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林伟 三甲
林伟 主治医师
太湖医院 神经外科

你害怕吗?痴呆症会传染?

最新发现:世界上首次出现了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s disease)临床特征可在人际间传播的证据。阿尔茨海默病是痴呆症(Dementia)最常见的病因。太湖医院神经外科林伟

约翰科林奇(John Collinge)和他在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同事们,在克雅二氏病(CJD)死者的大脑中发现了发展中的阿尔茨海默病病状迹象。克雅二氏病可通过受感染的生长激素患上。

尽管人际传播的情况很特殊,但这项对8名克雅二氏病患者展开的研究得出的结果,还是让人担心阿尔茨海默病或许能够通过一些内科或外科处置得到传播。周三,《自然》(Nature)期刊和布拉德福德的英国科学节(British Science Festival)都发布了这一研究结果。

背景资料

通常认为,阿尔茨海默症是一种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临床上以记忆障碍、失语、失用、失认、视空间技能损害、执行功能障碍以及人格和行为改变等全面性痴呆表现为特征。65岁以前发病者,称早老性痴呆;65岁以后发病者称老年性痴呆。据路透社10日报道,伦敦大学学院教授约翰·克林格和医学研究会普里昂小组的专家研究发现,该疾病的“生物种子”可能会通过不当的医疗程序“种植”在健康人的大脑中,假以时日便可能发病。

历史上的悲惨案例

尽管与常规病毒一样也有可滤过性、传染性、致病性等性格,但朊病毒严格来说不是病毒,它比已知的最小常规病毒还小得多,通常也被人们称为蛋白质侵染因子、毒朊或感染性蛋白质,是一类不含核酸而仅由蛋白质构成的、可自我复制并具感染性的病变因子。

由各种医疗操作导致的医源性人传人朊病毒疾病,潜伏期可以超过50年。其中一个著名案例,是在英国进行的对于1848个身材矮小的人进行的人体生长激素的治疗。

在这项治疗中,使用的人体生长激素是从尸体来源的脑垂体中提取的,而当时没人注意到这些脑垂体当中有一些被朊病毒感染了。该治疗从1958年开始,到1985年,由于收到接受治疗者中有人出现了克雅氏病的报告后停止了。截止到2000年,38个病人出现了克雅氏病。

2012年为止,全球范围内总共发现了450例医源性克雅氏病,主要是由尸源性人体生长激素治疗带来的,还有少数一些案例是由移植和脑外科手术带来的。

揭秘传播的机制

此次,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团队,对8位来自英国的医源性克雅氏病患者遗体进行了解剖研究,并进行了广泛的脑组织取样。研究结果显示,在取样的这8个大脑中,除了都有朊病毒疾病以外,6个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β-淀粉样蛋白病理(其中4个出现了广泛的β-淀粉样蛋白病理);当中4人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脑淀粉样血管病。

这些病人死亡时年龄在35岁到51岁之间,在这个年龄段出现上述的病理特征是非常罕见的,这里面也没有一个病人拥有早发性阿尔茨海默病的遗传变异。虽然没有出现阿尔茨海默陶蛋白病理,但是如果这些病人存活时间更久的话,阿尔茨海默病完整的神经病变有可能都会出现。

科学家对116例其他朊病毒疾病的病人进行了研究,在没有接受人体生长激素治疗的同年龄段,以及再年长十岁的病人大脑当中,没有发现任何β-淀粉样蛋白病理。

这项研究表明,接触到尸源性人体生长激素的健康个人随着年龄增长,可能存在发展出医源性阿尔茨海默病和脑淀粉样血管病,以及医源性克雅氏病的风险。

尽管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来更好地了解这当中涉及的机制,但研究人员认为,似乎和朊病毒一样,用来生产人体生长激素的脑垂体,其实也含有淀粉蛋白的种子,这导致了病人出现了β-淀粉样蛋白病理。

这项研究同时提示了人们,应该研究其他已知的医源性朊病毒传播途径——例如外科器械的使用和输血,是否会和人们患上阿尔茨海默病、脑淀粉样血管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有关。

公众不必恐慌

不过,公众也不必为研究结果而感到恐慌。研究人员指出,虽然该研究有科学价值,但新研究结果尚不具结论性,并不意味着老年痴呆症一定具有传染性,与老年痴呆症患者接触不会传染该病。英国政府首席医学官萨莉·戴维斯称,公众不必因为这项研究结果而畏惧脑部手术,因为所有的研究还都在初步阶段。只要手术过程安全,病人的健康就能有保证。

英国阿尔茨海默病研究中心主任艾瑞克·卡伦表示,老年痴呆症的最大风险因素是年龄、遗传因素和生活方式因素。即便进一步研究证实曾经发生的组织污染与老年痴呆症之间存在关联,那么受影响的人群也只是非常有限的一小部分。

这并不说明阿尔茨海默症具备传染性或提供了该病可以通过医疗手段传染的确凿证据。也有不少医学专家对老年痴呆传染的说法表示怀疑。英国神经外科医师协会主席理查德·凯尔表示:由于样本较少,只有8人,还需更多研究才能弄清本质。牛津大学转化神经科学教授洛佛史东表示:无需过度担心。生长激素疗法早被停用,没有证据显示其他类型的治疗会导致患者染上阿尔茨海默症。

我不认为有任何理由感到恐慌,科林奇教授说,要评估这里面可能存在何种风险——假设风险真的存在的话——需要进行深入得多的研究。在回答记者们提出的有关牙科处置的问题时,科林奇教授表示:牙科处置存在潜在的风险,因为它会触碰到神经组织,比如根管治疗。但他在后来发布的声明中称:我们当前的数据还牵涉不到牙科手术。他补充道:你与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一起生活或照顾他们,是不会被传染上那种病的。

中国神经时讯综合报道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林伟
林伟 主治医师
太湖医院 神经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