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刘东光 三甲
刘东光 主任医师
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 妇科

寻找“躲猫猫”的环

    一位绝经3年的女士要求取出宫内节育器(即环)。按照惯例做了常规检查后,给予取环。结果宫颈萎缩到基本消失的状态,几乎看不到阴道穹隆。

    我们用探针和止血钳探查已经萎缩粘连的宫颈口,再用3毫米宫腔镜探查我们用探针探查出的通道是不是粘连的宫颈管,结果不是。令我们大失所望。前期的努力给我们带来失望的同时,也给你我们带来挑战和机遇,也许是让我们离成功更近了一步。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妇科刘东光

    我们又借助超声引导宫腔镜边分离边接近那个“躲猫猫”的环。这个过程既漫长又惊险,既紧张又谨慎,既看到成功的希望又有“走偏”的失望,既有放弃的想法又有鼓励的声音,为了患者的夙愿而“冒险”,为了患者的安全而言弃,8位医师,虽然有不同的声音,但都是从患者利益出发。在我们超声科医师共同努力下,经过了近1个小时时间,终于找到了部分没有粘连的宫颈管,这是成功找到“躲猫猫”环的第一步。

    没有粘连的宫颈管内有浑浊粘液,冲洗出粘液后见到针孔样的宫颈管内口,继续前行并分离粘连的宫颈管内口部分,终于见到“躲猫猫”环的下缘,这只能是成功取出“躲猫猫”环的第一步。因为看到它,并不意味着能够捉到它,捉到它,也不意味着能够取出它。再继续前行又出现困难,我们小心翼翼地从环下缘与宫颈内口的微小间隙进入到宫腔,发现宫腔是粘连的,“躲猫猫”环的大部分被粘连其中。依据我们既往经验,这样的环取出过程中有可能发生断裂,导致部分环残留,再取残留部分是难上加难。放弃,还是继续?思想斗争激烈而坚定、快速而果敢,大家一致意见:“取!”

    那么,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如何取?3毫米的宫腔镜进去,再进入取环器就没有空间了。我们又尝试着扩张这个狭小的空间,扩一下,我们就用宫腔镜看一看是不是扩在合适的位置上,慢慢地可以先进入一点取环器,再并行进入宫腔镜,企图直视下钩取“躲猫猫”环下缘,殊不知,取环器到“躲猫猫”环的下缘时,因空间太小,宫腔镜已经不能再看到取环器。8位医师在相互鼓励下,几经努力也不能看到取环器的勾部。失望与落寞席卷术者的大脑,考验着术者的智慧和勇气。不得不取出宫腔镜,尝试用取环器探测钩取它。结果不仅没有探测到它,取环器也被狭小的空间壁挂住了,既往带着取环器转诊我们医院的一位患者的情形即刻浮现在术者的脑海中,“糟糕,我也中枪了!”,转瞬间又告诉自己,耐心、耐心、耐心......耐心就是上次成功案例的基础。鼓起勇气,几经周折,终于钩取住“躲猫猫”环的下缘,稍用力向外牵引时,发现它“锚定”在那儿纹丝不动。再次探测确认是钩取住的就是它——那个“躲猫猫”的环,进过数次数个方向的尝试,慢慢慢慢将它牵出到宫颈外口,此时,确实出现了欢呼和掌声。因为这是成功取出“躲猫猫”环的第二步,离成功取出又近了一步。

    但我们还没有丁点松懈,因为我们知道,此时,尽管“胜券在握”,它也有可能“逃脱”,万一断裂,后果就难以挽回。我们还是慢慢慢慢一点一点抽取它,几乎将一个盘绕的非常致密圆滑的约2厘米的单环,牵成了一个约50厘米长的螺旋钢丝,在最后一段取出后,一位在术者背后的医师,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患者宫颈,第一时间看到时,激动地蹦出三个字“成功了!”我们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家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刘东光
刘东光 主任医师
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 妇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