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刘俊刚 三甲
刘俊刚 主任医师
河南省胸科医院 呼吸内科

疯狂的白细胞--记呼二病区一例成功肺穿刺术

这是一个奇迹。

 

当穿刺针安全顺利的从白血球高达九万,有巨大肺大泡的病危患者——X某身上成功穿刺抽吸出肺肿块组织的那一刻,所有在场人员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了,乔亚红副主任医师忘记了紧张疲倦,甚至顾不上擦拭额头上的汗珠,吩咐第一时间将穿刺组织标本送往病理科进行检查,刘俊刚主任专门到病理科,请病理科祁敏现主任迅速进行快速病理涂片检查,为病人的最终确诊抢夺每一分钟,在他们的眼里,这争取的不仅仅是时间,而是生命。河南省胸科医院呼吸内科刘俊刚

 

刚才的一幕,在呼吸二病区是常见的,“我们是与患者紧密地连在一起的,他们的病情、他们的命运直接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病区主任刘俊刚的一番朴实的话,道出了每一位呼二病区人的心声。

 

提到患者X某的情况,刘主任有些感叹的说:他的情况实属罕见,患者转入呼吸二病区病房后,数天内白细胞却依次由一万升至三万再到六万、八万、九万......大有不可控制之势。此时的X某,做肺穿风险极大,因为病灶区有肺大泡,被视为肺穿禁区,但不做肺穿无法确诊。

 

原来,患者X某患有肺部肿块,并合并有慢阻肺、肺大泡,入住到我院胸部外科,本打算先进行肺穿诊断清楚,然后再行肺部肿块切除手术,但住院后却发现白细胞高达一万以上,并出现高热,胸闷、呼吸困难。胸外科请X科医师会诊后,认为患者肺穿刺有两项禁忌症,一是肺大泡,二是高热、白细胞太高,尤其是肺大泡,不宜行肺穿刺,属于肺穿刺禁区,如果进行肺穿刺,肯定会出现气胸和生命危险。于是,外科请呼吸二病区刘俊刚主任进一步会诊,并希望转呼二病区进一步先控制高热和白细胞,缓解呼吸困难,然后待病情稳定后再考虑是否有肺穿刺术机会,以便彻底弄清肺部肿块的原因。

 

在呼吸内科,对患者正确诊断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虽然做肺穿刺术是诊断肺部肿块患者病情的唯一方式,但患者渐趋恶化的身体与日复加重的病情却根本无法进行。

 

怀着对诊疗技术的至高追求,刘俊刚主任同意患者转到呼二病区进一步诊治。转入呼二病区后,科室团队迅速行动,首先为患者采取抗菌药物治疗感染炎症,并控制体温,缓解呼吸困难。第三天体温有所下降,呼吸困难稍为缓解,但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复查白细胞不降反生,白细胞结果反而升至三万。

 

考虑之前该例患者抗感染治疗以应用革兰氏阴性菌药物为主,治疗无效,并且有白细胞高的特点,遂改用控制白细胞较好的革兰氏阳性菌的药物治疗,但令人吃惊的事情继续发生,复查患者的白细胞又升至六万。大家简直难以相信,白细胞生长如此之快,如此之高。

 

这时候,有医师提出了疑问:是不是化验室错了?于是通知检验科复查,报告说结果正确无误,确实是六万,我们化验人员也不相信,已进行了复检核实。

 

当抗感染无效,白细胞增长如此之快时,刘主任组织科室会诊考虑是否有白血病的可能,遂请肿瘤医院血液科专家会诊并做骨髓穿刺术,结果提示白细胞以成熟为主,考虑为感染性骨髓象,不考虑白血病,建议继续抗感染治疗。接着请汤兵祥主任会诊,体检发现患者颈部出现一个肿块,这在入科还不明显,可见病变组织生长的太快了,这个发现给大家带来了很大希望,管床主治大夫陈飞飞迅速为患者做了颈部肿块穿刺,本来想到是肿瘤样组织,意想不到却抽出了脓液,脓液可是提示有感染,支持感染的诊断,为准确判断脓液性质,同时进行了脓液涂片和培养,检查细菌、真菌、结核菌,并做癌细胞病理检查,结果均无阳性发现。

