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蕾
李蕾 主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皮肤科

药疹常见药物

乙酰唑胺(acetazolamide)——斑丘疹,大疱性多形红斑,多毛症。

乙酰水杨酸(acetylsalicylic acid)[(阿司匹林)]——水疱,红斑,水疱性或固定性红斑,多形红斑或结节性红斑样损害,丘疹,鳞屑,风团,血管性水肿,紫癜。

促皮质素(ACTH)及可的松(cortisone)——风团,血管性水肿,紫癜,痤疮样或湿疹样皮疹,红斑,类固醇激素后脂膜炎,色素沉着。好大夫工作室皮肤科李蕾

烷化剂(alkylating agents)——红斑,荨麻疹。

别嘌呤醇(allopurinol)——红斑,斑丘疹,脱毛,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剥脱性皮炎,荨麻疹,紫癜。

氨基比林(amidopyrine)[匹拉米洞(pyramidon)]——斑丘疹,麻疹样红斑,多形性红斑,风疹块,血管性水肿,固定性红斑,水疱,大疱,紫癜,粘膜损害,血管炎。

氨茶碱(aminophylline)——红斑,红斑狼疮样固定药疹。

氨蝶呤(aminopterin)——口炎,脱发,光线敏感,猩红热样斑,银屑病样皮损疼痛,糜烂或溃破出血。弥漫的色素沉着,在暴露部位尤其明显。

氨酚喹(amodiaquine)——黄褐或灰褐色弥漫性色素沉着,甲床呈青黑色,暴露部位色素沉着尤其显著。巩膜呈淡黄色。

氨苄青霉素(ampicillin)——麻疹样红斑,颜色鲜红,广泛散布,常有痒感。鲜红色斑丘疹。

安乃近(analgin,novalgin)——固定性药疹,剥脱性皮炎。

抗组胺药(antihistamines)——固定药疹,荨麻疹。

安替比林(antipyrine)[非那宗(phenazone)]——红斑,多形红斑,恶性大疱性红斑,固定药疹,猩红热样或麻疹样红斑,荨麻疹,水疱,大疱,口炎等粘膜损害。皮炎消退后,常遗留鳞屑及色素沉着。

肼苯哒嗪(apresoline, hydralazine)——系统性红斑狼疮样综合症包括红斑狼疮性皮炎、头痛、关节痛及淋巴结肿大等,血液白细胞减少,红斑狼疮细胞可被查见,抗核抗体往往阳性,肾脏及中枢神经系统很少累及。停药后,症状可消失。

砷剂(arsenicals)——无机砷剂及有机砷剂的毒性比较大,注射砷剂或胂剂数次以后,可因砷过敏而发生急性皮炎,也有的在长期应用后才发生皮疹。现在,砷剂已很少用,但含硫化砷的雄黄等含砷中药仍常应用,可引起砷角化病及砷黑变病等,应该重视。砷引起的急性皮炎往往是泛发性红斑,有时是广泛的大疱、丘疹或脓疱,严重时可成严重的剥脱性皮炎,新阿斯凡拉明(“九一四”)尤易引起,同时可有腹痛、腹泻、四肢疼痛、发热及水肿等,尤其手指、眼皮及足部有显著的水肿。注射胂剂后,皮肤发痒及眼皮浮肿往往是早期中毒的表现,应该引起警惕。少数病人发生类似扁平苔藓、玫瑰糠疹或副银屑病的药疹,有时并发单纯疱疹或带状疱疹。长期应用砷或胂剂后,皮肤可发生斑点状色素沉着,无机砷剂尤其引起,可由于砷离子与酪氨酸酶中巯基结合而释出铜离子,并可激活酪氨酸酶,从而促使黑色素增加。有时在弥漫的色素斑中出现雨点状正常皮色。赵越等报告的一患者连续服用牛黄解毒片9年致慢性砷中毒,表现为全身灰黑色色素沉着,其间夹杂点状色素脱失斑,掌跖见淡黄色角化性斑块,尿砷1.020mg/L。长期服用砷剂如亚砷酸钾溶液或注射卡古地钠等无机砷剂,或是停药已若干年后,手掌或和足底可发生砷角化病(arsenical keratosis),是弥漫散布的疣状角质损害,长在毛囊口或汗孔处,往往对称发生于两侧掌跖部位,严重时也发生于手背等别处。疣状丘疹顶端有个角质栓,摘除后遗留小凹坑。约20%病例的砷角化病恶变,一般是鳞状细胞癌。有的鲍温病(Bowen)并发砷角化病,或是多年前有应用砷剂史。

