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茹恬 三甲
李茹恬 主任医师
南京鼓楼医院 肿瘤中心

化疗的秘密(一)数据之下无专家

2003年春节晚会上,赵本山的小品《心病》中出现了一个桥段:赵本山说:给你进行谈话治疗,简称化疗。范伟立即被吓晕了。

大众对于化疗的恐惧,由此可见一斑。

化疗在人们的心目中,被描绘成类似于山海经中的怪兽,上化疗,就像是上酷刑。化疗被黑的最厉害的一种说法是:癌症病人化疗比不化疗,死的更快。南京鼓楼医院肿瘤中心李茹恬

这种说法,好像是全世界所有的肿瘤科都应该关门大吉,真是让肿瘤科医生内伤啊~~~

化疗究竟是不是那么可怕?

答案是:化疗对于癌症治疗,是有效的;化疗并不可怕。

那么,问题来了,凭什么说化疗是有效的呢?

化疗可是大多数国家进入医保的项目,你以为这些国家政府头昏了,给一个没有任何作用的疗法投入大笔大笔的钱?

事实上,化疗为什么有效,是有科学证据的,不仅是化疗,任何一个医学手段是否有效,在现代医学中,评价标准都是一样的:循证医学。

所以,在谈化疗之前,我们得首先谈谈循证医学。

所谓的循证医学,通俗地说,就是要通过比较性的研究来证明一个疗法的好坏。与什么比较?与不治疗比较,或者与已经有的治疗方法比较。怎么比较?通过对病人的疗效的评价。需要多少病人呢?越多越好,病人越多,结果就越可信。当然,循证医学对于这个“比较”(研究方法)的讲究很多,比如,病人的来源,最好是不同种族,不同特点的(多中心研究);比如,循证医学研究(临床试验)分为1-4期,还有几十种分类,比如,最好是将许多研究汇总分析(meta分析);比如,评价一个医疗手段的好坏,包括了众多指标,其中生存期是最重要的指标等等。

循证医学对于现代医学有多重要?临床证据全世界公认的五分法是:对于一个临床证据,其重要性分为五个等级,重要性递减:

  大样本双盲随机对照临床试验或中样本对照临床试验的Meta分析得出的与临床相关的结果

  小样本对照临床试验;未使用盲法的对照临床试验,采用有效替代标志物的对照临床试验

  非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观察性(队列)研究,病例对照研究或横断面研究

  专家委员会或相关权威的意见

  专家意见   

这个分级的意思是,最有用的证据,都是基于各种临床试验的(证据的级别高低,只是根据临床试验的做法不同来决定)。专家的意见呢?专家委员会的意见,即一群专家的共识,排倒数第二;单个专家的意见,排名末尾。

所以,对于现代医学,任何一种方法的好坏,都需要拿临床数据说话。

回到最初的问题,化疗会让人死的更快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问,是谁说了这个话?是隔壁的张大爷?是“老中医”?还是某个“专家”?按照循证医学的准则,隔壁张大爷的话完全没有参考价值,而所谓的“专家”,无论是小册子上的,还是网页里的,还是有一串头衔的,即便说话的人真的是“专家”,在数据面前,也不怎么可信。

对于化疗,数据是什么?大量的临床研究证明了,化疗确实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存期。因此,这一点无需怀疑。具体到哪些肿瘤应该化疗,哪些情况不适于化疗,化疗对于不同疾病的疗效有怎样的区别,某一种疾病应该应用怎样的化疗药物,则是接受专门训练的医生需要掌握的。正因为如此,医院才会有专门的肿瘤科。正因为如此,请相信数据,相信肿瘤科医生。因为训练有素的肿瘤科医生,一定会拿数据跟您说事儿。

 

 

后记:对于现代医学,数据才是专家,大数据是最权威的专家。实际上,在医学相关的学术会议上,专家们所谈的,也都是各种数据,真正的专家,不敢说“我认为”,他们常常说“根据某某试验的结果,我认为”。另一方面,大众对于化疗的恐惧,往往是基于个案的,比如,张三化疗后怎样怎样了。和大数据相比,单个专家的意见微不足道,个案的说服力几乎为零。

本文为独家原创,授权“与癌争锋”微信号独家发布。转载请与作者本人联系。



李茹恬
李茹恬 主任医师
南京鼓楼医院 肿瘤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