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林钟文
林钟文 主任医师
未收录医院 心血管内科

坚持“双心”(心脏、心理)

作者简介: 林钟文  临床心内科主任医师、高级心理治疗师。男,1952年出生,广东梅县人。1983年毕业于中山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1983—1986年在西德弗赖堡大学医学院心内科读博士学位,做博士后研究,1986年—1992年在西德弗赖堡大学医学院心内科工作,1992年开始至今在深圳市人民医院工作。2000年始参加了《德中心理治疗研究院》举办的“中德高级心理治疗师连续培训项目”的学习,成为《德中心理治疗研究院》的高级心理治疗师,是我国少有的既是临床内科主任医师又是高级心理治疗师的跨学科高级专家,最近为了进一步探讨引起疾病源头之一的性格行为因素,又在《德中心理治疗研究院》学习精神分析,未收录医院心血管内科林钟文

出版了“心脏-居家疗法一本通”,发表了“论后现代医学”,现为深圳市精神医学专委会,心身医学专委会副主任,深圳市心理卫生协会的常委,深圳市人民医院心内科副主任。

此文发表于2008214

2000年我因为患了放射性白内障不能再参加心内科的介入手术,这就像外科医生患了手疾不能再开刀那样,对自己今后的发展方向必须进行较大的调整。在一次门诊看病的过程中来了一位病人,拿着一份心电图,满脸忧愁的对我说:医生,你看我要不要安个心脏起搏器治疗。我看了一下,他患的是I度房室传导阻滞和频发室性早搏,我就给他化验了心肌酶、心脏彩超,24小时心电图检查,结果除了I度房室传导阻滞和频发室性早搏外其他都是阴性,我就告诉他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不用安起搏器,谁知道他听了很不高兴,说我在本地很多医院都看过了,都说我有心脏病,我自己也觉得很不舒服,整天觉得心脏好像乱跳似的,结果我提前退了休,慕名跑来你们这里,想装起搏器,你又说不用装,是不是我活不长了?我给他解释了半天,他还是听不进去。两个月之后,他又来到我的诊室,诉说他两个月来的治疗经过,国内几乎所有的大医院、著名的专家他都找过了,冠脉造影、SPET等检查都做了,说法还是和我的一样,问我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仔细问了一下他的生活情况。了解到他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人,工作尽心尽责,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回家只是睡个觉而已,在一个中学当校长,在快到退休年龄时,偶尔做心电图发现这个问题,反复思索,与很多人商量,决定提前退休,退休后有很大的失落感,没有事情做,就整天围着这个病打交道。因此我给他建议培养一些业余爱好,扩大自己的社交圈子,思考一下自己人生的意义,我是以医生的身份给他做了短程的认知治疗,他很在意,过了半年这个病人再来找我时,整个人的精神面貌、身体状况都很好,频发的室性早搏也消失了,剩下I度房室传导阻滞。以后我也注意到在门诊病人中有不少类似这些有心理问题又有心血管症状的病人,于是我决定学习心理学。一次开会碰巧遇到康宁医院的胡赤怡教授谈起,他很支持我的观点,并推荐我参加德中心理治疗研究院举办的为期四年的第二期高级心理治疗师培训班。在培训班中,由于自己的德文好,很容易和德方老师交流,知道了心血管心理学是近年来新发展的学科。德国第一间心身疾病医院也在我们这个连续四年培训班的过程中成立,现在病人很多,治好了许多反复就诊、包袱满身的病人。德中心理研究院的德方院长玛佳丽博士多次邀请我去德国工作,尽管因为各种原因最后没有成行。但我知道心理学与文化的关系很大,我更适合在中国文化的背景下对心血管症状为表现的心理问题的病人进行治疗。因此我开展了我省第一个“双心门诊”,进行“双心查房”、“双心教学”,同时自己又参加了为期三年的中德心理治疗研究院举办的精神分析培训班,从而认识到防治心脑血管疾病要从源头做起。这个源头中心理因素可以说是一切源头的源头,公认的心血管病危险因素中,吸烟、肥胖、高脂血症、高血压等都与心理行为因素息息相关。

在六年多的“双心治疗”实践中,我获得了不少的经验也吸取了不少教训,在此也想和同道们交流一下:

一、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是开展心理治疗的前提,有心理问题障碍的病人疑心一般较大,有人说目前医患关系是患者一看医生就堤防如何不被糊弄,医生一看患者就堤防如何不被投诉,这种环境是不利于对病人进行心理治疗的,所以有这种关系时并在这种关系没有解除之前,不要进行心理治疗,否则会有反效果。

二、注意先排除器质性病变,才诊断心理障碍这是一种医疗常规,大家都懂,但可能出错的是病人的阴性检查结果距他就诊的时间比较长,而病人一开始就表露出其焦虑并抑郁的表情时,就容易出错。一个我长期治疗心理障碍的病人诉说她呼吸困难,我本来想给他照胸片,后来又了解到过一个星期他就要做体检,就没给他做,结果他到呼吸科照了胸片发现是胸腔积液(结核性)。

三、多给病人鼓励,心理障碍的病人,从根本上来说都是习惯了负性思维,也就是说凡是都往坏的方面去想,因此给予这些病人尽可能多的鼓励,引导及做出正面思维的榜样是很重要的,由于到综合医院就诊心理障碍的病人,一般来说他们都比较容易接受医生的指点,有时医生一针见血的指出,他的躯体症状仅仅是心理障碍的表现之一,有些悟性较好的病人马上就有所好转了。

四、开展双心治疗的应该是高年资、接受过一定心理培训的医师,心理障碍的病人主诉特别多,疑心也特别大,故最好是高年资的医生对其诊治,病人的信心会大些,而心理询问需要一定的技巧,所以这些医生最好接受过一定的心理学培训,由于病人常常有家属陪同,或者由于各种原因,他们会掩饰自己的事情及情感,没有受过心理培训的医生往往易受其误导。

五、目前我国社会正处于各种矛盾冲突的突显期,人们的心理冲突尤为剧烈、复杂、繁多。中华文化强调共性,与现代化发展强调个性的冲突;中华文化强调内敛,较多的人们将心理矛盾指向自己的躯体内部,因而表现为躯体化形式障碍的较其他文化为多,再加上前述不够和谐的医患关系,使疑病患者对人对己的信任感减低,所有这些都造成了患心身疾病的患病率急剧增加,而我国的医学教育中双心治疗模式的教育几乎缺位,因此我强烈呼吁,应速建立起我国的双心治疗模式队伍,以应付日益增多的病人的需求。

正如我国著名的心血管专家、中华心血管委员会主任委员胡大一教授说:“这么多令人震撼的案例,使我意识到身心健康的意义,意识到传统生物医学模式的片面,形而上学和苍白无力,我开始摸索作为心血管专科医生实现对病人身心全面服务的道路。经过8年的摸索,我找到了,这就是今天我所倡导的‘双心治疗’、 ‘双心查房’ 、‘双心会诊’。”

因而我认为中国医学教育应把相当的一部分精力放在对接受继续教育者进行心理方面知识的普及和提高,真正把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建立生物医学——心理医学——和社会医学”的模式落实到实处。在健康教育方面也应当把身心医学的概念广泛地介绍给群众,从而使患者得到相应的治疗,这样也可以避免了医学资源的滥用。可以说,这才是从源头上对疾病进行防御,对于病人心身的和谐、病人与家人与社会的和谐关系的建立都有比较好的帮助。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林钟文
林钟文 主任医师
未收录医院 心血管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