人一口咬定说手术不是我李健东做的,所以不大满意。

故此我要声明一下,只要我在医院,只要排了我的面神经手术,我还没有不上的,四位数的患者手术经验是一步一个脚印、日积月累换来的,我现在觉得自己仍在进步。每一例患者、实际上都是我的老师,每一次手术,都有心得。况且我心中某处还放着一个使命,就是让中国人得了面瘫以后不再彷徨,不再无措。举目四望,我的师长、甚至一些白发院士们仍战斗在手术台上,我哪敢休息呢?

当然,上每一台手术也不是从头做到尾,一般会做最关键的那几个步骤,一般每台1-2个多小时。当病情特殊、或有示教任务时我也会独自全程完成手术,因为我们是多家医学院的教学医院,我也是两所高校的研究生导师,光说不练的事我做不来。

每台手术我们用半天的时间,这里包括手术前后的很多事情,如入手术室准备、麻醉、术前准备、手术开始和结束的几个环节、术后苏醒观察等等,我不是都参与,也就是说相当一部分患者在麻醉前看不到我,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就好比:某家餐馆来了个大厨,生意兴隆通四海,大家都来点他烧的菜,对于店家和顾客,这就够了。至于是谁择的菜?是谁把酱油摆在他左手边的?是谁最后摆的盘?与菜的味道关系并不大,但这也需要足够得力的人手。给我当副手的是都是毕业15年以上的副主任医师,他们切开、缝合的技术可能比我还好,在教学医院,在我们面瘫中心,我需要他们。

第三,检讨了一下我们的收费项目

不瞒您说,我们的收费并不贵。

面神经疾病是世纪坛医院的特色之一,我们用手术治疗急性重症面瘫的方法今年被北京市列为首都临床特色项目。我们每台手术动用的设备的价格如下,德国pentaro显微镜 240万,麻醉机70万,手术床80万,手术灯50万,神经监护仪40万,电钻.....;我们有北京市唯一一个256排CT,只按普通螺旋CT收费;您以为这是开作坊呐?只有中国才是这个手术费价格。

我们一个面瘫患者从住院到出院才收不到15000。我们能给大家省的都没按要求收费,把有限的费用挤出来用于神经修复。您信不信,我把这个数倒过来,变成51000,需要手术的患者仍然会络绎不绝?

因为急性期神经减压术,对重症面瘫患者来说是一个关键步骤,错过这一步,要还想恢复满意的面容,在国外需要数次整容手术也很难让患者满意,而那个费用加起来可是不止6位数啊。

第四 为避免发生类似事情

以后的面瘫患者请在入院时备足经费吧。因为患者欠费,管床医生要自己为您垫付的。

谢谢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李健东
李健东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