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俊涛 三甲
李俊涛 副主任医师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男科

温阳法在慢性前列腺炎治疗中的应用

 

李俊涛1 ,张培海2

  1.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男科,河南 郑州 450000;

                   2.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男科,  四川 成都 610072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男科李俊涛

 

摘要:

目的:慢性前列腺炎男科常见病、多发病,临床治疗颇为棘手。本文立意目的在于强调“阳气亏损”在慢性前列腺炎发病中的作用,强调“温阳法”在慢性前列腺炎治疗中的重要性。“肾中阳气充盛”对于前列腺的正常生理机能维持,至关重要。“肾中阳气亏损”是慢性前列腺炎发病的重要因素。临床中相当多的慢性前列腺炎,以“温阳法”为治则来治疗,疗效较佳。

方法:通过对“阳气的重要性”、“前列腺的脏腑、经络归属”,还有“阳气受损,导致慢性前列腺炎发生”三方面的阐释,为“温阳法”治疗慢性前列腺炎提供理论基础;然后通过病案举例,来进一步加深对“温阳法治疗慢性前列腺炎”的认识,进一步明确作者观点。

结果:临床应用“温阳法”治疗慢性前列腺炎,疗效较佳。

结论:“肾中阳气充盛”对于维持前列腺的正常生理机能,至关重要。“肾中阳气亏损”是慢性前列腺炎发病的重要因素。运用“温阳法”治疗本病,为本病的治疗拓宽了思路。

关键词:温阳法  慢性前列腺炎

 

      慢性前列腺炎(CP)是泌尿男科常见病、多发病,发病年龄多为20-45岁,约占门诊量的25-30%[1],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常规西药的抗菌疗效欠佳,而多采用综合疗法。本病属祖国医学“精浊”范畴,其病机复杂,多表现为复合证型[2]。临床中,笔者多采用温阳法治疗本病疗效较佳。

阳气的重要性

      中医“重阳”的学术思想源远流长,历代中医典籍及医家均重视阳气的作用。《素问生气通天论》曰:“阳气者,若天与阳,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阳生阴长,阳杀阴藏。阴阳之要,阳密乃固。”明代的薛已、赵献可在继承前人学说的基础上,进而探讨肾和命门病机,丰富和发展了命门学说,在先天水火关系中着重强调火,突出命门阳气在生命中的主宰作用;张景岳在赵献可等人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提出“阳非有余”,“阳重于阴”的观点,认为:“故阳唯畏其衰,…凡万物之生由乎阳,万物之死亦有乎阳,阳来之生阳去即死。”而且又说,“可见天之大宝,只此一丸红日,人之大宝,只此一息真阳。”(《类经附翼·大宝论》)。清代郑钦安,更受《周易》和《内经》的影响,深得其中“阳主阴从”哲学思想之精髓,从理论和实践上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阳主阴从”论,认为“阳者阴之根也,阳气充足,…百病不作”,以“扶阳学说”为理念,注重阳气,临床上以善用附子、干姜而著称,临床上具有鲜明的学术特色,其开创的“火神派“时至今日,依然受到医家的重视,经久不衰,代有传人。

      总而言之,肾中阳气乃人身立命之根本,人体的一切机能活动均根于阳气,都在无时无刻利用、消耗着阳气。阳气充足则能化生气血津液,周身得以温煦、濡养,气血运行,百脉畅达,“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由此则百病不作;阳气虚衰则气血津液无以化生,气血衰少,周身不得温煦、濡养,百脉壅滞,“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由此则百病始作。

前列腺的脏腑经络归属

     中医无“前列腺”一词,大致属于中医所说的“精室”“精窍”或“精道”范畴。前列腺位于小腹内,当属下焦,前列腺的功能为主精,调尿,开窍于前阴,所以功能归属于“肾”而构成“肾”生理功能的一部分。下焦由“肝、肾”所主,前列腺与肝、肾两经关系密切: “足少阴肾经…..入脊内贯脊至腰,属肾络膀胱”,“足厥阴肝经…..入阴毛中,绕阴器,至小腹”。

     肾中阳气容易受损,自不待言。实际上,肝阳同样也易受损,肝为“风木之脏,体阴而用阳”。肝具有体阴而用阳的生理特点。素问血气形志篇指出:厥阴常多血少气。肝者,罢极之本,劳累过度或房事过劳,可致肝气损耗;感寒受凉,也易致肝脉凝滞,肝阳受损。再则,“乙癸同源,肝肾同病”,相火内寄于下焦肝、肾,肝阳与肾阳从生理到病理都相互影响。所以,肝、肾阳气充足,是维持前列腺正常生理机能的重要物质基础,前列腺炎的发病,必然关乎肝、肾阳气亏虚。