阿的平(atabrine,mepacrine,quinacrine)——全身皮肤发黄,尤其手足及臂部等露出部位最黄。瘙痒症,红斑,色素沉着,剥脱性皮炎,湿疹性皮炎,类似扁平苔藓的泛发性苔藓性损害。四肢可以发生疣状扁平苔藓样皮疹及大疱。龟头及口腔粘膜可以发生大疱及溃疡。指甲可以呈青黑色或有荧光。全身性反应可以同时存在,包括衰弱无力及食欲不振,中毒性精神病,病人偶然发生肝炎或再生障碍性贫血而死亡。

阿托方(atophan)[辛可芬(cinchophen)]——血管性水肿,荨麻疹,猩红热样红斑及其他红斑,固定药疹及瘙痒病。严重时发生剥脱性皮炎及黄疸甚至于死亡。皮肤及口腔粘膜皆可发生天疱疮样大疱性损害。

阿托品(atropine)[见“颠茄”]——红斑,固定药疹,瘙痒症,偶然有紫癜。

金霉素(aureomycin)——肛门、阴囊或女阴瘙痒病,泛发性红斑,水疱丘疹性皮疹,风疹块,固定药疹,多形红斑样皮疹。

癌散(azan)——红斑,紫癜,水疱,大疱及糜烂。

本新(banthine)——口干,往往广泛的斑丘疹,水疱,剥脱性皮炎。

巴比妥酸盐类(barbiturates)——巴比妥(barbital,veronal)及苯巴比妥钠(sodium phenobarbital)[鲁米那(luminal)]皆是常用的巴比妥类药物,药疹种类很多,包括风疹块,猩红热样、麻疹样、风疹样或多形红斑样皮疹,固定药疹,水疱或大疱性损害,紫癜或湿疹性皮疹,瘙痒症,剥脱性皮炎。结膜炎及口炎,口腔粘膜及外阴部皆可以糜烂。水肿,尤其面部常较明显。全身性症状往往轻微,但严重的剥脱性皮炎病人可以发生高热、黄疸及昏迷而死亡。巴比妥类药物也是恶性大疱性红斑(斯蒂芬斯-约翰森综合症)及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的常见病因。

颠茄(belladonna)——猩红热样红斑或成片的独立的红斑性损害,往往伴有痒觉,有时发生风团或紫癜。阿托品(atropine)也可引起相同的药疹。

苯海拉明(benadryl,diphenhydramine hydrochloride)[可他敏(chlothamin)]——苯海拉明之类抗组织胺药物偶然引起水疱性或大疱性皮疹、湿疹样或多形红斑样损害;如果作为外用药,可引起接触性皮炎。扑尔敏(chlortrimeton,chlorpheniramine)可以使皮肤感光过敏;苯海拉明也有感光过敏作用。苯海拉明除能引起鳞屑性丘疹及湿疹样表现外,还可引起心慌气粗的现象。

铋剂(bismuth)——齿龈近齿处呈灰黑色,连绵成线状,成为铋线,可以并发溃疡性口炎,这常和口齿不卫生有关。铋剂也能引起瘙痒症,风疹块、猩红热样或多形红斑样红斑、大疱性或出血性损害、类似玫瑰糠疹的皮疹,严重的发生剥脱性皮炎。苔藓样、丘疹性、湿疹性皮疹,色素沉着及结膜炎皆可发生。注射铋剂也可诱使带状疱疹发生。

争光霉素(博莱霉素,bleomycin)——多形红斑,结节,手部及肘部过度角化,指头坏死,躯干有成条的色素沉着,粘膜皮肤有溃疡形成,毛发脱落。

硼砂(borax)及硼酸(boric acid)——经皮肤吸收后,可以引起眼皮水肿及结膜炎,红斑性、丘疹性、鳞屑性或多形性皮疹。

溴剂(溴化物,bromides)——溴化物引起的疱疹称为溴疹(bromoderma),溴疹中最常见的是痤疮样损害。一次小剂量或是长期服药,皆能引起炎症性痤疮样及脓疱性损害,通常分布于面部及躯干上部,也可发生于身体多毛的部位;吃母奶的婴儿也可因母亲服用溴化物而发生这种药疹。红斑、斑丘疹、渗湿或脱屑的皮炎、风疹块皆可发生;较多见的是丘疹脓疱,初起时往往是暗褐色或暗红色小丘疹,以后,丘疹中央化脓或坏死,表面结成污褐痂;有时,丘疹脓疱性损害逐渐发展,成为隆起的状或痈状损害,中央有坏死的组织,周围皮肤有显著的红晕。

