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黎 三甲
李黎 副主任医师
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肿瘤综合科

肝内胆管癌适合用靶向药物吗?

目前科学家基于二代测序对肝内胆管癌做了一个测序,排名第一位的基因突变是TP53,占15.7%, KARS有9.5%,像这些基因突变的药物都不是特别多。

靶向药物分几种机制:
一种是直接驱动肿瘤发生的基因,比如肺癌的EGFR,是驱动肺癌发生的一个基因;另一种靶向药物是针对血管的,比如阿西替尼,阿法替尼,乐伐替尼等,因为肿瘤必须有血管才能长大,抗血管生成的药物通过抑制肿瘤血管的生成阻止肿瘤的生长。所以就算是没有基因突变,也可以用这些抗血管生成的药物控制肿瘤的生长。按理说这些抗血管生成的药物都有一定的效果,但是有效时间的长短是因人而异的,比如肝癌,基因突变跟肺癌的完全不一样,针对肝癌这个靶点的药物也非常的少,所以肝癌目前的靶向药物,不管是多吉美还是乐伐替尼,其实都是针对抗血管的靶向药物。乐伐替尼的效果还是挺不错的,所以如果肝内胆管癌患者要尝试靶向药物的话,可以从抗血管生成的药物去考虑。

2007年的时候做了一个研究,44例不可切除的晚期肝内胆管癌患者,它是一个前瞻性研究,评估的是索拉非尼(多吉美)联合最佳支持治疗(一般是化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研究者用的是索拉非尼,每日两次,每次100毫克,加上最佳支持治疗,结果显示疾病控制率是15.9%,平均疾病进展时间是5.6个月,中位总生存期(OS)分别是3.2个月和5.7个月。
这个是最近刚发的一个2007年的一个研究,索拉非尼联合最佳支持治疗,在这个不可切除的高级的肝内胆管癌是有一定效果的,是有安全性的。其他抗血管生成的药物,我觉得也是有一定效果的,而且这些抗血管生成的药物是不是还可以和其他的药联合着配合着用呢?
癌度之前发过一篇关于抗血管生成的药物和PD1联合的文章(PD-1+抗血管靶向=更好地控制肿瘤?)。因为肿瘤会诱导血管到它附近,但是肿瘤诱导血管的时候,有可能会把T细胞给阻断掉,不让T细胞到它的病灶旁边,所以这个抗血管生成的药物有可能会把这个血管给阻断掉,不让它生成或者其他的,这样结合着一些免疫治疗或者其他的治疗,可能会有一些协同的效果,也就是1+1>2的效果。

肝内胆管癌患者可以用卡博替尼(184)这个靶向药物吗?哪些患者比较适合?
卡博替尼有MET、VEGFR2以及RET三个靶点,它有一个针对肝内胆管癌的二期临床试验,我们也了解肝内胆管癌也有一部分患者是有MET高表达的,而且卡博替尼也有抗血管生成这个靶点(VEGFR2),也许可以试一试,毕竟现在科学家也在做二期临床了,如果一期临床没有一些数据,可能二期临床也不会开,当然医学更多的是看这个药物的副作用或者是毒副作用。

肝内胆管癌患者可以用2992(一种EGFR-TKI药物)吗?哪些患者适合?
我们了解到有一些肝内胆管癌的患者在尝试2992。有文献表明肝内胆管癌的EGFR突变和EGFR扩增,对EGFR-TKI靶向药物都可能敏感。所以存在EGFR扩增的患者用EGFR-TKI靶向药物可能是有效的。
这也说明为什么EGFR基因突变为阴性,但是EGFR高表达的患者有可能用EGFR-TKI的靶向药物也是有效的,癌度之前有篇文章总结过(什么?没有基因突变,靶向药物也有效!)。EGFR扩增虽然没有EGFR突变的效果好,但还是有效果的。
利用肺癌的这个经验可以验证为什么2992可以用在肝内胆管癌患者身上。虽然看下图数据上, EGFR的突变频率只有2.2%,但有存在EGFR高表达的频率比较高,所以肝内胆管癌患者使用2992有可能会获益。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李黎
李黎 副主任医师
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肿瘤综合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