阳气受损,导致慢性前列腺炎发生

      肾中的阳气乃为人身立命之根本。然而阳气易于耗散,“劳则气耗”(《素问·举痛论》),“阳气者烦劳则张”,无论是形劳或是劳神过度,同样房劳过度都会过度耗伤人体的阳气;过食辛辣肥甘之品,脾胃失于健运,水谷不能化生精气,阳气化生乏源,而且湿邪流滞下焦,扰动精室则致精气遗泄,蕴于膀胱则气化不利,均致阳气耗伤;“酒者,熟谷之液也,其气悍以清。”(《灵枢·营卫生会篇》),多饮则易助湿生热,脾胃受困,不能升清运化,精气不化,同样亦致精室被扰,精气遗泄,亦产生膀胱气化不利,同样使阳气化生乏源,阳气耗伤。 “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局部受凉后,体内潜藏的阳气抗御风寒外出,还有长时间的久坐憋尿,过度禁欲,忍精不射,机体所产生的气滞、痰饮、精血瘀阻等病理产物,阳气要驱逐病邪消散、外出,力图维持自身的阴平阳秘,势必也要耗散。长期大量应用抗生素、还有中药的苦寒清利之品,也会损伤阳气;久病及肾,慢性久病缠绵难愈,同样也会耗伤阳气。可见,前列腺正常功用维持,还有前列腺炎的发病,治疗过程,无不关乎阳气,无不与阳气的损耗有关,所以,治疗前列腺炎,医者一定要重视阳气,温阳之法在前列腺炎治疗中的作用不容小觑。

病案举例

      张某,男,38岁。患者有慢性前列腺炎病史5年。开始仅有尿频,睾丸部坠胀不适。服用中药清热利尿药数剂,即告缓解,其后屡犯屡重,不仅尿频尿急尿道灼痛,并时感外生殖器及会阴部发凉,曾用中西医各种方法治疗,服用清热利尿解毒等中药100余剂,自觉症状有增无减。现症见:睾丸及小腹部坠胀不适,外生殖器及会阴部发凉麻木,小便浑浊,频数,夜尿3-4次,尿后余沥。纳食不香,神困乏力,每至午后昏昏欲睡。阳痿,面色萎黄黯,舌质淡白,舌苔薄白腻,舌根薄黄腻,脉沉弦细。证属少阴阳虚,阴寒内盛。治宜温阳补肾,散寒止痛。方用四逆汤加味。药用:制附子(久煎)、干姜(久煎)、炙甘草、肉桂(后下)、川萆薢、延胡索。用法:水煎服,日1剂,4剂。二诊:服药后,外生殖器及会阴部发凉感,明显减轻,小便色转清,夜尿减至2次,小腹及睾丸部坠胀疼痛亦有减轻,唯纳差,午后困倦感未有明显缓解,阳气渐复,前方制附子、干姜各减至20g,酌加桂枝、茯苓、白术,仙鹤草,7剂。三诊:外生殖器及会阴部发凉感已基本控制,睾丸及小腹部偶有 轻微坠胀不适感,小便色清,夜尿1次,食欲好转,午后已无困倦感,舌质稍显红润,黄白腻苔已减。嘱患者继服金匮肾气丸、前列舒通胶囊1月,以为善后。  

     秦某,男,30岁。6个月前因“淋菌性尿道炎”,用阿奇霉素和洛美沙星(具体不详)输液治疗10天,淋菌性尿道炎治愈后,随即出现小腹及睾丸坠胀不适,尿后余沥,咽肿,耳鸣,续用口服抗生素和热林清颗粒、癃闭舒等药治疗月余,前述症状不见缓解,且又出现两颧潮红,身发低热,午后及晚上尤甚,自汗、盗汗。现症见:小腹及睾丸坠胀不适,尿后余沥,口苦、咽肿痛,夜间耳中鸣响,两颧潮红,低热,午后及夜间尤甚,自汗、盗汗,神困乏力。舌质淡黯,苔薄黄腻而润,脉沉细。证属下焦肝肾阴盛,虚阳上浮外越,从肝肾两经而发。治宜温补肝肾,潜阳收纳。方用潜阳丹加味。药用:制附子(久煎)、干姜(久煎)、砂仁(后下)、肉桂(研末冲水兑付)、炙甘草、龟板(先煎)、黄柏、白芍、延胡索、五味子、小茴香、生牡蛎。用法:水煎服,日1剂,6剂。二诊:服药后,小腹及睾丸坠胀不适,尿后余沥大为缓解,低热、自汗盗汗亦有明显缓解。口苦、咽痛、耳鸣改善不著。前方制附子、干姜各减至,去小茴香、白芍,酌加生牡蛎,枸杞、菟丝子,7剂以善其后。

李俊涛
李俊涛 副主任医师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男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