脓疱性损害也可发展成疣状溴疹。有时,疣状损害聚积成一团蕈样或乳头瘤样皮疹,并有脓液渗出而与雅司疹相似。或是脓疱性损害互相融合,成为大片斑块,干燥后结痂,愈结愈厚,终于成为增殖性溴疹,此类溴疹通常发生于长期服用溴剂之后,多半发生于小腿上;发展很慢,也不易消退,往往在停药已若干月之后仍然存在。此外,水疱、大疱及溃疡性皮疹、多形红斑和结节性红斑样损害可以发生。

白血福恩(busulphan)[麻利兰(Myleran)]——多形红斑,面部、前臂及胸部等处有弥漫性色素沉着,迟发性皮肤卟啉症。

保泰松(butazolidin,phenylbutazone)——猩红热样或麻疹样红斑,风疹块,红斑狼疮样皮疹,固定性红斑,紫癜,脱发,口炎。严重的是剥脱性皮炎、恶性大疱性红斑或中毒性表皮松懈的表现,有的有粒性白细胞减少症,或是因有再生障碍性贫血而死亡。

痛痉宁(酰胺咪嗪,carbamazepine)——红斑,恶性大疱性红斑,剥脱性皮炎。一例有剧痒的全身性风团,一周后弥漫潮红,大片脱屑及发痒。

阿达林(carbromal,Adaline)——成片淡红斑中有瘀点,略像进行性色素性皮病或色素性紫癜性苔藓样皮炎。紫癜性皮损可成片发生。

头孢菌素类(先锋霉素类,cephalosporins)——荨麻疹,血管性水肿,瘙痒症,斑丘疹,泛发性红斑,注射部位可有局限性红斑并可起疱。可与青霉素起交叉变态反应。

水合氯醛(chloral hydrate)——偶然引起一片红斑或弥漫的猩红热样红斑,或有丘疹、荨麻疹、大疱及脓疱,或是红斑上发生脓疱及结痂,固定药疹、湿疹性皮炎或痤疮样皮疹也可发生,较严重的是出血性或天疱疮样损害。皮损最常见于面部、颈部、躯干及四肢,尤其四肢的伸侧面。病人可同时有发热等全身症状。

氯霉素(chloromycin,chloramphenicol)——荨麻疹、肛门瘙痒症或并发念珠菌病。有人发生再生障碍性贫血,甚至于因此死亡。

氯喹(chloroquine)——斑丘疹、红斑、风团、暂时性水肿、固定药疹、湿疹性皮损、银屑病或扁平苔癣样皮疹、紫癜、剥脱性皮炎。胫前、甲床尤其面部皮肤色素沉着,有灰色到青色甚至灰青色。在服药前后若干时日,胫前可有散在或弥漫的色素斑点,早期常象瘀斑,颜色可渐变深。舌下及硬腭等处口粘膜可有青黑色斑点。氯喹可使银屑病加重,甚至发展成红皮症。

氯丙嗪(chlorpromazine)——皮肤感光过敏而呈青灰色,尤其面部、颈部和手背等暴露部位,明显地呈深灰或灰青色并渐加深。其他酚噻嗪化合物也是黑色素过分增加而沉积于表皮及真皮内,可使皮肤呈灰色、青灰或青铜色,甚至皮肤紫黑而近似紫绀。电镜下可见组织细胞及真皮血管壁上有黑色物,似为氯丙嗪之类降解的产物。红斑、水疱、斑丘疹也多半发生于暴露部位。麻疹样或猩红热样红斑、风团、湿疹样皮炎、水肿、紫癜、大疱或红斑狼疮样综合症也可出现。剥脱性皮炎也被报告。晶状体及角膜有星状混浊,结膜及角膜可呈淡黄褐色,口炎可以发生。

辛可芬(cinchophen)——血管性水肿,大疱,红斑,固定药疹,猩红热样红斑,口炎。

氯苯酚嗪(clofazimine)——服药两周后,面部及掌跖等部位有弥漫的红斑,2~3个月后出现黑褐斑而使皮疹呈褐红色。

可乐定(clonidine)——斑丘疹,大疱。

可待因(codeine)——肛门或全身瘙痒症,广泛红斑,固定药疹,风团。参阅“吗啡”。

秋水仙碱(colchicine)——瘙痒症,毛发脱落。

避孕药(contraceptives)——口服避孕药可引起结节性红斑、各种轻度的荨麻疹、黄褐斑、痤疮样皮疹、感光过敏、口周围皮炎、毛细血管扩张、湿疹尤其手部易有湿疹性皮炎、肥厚性龈炎、毛发脱落或多毛,偶然诱发系统性红帮狼疮样综合症。卟啉症、紫癜、妊娠疱疹或黑棘皮病样皮疹。