 

下一步怎么办? 化验没错,骨髓穿刺考虑感染像,又抽出了脓液支持感染,大家会诊后决定,再用最高档的抗菌药物并联合抗真菌治疗观察效果。令人丧气的是,最高档的抗菌药物治疗后也不尽如意,复查白细胞结果一步步令人心惊胆战,又疯狂地升到了九万,真是奇异罕见......,患者此时病情也一天天加重,已向家属下达病危通知书。

 

病情如此复杂、曲折.....,令人意想不到的艰难,但绝不能放弃。刘俊刚主任再次组织集体科室会诊,白细胞如此疯狂生长,又不是白血病,王牌抗生素无效,肺部肿瘤会有如此高的白细胞吗?病人是肿瘤?真菌?特殊感染?还是其它? 究竟是什么病?一定要搞清楚。患者病情时刻在加重,死神快速逼近,迫切需要采取紧急决定性措施,但怎么办才最好呢?大家讨论后认为,最后的决定性措施就是肺穿刺术了,冒险也要做肺部肿块穿刺术来确定病因,别无他法,虽然有生命危险,也不容再等了.......值得欣慰的是,患者家属看到呼二全体医师如此尽心尽力,深受感动,也愿意承担风险,同意最后的肺穿刺术特殊检查。

 

凭着呼吸二病区多年来无数的肺穿刺丰富经验,刘俊刚主任、乔亚红副主任和科室全体医师对该病人的肺部CT情况进行了仔细读片,讨论了如何穿刺,包括何方位进针,进针深度多少,如何出针.....,才能成功穿刺,并最大避免气胸的发生,从而制定了一个详细而周全的肺部肿块穿刺方案马上施行,并为随时可能发生气胸风险,做好抢救准备工作。这样,开头令人紧张而又期待的一幕就出现了。

 

一切准备完成,患者的肺穿刺术开始进行,这个高难度又冒险,大家又寄予极高期望的肺穿刺术,由具有高超肺穿技术和丰富经验的乔亚红副主任医师操作。此刻,手术台前的每一个人都捏了一把汗,因为在这个病情危重,白血球如此高,又有肺大泡的患者身上抽吸肺组织,犹如悬崖上走钢丝,旁边准备的引流瓶,以备病人肺穿时随时可能发生的气胸,情况严重时甚至会出现生命危险。这时考验的不仅仅是医生的技术,而且还有积累的多年临床经验和顽强的心理素质,以及在场医护人员的默契配合。随着时间的一秒一秒的划过,肺组织终于被安全的缓缓的抽吸出来了,肺穿刺后复查CT,没有气胸发生,我们的医护人员在心中欢呼起来,最后终于赢得了这场无硝烟的战争,突破了该患者肺穿刺的生命禁区。

接下来的结果令人欣慰,但也更令人惊叹!病理科祁敏现主任迅速进行快速病理涂片检查,发现了异型细胞,肺癌可能性较大,这一决定性的肺穿刺给大家确实带来了一丝欢欣的曙光,但最终确诊还需要稍后的组织病理结果。但又为什么令人惊叹呢? 因为肺穿术第二天,复查白细胞又惊奇地升至了十万,就这样还不算完....。第三天肺穿组织病理结果终于落地为安,患者最终得以明确诊断为肺癌,历尽千难万辛的努力,呼二全体医师的不放弃得到了最欣慰最满意的回报,当天又复查白细胞,竟然疯狂地升到了十三万,简直令人不敢想象!家属最终放弃了在本院治疗,转回当地,但实在是不敢想象,患者出院后白细胞还会继续疯狂到何种地步?如果化疗能否控制住疯狂的白细胞?.......。

 

“生病,尤其是患了疑难危重病,是一个人生命中,包括家属最痛苦、最难熬的过程。”刘俊刚主任带着对职业的感悟说:“此时的患者将自己的健康乃至生命托付给了我们,我们就要将自己与他们紧紧地联系在起来,我们要对病人和对生命负责。不管诊治历程如何艰难辛苦,我们也要做最大的坚持和努力,为患者解决疑难危重问题。”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刘俊刚
刘俊刚 主任医师
河南省胸科医院 呼吸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