皮质类固醇激素类(corticosteroids)——库欣(Cushing)综合症性皮疹包括红斑、膨胀纹、“满月脸”、“水牛背”、皮肤充血变薄、痤疮样皮疹及多毛等。包括瘀点及瘀斑的紫癜可以发生。可的松等也可引起类固醇激素后脂膜炎,注射部位经数月后可出现硬斑病样损害,轻微凹陷萎缩,毛细血管扩张,边缘红紫,边界不规则,经一两年后才可恢复。

香豆素(coumarin)及双香豆素(dicumarol,dicoumarin)——瘀点或瘀斑,出血性大疱,水疱,荨麻疹,湿疹,坏死性皮疹,坏疽,趾端青紫,毛发脱落。

环磷酰胺(cyclophosphamide)——多形红斑,色素沉着尤其暴露部位及指(趾)跟部易呈褐色,接近牙齿的牙龈处有褐线。

氨苯砜(dapsone,DDS)——见“砜类药物”。

毛地黄(digitalis)——固定药疹,风团,湿疹性皮炎。猩红热样红斑及丘疹性损害可出现,以后脱屑。毛地黄毒甙(digitoxin)还可引起紫癜。

苯妥英(大仑丁dilantin,diphenylhydantoin)及苯妥英钠(dilantin sodium,sodium phenytoin)——瘙痒症,猩红热样红斑,多形红斑,固定性红斑。10%有黄褐斑样皮疹,多半发生于成年妇女,日晒后色素加深。严重的发生恶性大疱性红斑或剥脱性皮炎,或是有系统性红斑狼疮样综合症或假淋巴瘤综合症。此外,多毛症及肥厚性龈炎可发生。

克尿噻(diuril,chlorothiazide)及双氢克尿噻(hydrodiuril,dihydrochlorothiazide)——紫癜,感光过敏(中华皮肤科杂志,10:252,1964),面部及手背常呈青色。瘙痒症,扁平苔藓样皮疹,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

麻黄素(ephedrine)——红斑,固定药疹,紫癜,血管炎,荨麻疹,湿疹性皮疹,鼻部附近的水疱性皮炎。

麦角(ergot)——大疱,脓疱,瘀点,小疖状皮损,肢部坏疽。酒石酸麦角胺(ergotamine tartrate)可引起相同的药疹。

红霉素(erythromycin)——广泛红斑,荨麻疹,瘙痒症,可损害肝脏而引起黄疸。红霉素、竹桃霉素、螺旋霉素及白霉素等都是大环内酯类抗生素,能引起交叉变态反应,都可发生大疱性固定药疹。

5-氟胞嘧啶(5-fluorouracil,5-FU)——红斑,感光过敏,色素沉着及甲板弥漫发黑,脂溢性皮炎样损害,毛发脱落。

速尿(frusemide,furosemide)——红斑,大疱,扁平苔藓样皮疹。

金剂(gold)——金剂能使皮肤感光过敏,注射金剂后,日光或紫外线的照射部位变成污灰或污褐色,通常发生于面部、唇部、巩膜、颈部、胸上方,臂及手等露出部位,永不消失,这被称为金沉积病(chrysiasis,auriasis)。金剂也可以引起风疹块、紫癜、色素沉着、脱发、过度角化、湿疹性损害或剥脱性皮炎。有的病人有鳞屑性红斑或点状暗红斑,多半发生于躯干部位而类似玫瑰糠疹;也有的发生持久的苔藓状皮疹而类似扁平苔藓。

灰黄霉素(griseofulvin)——全身性瘙痒症、风疹块、血管性水肿、瘀点、晚发性皮肤卟啉症、麻疹样或多形红斑性红斑、斑丘疹或丘疹鳞屑性皮疹、感光过敏、鳞屑、水疱性损害,白细胞减少及红斑狼疮样综合症的表现。

肝素(heparin)——风疹块、脱发。

肼苯哒嗪(hydralazine)——是第一个被人发现能引起系统性红斑狼疮样综合症的药物。长期应用该药而引起此型药疹的可达10%。多形红斑或固定药疹也可发生。

羟基脲(hydroxyurea)——红斑尤其发生于面部及手部,以后脱屑。萎缩性淡红斑、色素沉着、甲变化、毛发脱落。

消炎痛(indomethacin)——泛发性红斑、瘙痒症、荨麻疹、血管炎、紫癜、口腔溃疡、毛发脱落。对阿司匹林可起交叉变态反应。

胰岛素(insulin)——多形红斑、麻疹样红斑、荨麻疹、瘙痒症,常由于商品不纯。

长期注射胰岛素可使皮下脂肪萎缩或肥厚(第三十章 胰岛素脂肪营养不良),注射部位或附近发生瘤状肿块或脂肪坏死,远处脂肪也可减少或消失而使皮肤表面凹陷成坑状。

碘(iodine)——碘及碘化物引起的药疹可称为碘疹(iododerma),是红斑、多形红斑、固定药疹、荨麻疹、水疱、大疱、丘疹、脓疱、丘疹性脓疱、局限或弥漫性水肿、紫癜、痤疮状皮疹、疖状或痈状损害、疣状或结节状增殖性皮疹。四肢伸侧可有局限性水肿及结节性红斑状皮损。毛囊性脓疱是常见的碘疹,每个脓疱有红晕,最易发生于面部而像痤疮,也常出现于躯干尤其胸背部。痤疮病人口服碘化钾后症状可加重。大疱性损害可发展成溃疡,以后,溃疡增殖结痂,或是成为带状肿瘤而可称为假淋巴瘤,容易误诊为鳞状细胞癌、蕈样肉芽肿、增殖性天疱疮或增殖性溴疹。碘疹和溴疹的表现常很相似,而碘化物较易引起大疱性及水肿性损害,眼皮往往红肿脱屑。

异烟肼(isoniazid,isonicotinic acid hydrazide,isonicotinylhydrazide,INH)[雷米封(rimifon)]——瘙痒症、荨麻疹、紫癜、猩红热样或麻疹样红斑、湿疹样皮疹。异烟肼和对氨水杨酸合并应用8~10周后,有的病人胸部出现痤疮样皮疹。口服异烟肼可妨碍烟酸在体内合成而引起陪拉格(糙皮病)。

利眠宁(librium,chlordiazepoxide)——各种红斑及斑丘疹。水肿或黄疸偶然发生。

肝精(liver extract)——肛门或全身瘙痒症,荨麻疹,可以并发糖尿。肌肉注射后,可引起无菌性脓肿。

薄荷脑(menthol)——慢性荨麻疹。

安宁(眠而通,meprobamate)——风疹块、血管性水肿、眼眶周围浮肿发红、麻疹样红斑、多形红斑、紫癜、剥脱性皮炎、固定药疹、扁平苔藓样皮炎、斑丘疹、水疱。

汞剂(mercury)——最常见的是红斑性损害。麻疹样、猩红热样、多形红斑样皮疹及荨麻疹,毛囊炎样损害、紫癜、色素沉着性或水疱性固定药疹、天疱疮样皮疹及剥脱性皮炎、湿疹性皮炎。发生于婴幼儿的肢痛病(acrodynia)又称粉红病(pink disease),常由驱蛔时口服甘汞引起,现已罕见。患儿手足发凉红肿及疼痛,以手指最明显,红斑到腕部即渐隐没。身体别处可有水疱、大疱、麻疹样红斑等皮疹,可伴有口炎、龈炎、畏光、多汗、绵软无力等症状。

氨甲喋呤(methotrexate,MTX)——参阅“氨喋呤”(aminopterin)。

美索因(mesantoin,mephenytoin)——色素沉着,痤疮样皮疹,斑丘疹性及大疱性皮炎,麻疹样、猩红热样或恶性大疱性红斑,全身性红斑狼疮样综合症,变应性血管炎样皮疹,溃疡性口炎,发热甚至死亡。脱发、水肿、剥脱性皮炎、紫癜、齿龈肥厚。假淋巴瘤综合征。

甲基多巴(methyldopa)——丘疹、荨麻疹、乳房肥大、苔藓样皮疹、系统性红斑狼疮样综合征、脂溢性皮炎、色素沉着、紫癜、唇炎、脱发。

二甲麦角新碱(methysergide)——皮炎、桔红样红色肥厚皮肤、毛发脱落。

吗啡(morphine)——吗啡、鸦片及其衍化物能引起全身及肛门瘙痒症。红斑、猩红热样红斑、麻疹样红斑、斑丘疹、固定药疹、水疱或大疱偶然发生,红斑消退后脱屑。

萘啶酸(nalidixic acid)——光敏感反应,麻疹样红斑,成片红斑上发生大疱,荨麻疹。

烟酸(nicotinic acid)——长期服用可使皮肤呈淡褐色,严重时可引起黑棘皮病样皮损。烟酸能扩张皮肤血管而发红,可伴有痒及温热感,也可发生荨麻疹。

硝基呋喃类(nitrofurans)——荨麻疹及血管性水肿常发生,尤其呋喃唑酮(痢特灵,furazolidone)及硝唑咪(nitroindazole)最易引起,常伴有胃肠道症状及周围神经炎。

呋喃坦丁(furadantin,nitrofuranfoin)也是硝基呋喃类化合物,这类药物除引起荨麻疹及血管性水肿外,还能引起瘙痒症、斑丘疹、湿疹性皮炎、猩红热样或麻疹样红斑,严重时引起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或有系统性红斑狼疮样综合征。毛发可脱落。

氮芥(nitrogen mustard)——斑丘疹,水疱,剥脱性皮炎。

新生霉素(novobiocin)——淡黄色色素沉着,麻疹样或猩红热样红斑,黄疸。

对氨水杨酸(para-aminosalicylic acid,PAS)——斑丘疹、丘疹、荨麻疹、扁平苔藓样皮疹、多形红斑 、猩红热样或麻疹样红斑、大疱性多形红斑及固定性红斑、紫癜、剥脱性皮炎、黄疸、过敏性休克、毛发脱落。

扑热息痛(paracetamol)——固定药疹、紫癜。

青霉胺(penicillamine)——斑疹、斑丘疹、荨麻疹、血管性水肿、瘙痒症、出血性水疱及大疱、紫癜、扁平苔藓样皮疹。每日给药两支以上25%病人的皮肤可脆薄起皱而象老年皮肤,受外伤时容易发生瘀点或瘀斑。有的病人先有褐红斑,以后发生成大疱,痊愈后遗留色素沉着,可伴有溃疡性口炎。猩红热样红斑及麻疹样红斑也可发生,伴有高热。

青霉素(penicillin)——常见的是瘙痒症、麻疹样或湿疹样损害、固定药疹、紫癜、尤其常见的是荨麻疹及血管性水肿。荨麻疹常在注射后迅速出现,也有的在几周后才发生,严重的广泛发生于全身各处,可持续好多天,往往同时有发热及关节痛等全身症状。有的病人全身发红,还有广泛散布的针头大的水疱,象是广泛发生的痱子。红斑、斑丘疹、结节性、多形红斑、瘀斑、猩红热样红斑、继发于风团的大疱或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都可发生。有的病人手部和足部发生汗疱样皮疹,有的同时发生血清样反应及多发性关节炎,关节肿胀疼痛。少数病人发生剥脱性皮炎。黑毛舌或舌炎可以发生。注射部位可红肿一大片,注射针头入口处可以发生大疱。青霉素的注射可引起过敏休克反应,病人全身不适,心跳加快,血压下降,可在数分钟甚至数秒钟内死亡。在发生休克时,必须立即进行抢救,注射肾上腺素、皮质类固醇激素及苯海拉明,及时氧气吸入。

非那西汀(phenacetin)——红斑、荨麻疹及血管性水肿,固定药疹,多形红斑样皮疹。

酚酞(phenolphthalein)——口腔及外生殖器发生大疱及糜烂。灰红色或紫红色斑性固定药疹,常为圆形或椭圆形,可有不同颜色的同心环,中央常常有大疱,直径可达数厘米以上,持久不变,往往有痒或烧灼感,以后发生色素沉着。麻疹样或猩红色样泛发性红斑、多形红斑、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

水杨酸苯酯(phenyl salicylate)[萨罗(salol)]——麻疹样红斑。

毛果芸香碱(pilocarpine)——痒丘疹,偶然发生风疹块及红斑。

枸櫞酸呱哔嗪(驱蛔灵,piperazine citrate)——紫癜,齿龈出血,风疹块。有人报告剥脱性皮炎。

垂体浸出质(pituitary extract)(前叶)——注射部位可以发生类似胰岛素所引起的脂肪肉芽肿病。猩红热样红斑、风疹块、过敏性休克。

灰白脊髓炎疫苗(poliomyelitis vaccine)——湿疹性损害、银屑病样皮疹、荨麻疹。

普鲁卡因酰胺(procainamide)——可引起系统性红斑狼疮样综合征,血清有抗DNA及抗RNA抗体,抗核抗体滴定度增高,常有发热、关节痛、胸腔积液,一般无肾脏损害。

普鲁卡因(procaine)——瘙痒症、荨麻疹、多形红斑、大疱、紫癜、湿疹样损害。普鲁卡因及苯唑卡因(benzocaine)的局部应用都易引起皮炎。

心得宁(proctolol)——斑丘疹,荨麻疹性、湿疹性、脂溢性皮炎样、银屑病样、苔藓样皮炎,掌跖角化病,剥脱性皮炎,系统性红斑狼疮样综合征,角膜穿孔,毛发稀疏。

异丙嗪(非那根,phenergan)——斑丘疹、水肿、大疱、麻疹样红斑、荨麻疹、瘀点。

心得安(propranolol)——红斑、斑丘疹、水疱,痤疮样、银屑病样皮疹,毛发脱落。

奎尼丁(quinidine)——瘙痒症、斑丘疹、血管性水肿、猩红样红斑、苔藓性皮疹、固定药疹、紫癜。

奎宁(quinine)——红斑,大疱,湿疹性、扁平苔藓样皮疹,固定药疹及色素沉着。最常见的是荨麻疹及猩红热样红斑,都引起剧痒,以后脱屑。

利血平(reserpine)——荨麻疹、皮肤发红、固定药疹、瘀点或紫癜、感光过敏。粘膜干燥充血,容易鼻塞。血管炎也可发生。

水杨酸盐(salicylates)及水杨酸(salicylic acid)——固定药疹及多形性红斑较常见。偶然引起红斑、急性或慢性荨麻疹、大疱、水疱、瘀点,或是发生猩红热样或麻疹样红斑,以后大片脱屑。血管炎、紫癜、银屑样皮疹、结节性红斑、口溃疡、恶性大疱性红斑或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也可发生。

山道年(santonin)——荨麻疹,麻疹样红斑。

毒扁豆碱(scopolamine)——痤疮样皮疹。

血清(serum)——白喉及破伤风等抗毒素或其他血清常引起荨麻疹、麻疹样或猩红热样红斑及多形红斑,其中以荨麻疹最常见。股部及臀部注射区尤其容易发生红斑。有时眼皮、手足背侧及生殖器容易发生血管性水肿。水疱及大疱性或紫癜性损害偶然发生。血清过敏性皮疹可以为零散的碎片,也可布满全身各处,约在注射后1~30日内发生,通常为第6~10天;约经数小时至1周左右,即可消失,消失时遗留暂时性鳞屑。紫癜性损害往往较为持久。皮疹消失后数天内或数周之后可以再发,有时复发不止一次。血清疹出现时,病人往往有各种程度的全身症状:全身无力,头痛及关节疼痛,体温增高至38℃~39℃或40℃以上,以后随皮疹的消退而下降。全身淋巴结多少地肿大,有的病人在发热时,有腹痛、恶心、呕吐等表现,还有的发生暂时性偏瘫、周围神经炎、木僵或昏迷等神经系统受损的症状。注射动物血清后所引起的这些表现称为血清病(serum sickness)。有的人注射异性血清后,数分钟甚至数秒钟后发生休克性反应,喉头发紧,胸部有压迫感,全身往往觉痒,发生荨麻疹、血管性水肿或广泛的红斑,有紫绀;严重时血压下降,面色苍白,瞳孔放大,四肢发凉,病人昏迷而死亡。对于血清休克病人,必须分秒必争,积极抢救,注射肾上腺素、氢化可的松、苯海拉明等,由鼻管输入氧气。

输血也可引起广泛的风疹块、血管性水肿及支气管痉挛等反应。

银剂(silver)——硝酸银或弱蛋白银等银剂长期应用或屡次冲洗体腔而被吸收后,可引起银沉着(argyria),皮肤呈显青灰色,是由于银粒沉着于组织内。这种金属性色素变化是全身性或局部性,尤其齿龈边缘呈现明显的青色并长期存在。

硫代硫酸钠(sodium thiosulfate)——紫癜、水疱大疱性皮疹、剥脱性皮炎。

乙烯雌酚(stilbestrol)——紫癜、血管性水肿、剥脱性皮炎、固定药疹。

链霉素(streptomycin)及双氢链霉素(dihydrostreptomycin)——最常见的是红斑、斑丘疹、荨麻疹性及湿疹性损害,往往在注射后4~14天发生。注射部位可以发生局部皮炎而红肿一片。紫癜、结节性红斑、多形红斑、瘙痒症、结膜炎、口炎及剥脱性皮炎可以发生。注射后,面部常有暂时的麻刺感。病人可有发热,血液嗜酸性细胞增多。

番木鳖碱(士的宁)(strychnine)——麻疹样或猩红热样红斑偶然发生。

磺胺药物(sulfonamides)——常见的为全身性麻疹样红斑或猩红热样红斑,以后发生鳞屑,有时为荨麻疹、血管性水肿、成片的或是类似丹毒的限局性红斑或结节性红斑。丘疹性、水疱性、大疱性、紫癜性皮疹或固定药疹及结膜炎也可以发生。少数病人发生变应性血管炎。有的病人皮肤可能因变性血红素的存在而发绀。少数严重的病例有剥脱性皮炎、恶性大疱性红斑或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磺胺药疹往往在服药后第一天至两周内出现,通常是在第5~9天。在发生药疹时尤其在发生红斑或剥脱性皮炎等皮疹时,往往发热。急性溶血性贫血、肝炎、粒性白细胞减少症、粒性白细胞缺乏症,血尿、无尿,视觉及听觉障碍等不良反应可以同时发生。磺胺药物可使皮肤对光线发生敏感,所以皮肤露出部位尤其面部及手背往往发生湿疹样皮疹。尿中卟啉可增多而出现卟啉症。红斑狼疮样综合征可以发生。磺胺药物的局部应用很容易引起病人发生敏感性,以后内用时迅速发生药疹。当局部的应用使人发生敏感时,小量磺胺药物由伤口吸收后,也足以引起类似内服后所引起的各种药疹,如红斑、大疱、湿疹性损害、剥脱性皮炎,伤口不容易愈合,伤口附近常有糜烂的湿疹性变化。

长效磺胺(SMP)象别的磺胺药一样,可以引起各种药疹,包括恶性大疱性红斑(斯蒂芬斯-约翰逊症侯群)的表现。

砜类药物(sulfones)——猩红热样红斑、麻疹样红斑、丘疹、结节性红斑、多形红斑、荨麻疹、固定药疹、扁平苔藓样皮疹。长期服用砜类可引起变性血红蛋白血症而使皮肤呈深灰或青灰色及发绀,在面部尤其显著,严重时发生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或是发生剥脱性皮炎。磺胺类、保泰松、氨硫脲可和砜类药物起交叉变态反应。

硫黄(sulfur)——眼皮水肿及发痒的丘疹水疱性皮炎。

合霉素(syntomycin)——主要为麻疹样及荨麻疹样皮疹。湿疹性皮疹、血管性水肿、丘疹性荨麻疹状损害、斑丘疹、剥脱性皮炎皆可发生。参阅“氯霉素”。

四环素(tetracycline)——四环素可引起肛门瘙痒症、红斑、痤疮样损害、风疹块、固定药疹、黑舌。

四环素可使人发生光敏感反应。儿童服四环素可使牙齿发出黄色荧光,以后牙齿永久发黄。光线性甲分离(photo-onycholysis)可发生,甲可变色。系统性红斑狼疮样综合征较不常见。

硫胺(thiamine chloride)[维生素B1,(vitamin B1)]——红斑、荨麻疹、瘙痒症。静脉或肌肉注射除可引起瘙痒症、血管性水肿或弥漫性红斑外,偶然引起过敏性休克。曾报道一例因肌注后发生过敏性休克而死亡。

氨硫脲(thiosemicarbazone,thiacetazone,TB1)——斑丘疹、瘙痒症、麻疹样或猩红热样红斑、剥脱性皮炎、恶性大疱性红斑。

硫氧嘧啶(thiouracil)——红斑、瘙痒症、荨麻疹、结节性红斑、痤疮状皮疹、下肢水肿、紫癜、剥脱性皮炎、色素沉着、毛发脱落或变淡黄色。

在发生粒细胞减少症或嗜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的3~5天之前,病人可有喉痛及红斑。黄疸及剥脱性皮炎可以同时出现。

甲糖宁(甲磺丁脲,tolbutamide,D860)——红斑、斑丘疹、荨麻疹、眼眶周围浮肿发红、感光过敏、紫癜。

解痉酮(tridione)[三甲双酮(trimethadione p1111,troxidone)]——麻疹样红斑、多形红斑、恶性大疱性红斑、痤疮样皮疹、系统性红斑狼疮样综合征,毛发脱落,假淋巴瘤综合征。

结核菌素(tuberculin)——红斑、结节性红斑、荨麻疹。注射部位可以红肿,甚至坏死脱落。结核疹可以发生。

乌洛托品(urotropin)——湿疹性皮疹。

疫苗(vaccines)——红斑、斑丘疹、多形红斑、荨麻疹或血管性水肿。

长春碱(vinblastine)及长春新碱(vincristine)——毛发脱落。

维生素A(vitamin A)——瘙痒症、脱屑、毛发稀疏、色素沉着。

复合维生素B(vitamin B complex)——瘙痒症、红斑、荨麻疹、湿疹性损害。

维生素K(vitamin K)——肌肉注射处红色斑块。

蜂毒(bee venom)——弥漫红斑,同时有寒热、头痛、头晕、全身酸痛等全身症状。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李蕾
李蕾 主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皮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